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9章 尴尬了

作品:《凤御九州

    “哦,我只是告诉你一声,你们家秦玉柔好样的!”小五竖起了大拇指。

    秦扬乐的脸上都开了花:“过奖过奖,玉柔她天生聪慧,不然也……”

    “过奖你麻痹,你们家秦玉柔当真不错,当众陷害我的师弟偷窃我师父的灵符,害的我回家之后,我师父把我骂的狗血淋头!立刻让秦玉柔出来赔钱,赔钱!”

    少年一屁股落座,他再无面对凤浔时的乖巧与青涩,嚣张的像个地痞流氓。

    可他心里委屈的想哭。

    师父那个老贱人认为以后再也坑不到秦玉柔了,非逼着他来再敲诈一笔,日后他在望京的形象全毁了!

    秦扬脸上的笑容陡然僵住了,脸色尴尬,甚至连呼吸都有些难受。

    “噗哧!”

    墨水没忍住笑出了声:“原来你是来找秦玉柔的,很不凑巧,我和你相反,我是来找凤浔的。”

    小五瞪大眼睛,这人是为了老祖宗的?

    难道老祖宗骗人骗到墨府去了?

    “凤浔这丫头!”秦扬本就怒火中烧,一听为墨府找上门是为了凤浔,他更动怒了,“她是不是又在外惹事了?你回去告诉你们家公子,如若凤浔这丫头犯错了,我一定会家规处置!”

    墨水脸上的笑容清减了几分:“我知道凤姑娘不是你的女儿,但也无虚如此贬低她,这凤姑娘现在是我们家公子的心头宝,我们家公子听闻她在秦家受尽委屈,自然要为她撑腰。”

    秦扬僵硬的脸刚缓解没有几息,又再次僵住了,这一次,就连空气中都带着尴尬的气息。

    “哦,”墨水像是没有看到秦扬僵住的脸,冷笑着向他走进,“你刚才说要对凤姑娘做什么?家规处置?凤姑娘何时改姓秦了?秦家的人都能对她用家规了。”

    “我……我只是……”秦扬擦了下额上的冷汗,“我只是以为浔儿在外招惹了墨公子,焦急之下才如此,这些日子浔儿没少在外招惹他人,我也是担心。”

    墨水停下了脚步。

    他的气势沉重,沉重到让秦扬都有些心慌。

    这……只是墨府的一个下人而已?

    连墨府的下人都有这般的实力,那墨府的主子到底在什么境界?

    秦扬的心脏都在颤抖。

    一开始他以为墨水只是个普通的下人,可在感受到墨水强大的气息之后,他再也不敢轻视,连看着他的目光都呈现出了变化。

    “凤姑娘温柔又可爱,你说她在外招惹别人?”

    温……温柔可爱?

    秦扬擦了擦冷汗,莫名的想到了小王爷凄惨的模样,还有玉柔鼻青脸肿……

    他怎么也无法将凤浔与温柔两字联系在一起。

    “我今日来,是奉从我们公子之命,他看上了凤姑娘,把凤姑娘视为眼珠子,你如果让我们家公子成为了瞎子,狗皇帝也护不了你!”

    秦扬缓缓闭上了双眸——

    那一刻,他想起了当日与沈兰所说的话。

    本来他念在凤浔是兰儿之女,如若她不愿,他们是不会强迫她嫁给墨府公子。

    那一日,沈兰告诉她,凤浔自愿去勾搭墨府公子。

    难怪……难怪她一改三年前懦弱的性子,难怪她该如此嚣张,都是因为有了墨府公子撑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