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七章 朱家

作品:《千秋不死人

    九九真龙,天下间的局势一下子就被改写,就算是道门三尊圣人与孔圣一道临尘,也降服不得九条真龙。

    好在龙性高傲,素来都是独来独往,否则这天下岂还有百族活路?

    所有的江山,都是龙族的。

    妖族

    崇丘静静的站在一座山景秀丽的大山之巅,看着天地间逸散的真龙气机,眼神里露出一抹神采:“也不知道众位真龙有没有认主。真龙乃我妖族的皇者,若是但凡有三五位真龙没有认主,那么妖族崛起就在今朝。就算是人族强者众多,也休想阻挡我妖族崛起的锲机。”

    “来人”崇丘道了句。

    “公子”有大妖自泥土里钻出来,跪倒在地崇丘的脚下。

    “传我法令,探寻各位真龙老祖的踪迹,务必将其请回妖族,壮我妖族声势!”崇丘吩咐了下去。

    一声令下,妖族纷纷闻风而动,不断在天下间探寻着真龙的点点滴滴。

    只是真龙上能腾飞九天,下能化生万物,甚至于山间一只不起眼的鱼虾,都可能是真龙所化,想要找寻到真龙的踪迹,全靠缘法。

    道门的重阳宫

    重阳宫之巅

    虞七手中照妖镜一晃,就见蝗神出现在了虞七身前:主上。

    “嗯,这次变法,还要依赖你出力”虞七笑眯眯的看着蝗神。

    蝗神闻言顿时眼睛亮了,每一次的出手,都会为其收获大波信仰之力,由不得其不心动。

    “固所愿,不敢请辞!小神愿意为主上出手教训那些不开眼的家伙!”蝗神连忙起手一礼。

    能光明正大的在九州兴风作浪收获信仰,这是多少魔神、大妖期盼了一辈子都期盼不来的机缘、期盼不来的造化。

    “去准备吧”虞七吩咐了一句。

    蝗神远去,不见了踪迹。

    兵部尚书傅天仇面色纠结的自重阳宫山脚下走来,来到了虞七的身前:“你小子当真要对八大世家之一的朱家动手?世家底蕴,可绝没有那么简单。”

    “想要变法,就要去啃最硬的骨头,只要把最硬的骨头啃下来,接下来那群软骨头又能成什么气候?”虞七的声音里充满了果决。

    “朱家乃天下首富,汇聚在上京城的财产,不过是很少的一部分罢了。朱家产业遍布九州各地,那你除非是一日间同时动手,否则便休想将朱家的财产尽数收敛。你要是在九州动手,只怕你出了神州净土,八百诸侯以及天下各大世家必然会给你设置障碍。”傅天仇看着虞七,他比虞七看得清楚,看得明白。

    虞七闻言手指弹了弹,一阵山风吹来,吹动了其鬓角一缕散乱的发丝:“岳父大人的意思是?”

    “只取钱财,不伤人性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现在的各族权贵,祖上可都是参加过逐鹿大战,亦或者是出现过人神的大势力,决不可有任何轻视。或许现在看起来没落,那不过是表象。当年其先祖留下来的底蕴,可是从未失去!”傅天仇看向虞七:“武力只是一种威慑,是政治目的一种筹码。你要是以雷霆手段诛了朱家,只怕天下人人自危。到时候八百诸侯找借口,起兵清君侧,你待如何?”

    你待如何?

    如何?

    虞七终究是年轻,纵使前世今生两世为人,此时涉及到政治斗争,也不由得有些蒙圈。

    待如何?

    见虞七听进去了,傅天仇笑着道:“所以,只要朱家肯妥协,夺了其家产,逼迫其低头便罢,万万不可随意杀戮。再者说,你身上的祖龙暴漏,人王哪里才是你的大劫。留下一部分精力面对人王吧。”

    听了傅天仇的话,虞七沉默。

    武力在有的时候确实有用,乃是最有效最直接的手段。但有很多事情,并非武力就能解决的。

    重阳宫与稷下学院、三三教终究是底蕴浅薄,那么点人手,散入九州大地又能有多大作为?

    连一个水花都翻不出来。

    这就是现实。

    虞七瞪大眼睛,抬起头看向远方,两道人影自天外而来,联袂来到了之重阳宫后山,站在了虞七的对立面。

    一青年、一中年,两位道士对着虞七起手一礼:“见过道友。”

    就算身为道门中的前辈,但面对着虞七这等近乎于神魔之境的强者,二人也不敢托大。

    “前日深夜伏杀,二位似乎出现在过我的重阳宫。今日来此登门,不知有何见教?”虞七笑看着二人。

    “贫道李淳风,见过道友!”

    “贫道袁天罡,见过道友!”

    “原来是我道门前辈”虞七打量着眼前两个道士,一身修为确实高绝,堪称天下少有。

    这两个老道士在道门中的地位绝对不低。

    “既然是道门的友人,那便好说,不知二位道友来此所为何事?”虞七收回目光。

    “求借雷池一用”李淳风道。

    “借雷池?”虞七闻言若有所思,然后摇了摇头:“只怕两位道友要失望了。”

    “为何?”袁天罡诧异的道:“我等只是借取一用,绝不会做任何手脚。你莫非是担心我等对雷池有不好的图谋?”

    “非也,因为雷池正在被人炼化,欲要寄托法域。”虞七看两个道门老古董,也不想撕破面皮胡乱得罪,他虽然实力强,但绝非到处拉仇恨的傻子。

    “这……”

    李淳风与袁天罡俱都是面露失望之色,就见袁天罡苦笑:“是咱们来迟了,怪不得道友。”

    “未必来迟,许是刚刚好。我虽然不能借尔等雷池,但却可以将雷池内的雷电,为二位老祖供应!”虞七手掌一抓,似乎无视了空间距离,只见雷公洞天内的雷池,凭空少了一大块。然后虞七手掌回收,那雷池液体悬浮于掌心。袖子里一只玉瓶飞出,一道道法印流转,结成一道道禁制。

    然后那一团雷液便落入了玉瓶中。

    “二位老祖,可还满意?”虞七将玉瓶递过去。

    “好手段!领教了!”李淳风连忙一步上前,抢先接过玉瓶:“满意!当然满意。如此,我等就多谢道友了,日后有事情,尽管前往道门第一洞天寻找我等。”

    话语落下,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看着火急火燎消失的道门两位老祖,虞七不由得摇头失笑,声音里充满了怪异的腔调:“这两位老祖,身份必然不简单。”

    “如何见得?”傅天仇不解。

    “有的事情,是骗不了人的”虞七没有解释:“有劳岳父大人,替我通传朱家,我要见朱家的话事人。”

    “在这?”傅天仇怪异道。

    “文德殿”

    话语落下,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朱家

    朱家坐落在皇城不远处一座三十多亩的大宅院中,与朝歌不过是隔了一条街罢了。

    三十多亩的大宅院,比之朝歌五百多亩的皇宫,自然是差了不少。

    朱家的宅院内

    一座假山凉亭内,小火炉哔哩吧啦,燃烧出了灼灼热量。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静静的坐在火炉前,看着炉子上翻滚沸腾的茶水,一言不发,任凭那茶水翻滚沸腾。

    在男子的左右两侧,各自端坐着八个头发花白的老叟,此时各自盘算着手中账本,整个凉亭内唯有算盘噼里啪啦声响,却不见任何异动。

    “诸位叔父,听人说虞七要对咱们朱家动手了,看上了咱们朱家的财富,变法的第一刀要砍向朱家,不知各位叔父何以教我?”中年男子终于拿起沸腾的茶壶,轻轻的各位头发花白的老叟填上茶水。

    “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罢了,哪里知道我朱家底蕴?莫要理他,我朱家也是贵族,与大商王室共治天下,就算要收税,也收不到我朱家的身上!”左手最前方的老叟放下了手中算盘。

    “不过,那小子确实厉害,大王不出,怕是没人能扛得住。他要强行动手,咱们还真的会惹出很多麻烦。”右手侧的老祖愁眉不展:“我朱家家大业大富甲天下,平安是福,不如舍了一部分钱财,免了灾祸。那小子如此厉害,咱们和他斗起来,只会吃大亏。”

    “呵呵,我朱家产业遍布人族九州,遍布八百诸侯,他有何本事,敢号令八百诸侯与我朱家为难?他要是敢强逼,咱们就直接出手,舍弃了上京城的基业,暗中将产业转移,留给他一具空壳,看他有何本事将咱们给摸出!”又有一位老者插嘴。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多时便分成两派,左右争执难分高下。

    朱三坐在主位,听着自家叔父的争执,只觉得一阵头大。

    “诸位叔父,莫要争执了!莫要争执了!”朱三连忙开口制止了众人的话:“我今日便去文德殿,会一会这大商风云人物,到时候试探一番,看一看这人究竟有何本事,竟然搅得人族九州不得安宁。”

    朱三能坐稳家主之位,手段绝不简单,甚至于在某一方面来说,就算众位族老,也是远远及不上他。他当然心中有了自己的盘算,此时不过是在稳妥的征求一下意见,查缺补漏罢了。

    ps:二十更奉上。求订阅啊。求订阅啊大佬们。订阅跟不上真的很伤。咬着牙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