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87 学习!确定!

作品:《学魔养成系统

    这一夜注定无眠。

    当研究者灵感爆棚的时候,没人能阻止他们燃烧生命。

    如果说有些东西注定要上帝把着手才能做出来,那这个晚上就是上帝之手降临的时刻。

    在他们的激烈探讨中,李峥甚至没有刻意引导,仅仅是顺着理论的枝脉探寻,研究路线便自然而然从迷雾中浮出。

    在之前展开的三大科学卡片中,【高温超导】属实验领域,随时可以用学资购买获取灵感。

    在超导领域内,高温的含义与日常生活有些出入,就算-50℃都可以算是高温。

    甚至就在两三年前,如果能在“-50℃这么高”的温度中实现超导,都足够上《Nature》头条了。

    当然,对温度的追求也只是超导研究中的一个方向。

    比如袁园的石墨烯超导,是在极度接近绝对零度(-271.45℃)实现的,在温度上没有任何突破,但这并不妨碍他能帮助人们接近真相。

    而对于“高温”的追求,则更像是一场为了刷新世界纪录的竞速赛。

    根据经典理论和多年来的实验结果,对同一物质,要实现更高温度的超导,将势必依赖更高压的环境。

    因此在“高温超导”这一领域,科研竞争逐渐演化成了工业竞赛,谁能搞出更高压的环境谁才有胜出的资本。

    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超导温度记录每年都要被刷新几次。

    到这个晚上为止,温度记录暂时是-23.15℃,由一个德国团队通过氰化镧化合物实现的。

    当然,这还需要一百万倍的大气压,大约相当于地核的压强。

    这个温度对于外行来说十分鼓舞,但凝聚态学者们却对此十分淡定,而且他们毫不怀疑这个记录会在短时间内被打破,找些靠谱的东西上两百万个大气压就是了。

    就像挑战世界记录一样,这条路线本身也充满了奥运会的味道,其荣誉意义已远超了实用价值,毕竟造一条100万个大气压的超导电缆,其成本早已远超造一段-200℃的液氮电缆,且后者早就可以实现,甚至即将在上沪市徐佳汇地区实装了。

    从李峥的角度来说,他就算购买了这个卡片,拥有了全套的实验参数,恐怕也无法拥有一个能提供地心压力的实验室,全世界也就那么三五个,还轮不到他。

    更何况这个卡片只需要500学资,跟之前的冷冻电镜是同等级的。

    这次任务怎么都要搞个1500级的啊!

    相对而言,【魔角模型】这张科技卡片则完全满足李峥的期待。

    虽然它前面还有三个貌似与超导无关的已有理论有待学习,但只要能学到,那就不存在问题。

    至于卡片的描述,那就更妙了.

    【魔角模型】

    【发现超导理论的前置条件。】

    【人类早已发现了了魔角的存在,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计算推测出魔角,却依然无法完全理解它。】

    【探寻二维量子隧穿、寻找电子减速带,将是理解它的关键。】

    【进一步将之推广到三维,将是超导理论的真正起点。】

    【当您完成前置内容学习后,可耗费2000点学资获得灵感。】

    【前置内容:】

    【量子色动力学】

    【紧束缚模型】

    【强关联体系】

    看到最后,这已经不是妙的问题了。

    李峥满脑子都充斥着两个字。

    学习,学习,学习,静静,学习,学习……

    虽然有什么东西混进来了,但总之迫不及待饥渴难耐想要学习就对了。

    至于这三项前置内容,【紧束缚模型】是葡萄牙人论文的核心工具,一定要学的,【强关联体系】解其纷已经在谈话中引了出来,因此李峥只需要……

    “嗯……”李峥托着下巴点头道,“感觉我们在量子色动力学上的知识还稍显不足……”

    “照你这么一说,什么都是稍显不足啊。”林逾静由于太了解李峥了,只习惯性骂道,“你就是想再多学点东西吧!”

    “等等……”解其纷却一抬手,仔细思索过后,竟是露出一副“你小子够聪明呀!”的惊讶,“李峥这么一提,这里面的强相互作用的规范理论,的确能为接下来的研究提供一个很基础的角度。”

    李峥闻言赶紧按下唔唔着的林逾静,摆手说道:“那就确定了,我们补充学习量子色动力学、紧束缚模型、强关联体系这三部分内容后,着重搜集一切有关魔角的理论文章,我闲暇时把这篇葡萄牙论文转化成纯数学问题,交给归见风品品。”

    “好,就这样。”解其纷舒了口气,起身收拾起桌面,“可算找到一个确切的方向了,也不知道几点了,时间还早的话我陪你们吃一顿夜宵……”

    话罢他抬手一看:“怎么才六点多……”

    “这个……”李峥咽了口吐沫望向窗外,“这明显是早晨啊,老解。”

    “!!!”解其纷一惊,赶紧把东西塞进包里朝外跑去,“完了,我妈要骂我了!明天……哦不,晚上见。”

    看着解其纷匆匆跑走,李峥和林逾静也是相视一笑。

    “原来是个大妈宝儿啊……”林逾静吱吱笑着背好了书包。

    “应该没这么肤浅吧。”李峥拥着林逾静走向教室门口,“想像一下,这些年母亲应该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这么说的话,他也是母亲的唯一依靠了……”林逾静忽然有些伤感,靠在李峥怀里嘟囔道,“我就完全不敢想这件事……如果有一天姥爷不在了……那我……”

    李峥眼儿一瞪,手一紧:“那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

    “开玩笑的,姥爷长命百岁,千年王八万年龟。”李峥哈哈笑着关灯锁门,借机挑眉道,“这家伙嘴上喊着不结婚,谁都瞧不上,但我发现他一直存着唐老师的照片。”

    “唐老师?”

    “唐知非啊,我有介绍过,像是付雪峰和陶菲菲一样那种介绍。”

    “这……这合适么?”林逾静使劲挠了挠头,煞有介事思考起来,“一个要顶着烟酒味……一个要顶着……那啥,这家里岂不是要成化学实验室了,老太太受得了么?”

    “不不,烟酒和脚臭没法发生反应,更可能的情况是其中一方取得压制性胜利。”李峥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好像很久没抽烟了。”

    “是哦,我就记得你说他上课狂抽烟来着……实际上好像也没有?”

    “始终如此清醒,看样子酒也没喝。”李峥点头道,“这么说来,他已经在努力了,只需要顶住唐老师的味道就可以了。”

    “喂喂,什么时候搞对象成了味道之争了啊?”林逾静使劲摆了摆手,托着腮一副很懂的样子,“老解一直不肯见面,一定是觉得自己人微言轻,配不上唐老师吧,这次的事,刚好可以帮他建立自信。”

    “自信?他不缺自信吧。”

    “唉!”林逾静振振抬手道,“你就是长得帅,家庭好又学习好还能发论文,完全体会不到正常人的心理矛盾,解其纷在学术上当然是绝对自信的,但他也只有在教室和实验室才是一名科学家,一旦出了校园,回归社会,他也不过是一个40多岁的未婚老讲师罢了,而唐老师脚再怎么臭,也是20多岁的大美女啊。”

    “你再说一遍。”

    “唐老师就算脚……”

    “不是这里,开头那句。”

    “开头?你就算是长得帅家庭好……”林逾静说到一半才发现怎么回事,捶着李峥道,“无不无聊!”

    “哈哈。”李峥大笑道,“老解的事让他自己决断吧,咱们只负责把‘科学家’这部分内容搞好,这个好了,自然一切都会好的。”

    “我倒没那么大期望。”林逾静淡然笑道,“虽然真心觉得能做出点什么,但终究是理论方向,就算做出一篇文章又能证明什么呢?别说是我们,就算是钟平那样级别的人发表,这种理论文章恐怕也要过很多年,才有可能被认可吧……真那样的话,就算我们真的开创了了不得的理论,那老解也五六十岁了……唉……他就不能早点开口嘛……”

    “他娶不娶媳妇你急个啥……”

    “心疼啊!这么好的老师早该功成名就的,人家楚佑华资产都几亿了好嘛,孩子的学费都比老解的工资多。”

    “这逼这么有钱的?”

    “好像是两个量子科学上市公司的股东,我也是听人说的。”

    “这确实有点让人难受了。”

    李峥揉着下巴膈应起来。

    “回头有机会,得重新分配分配……”

    ……

    时光荏苒,学习如梭。

    天气虽然渐寒,思维与灵感却像岩浆一样热气腾腾疯狂崩裂。

    直至12月中的一个周末,解其纷要带母亲去医院取药,不得不休息一天,李峥和林逾静却未偃旗息鼓,而是驱车去了一个距学校5公里外的老小区。

    按照门牌地址,二人一路爬到五楼,不太肯定地敲响了一扇古朴的大绿门。

    开门的是一个精瘦的男人,虽然第一次见面,却热情得吓人。

    “风风的同学是吧?快,快,请进!”

    也不让换拖鞋,男人就这么把二人拉了进去,嘴里还不断念叨着:“第一次有同学来找他……你们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准备,出去吃也可以。”

    “好啦……”这会儿归见风才从里屋冒了出来,抢过李峥和林逾静就往里拉,“你别管我,我们自己待着就行了……”

    李峥却是一滞,并不是因为归见风的可爱绒绒睡衣,而是因为——

    【归见风】

    【学力:2899】

    这TM还是个人了??

    之前好像就1000上下吧。

    这几个月,姥爷到底怎么他了?

    给他换了3080显卡?

    另一边,老爹即便被冷落,依旧笑道:“那我去趟你奶奶那儿,午饭钱我放桌上了,随便吃啊。”

    话罢,拍下钞票便笑呵呵地换鞋走了。

    归见风听见关门声才松了口气,进了房间,示意二人随便坐。

    李峥和林逾静倒不是不想坐……

    主要是没地方坐啊。

    除了过道和床上的人形区域,四面八方都是写满了算式的草稿纸,在这里站着就已经很费力了。

    林逾静也是咽了口吐沫:“风风看着干干净净的,习惯竟然这么恶劣……”

    归见风闻言,忙抬手扫了几圈,硬是在床上清理出了两个屁股的空间,还挠着头笑道:“一开始我爸还会清理,后来发现每次清理完过一天就又会这样,就干脆这样吧,有的时候我想起之前算的东西,也方便拿。”

    李峥扫着叠了几层的草稿纸道:“都乱成这样了,你还能找到自己需要的?”

    “可以的啊,扔过的都会有印象,比如S矩阵理论。”归见风说过之后,脑袋立刻转向床前,然后俯身在地上一抽,瞅了一眼后笑嘻嘻地将草稿纸亮给了李峥,“所以我喜欢在家待着~”

    李峥看着一纸式子呆呆摇头:“我不管,你是在忽悠,反正我不知道S矩阵是什么鬼东西……”

    “哈哈,随你啦。”归见风这便掸了掸椅子上的卷子坐了上去,“这段时间你也没找我,正好静姐姥爷发了我很多文章和题目,我就一直在做,没停下来。静姐姥爷说他看过近40年所有主流数学期刊的论文,精选出来给我,我一开始还不信,现在也是服了,哈哈。”

    “我姥爷真的看过。”林逾静使劲点头道,“我都记得发刊日呢,每次发刊日早晨他做好饭就不理我了,要一直看到中午,现在都是,发刊日我都不敢给他打电话。”

    “哈,果然。”归见风捂嘴笑道,“这种学习程度,我认识的人里,只有李峥能跟他拼了吧?”

    “我们爷俩儿不是拼。”李峥郑重点了点头,“是熬。”

    “你跟这儿熬鹰呢。”

    “有那个意思。”李峥哈哈一笑,掏出了七八张纸叠在一起递给了归见风,“这是之前给我们启发的一篇论文,我把他转化成数学形式了,你帮忙看看,能有几个理论解。”

    “物理我也懂的,不用这样。”归见风摇头笑着接过了纸,扫过一眼后,立刻搬着椅子转回桌前,“刚才的话我收回,这种物理我没见过。稍等,给我10分钟。”

    李峥慌道:“不是,这个你一周之内看出来就好了,10分钟我用电脑都不一定算得完。”

    然而归见风已经不理他了,自顾自拉来草稿纸搞了起来。

    李峥见状,也只好与林逾静相视一笑,坐回了床边。

    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儿,等了两分钟很无聊后,李峥抬手就捏了林逾静一把。

    “捏我干嘛?”林逾静捂着骂道。

    “我在试。”李峥确实一脸正色,严肃地望向奋笔疾书的归见风,“他这样的学习,到底能心无旁骛到什么程度呢。”

    “那你捏我干嘛!!”

    “闲着也是闲着,我想不如发出一些声音,做一些事情,看看他的学心究竟有多稳。”

    “那……那凭什么不是我捏你?”

    “可以啊,来啊,捏啊。”

    “你不要站起来啊,这是什么姿势啊。”

    “你不捏?那还是我捏你好了。”

    “你起开起开!!”

    争执之间,归见风突然一挥手,头也不抬地说道。

    “5个……不不,等一下,8个解。”

    李峥身形一震,已顾不得捏与被捏了。

    交给归见风的正是双层石墨烯的魔角推算过程。

    论文中最终给出了5种可能的魔角,这也正是归见风的第一反应。

    但8个?还有计算机没有考虑的情况么?

    “然后呢?”李峥冲过去问道,“那三个怎么出来的?”

    “只存在于理论之中,要用虚数什么的,再多的工具你也听不懂了。”归见风拧着笔翻起纸面,“我还没算,只是感觉,但我算过这么这么多了,感觉的正确率基本100%吧,给我半小时,我算算试试。”

    “请!”

    看着归见风全力开动,李峥小心翼翼回到床前,再也不敢瞎搞,只默默地看着他。

    “唯独数学……”就连林逾静也不得不送上崇拜,“在风风面前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哦……”

    “从他会数数开始……十几年的时间,每天搞14个小时数学……”李峥呆滞摇头,“我已经无法想像他的大脑构造了……”

    “好想看他和老解拼题哦……”

    “那怕是两个宇宙要对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