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4.冷血的丹尼(求收藏哇)

作品:《我真是非洲酋长

    想到就干。

    此时正好是傍晚,天气凉快,杨叔宝去找麦森借了一把锄头,然后围绕着生命之树开始挖洞。

    内特劈腿坐在一条树杈上好奇的看着他干活,捂着脑门儿晃动着胯胯轴好像有事儿在发愁。

    杨叔宝注意到这一幕后说道:“你什么表情?”

    内特落落寡欢的说道:“城主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为什么不让我来挖洞?”

    杨叔宝震惊的看着他:“态度这么积极?干活这么主动?你这觉悟可以入党了。”

    他把内特给忘了。

    大地精灵最擅长挖洞,他们是天生的农夫,会挖洞、会牧草、会耕耘,在生命之树的世界中他们和地下城的哥布林、天空城的农天使并称三大种田专家。

    明白这点后老杨一把将锄头扔了:“下来挖洞,挖的深点,咱们要把这些草种上。”

    用不着工具,内特跳到地上后弯着腰用双手挖了起来。

    地精的手大而纤细,草原土地坚硬,可是内特的手插入土地中的时候就像刀子插入牛油中,轻松就挖出一大捧土来。

    杨叔宝放下心来,他切断一些大象草的根系将它们搬上屋顶铺了起来。

    有了粗糙凉爽的大象草垫着,这样再坐下就不烫腚了。

    干活的间隙他烧木柴煮了一壶水,等到屋顶铺好大象草水也烧开了,他在杯子里泡上咖啡:尽管是速溶咖啡,但味道也很香。

    坐在屋顶的边缘上他将双腿耷拉下去悠然自得的看着落日,红红的太阳不再像白天那样嚣张夺目,它悬挂在西方天穹缓缓落下,一弯月牙缓缓升起,黄昏到来了。

    坐在屋顶可以遥望度假镇,黄昏中的小镇分外婉约,淡金色的光芒照就屋顶与街道,晚风吹拂路边的金合欢树,依稀有袅袅炊烟慢悠悠的从屋顶飘了起来。

    这一切朦朦胧胧,仿佛是一个遥远的梦。

    看一会黄昏喝一口咖啡,杨叔宝感觉自己都融入这片天地之中了。

    做咸鱼好舒坦,被挂起来吹海风晒太阳就行。

    他正懒洋洋的享受着,生命之树上忽然有一个大果子摇晃起来。

    杨叔宝一愣,什么时候又有一个果子长这么大了?这是又有一个精灵要出世了吗?

    他想的不错,果子摇晃的时候树灵面板弹了出来:

    就在他想到这点的时候,树灵及时弹出了面板:【年轻的城主,恭喜你在自己的领地里盖起了一座陋居,奖励送到(大地精灵*1)】

    大果子落到地上,一个跟内特一样绿的小个子钻了出来。

    他出现后努力往四周张望,满脸迷惑:“咦,尊敬的城主呢?”

    看见同胞出现内特不干活了,他掐着腰得意洋洋站在新地精面前说道:“喂,新来的,你眼瘸吗?城主就在你身边你竟然没看到他?唉,矮子的悲哀呀。”

    媳妇熬成婆。

    新地精平视着他问道:“咱们不都是矮子吗?”

    内特顿时没了威风,他指了指屋顶沮丧的说道:“城主在那里。”

    新地精立马五体投地:“拜见伟大的精灵城主,我是您忠诚的族人、地精冷血的丹尼。”

    杨叔宝俯瞰着他问道:“你姓冷血的,名叫丹尼,是吗?”

    “是的。”

    “好的,冷血小子,跟着你的前辈去挖地吧。”

    新地精命苦,刚诞生还没有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就开始干活。

    他们只能挖洞,足足有四米高的大象草对它们而言简直是参天巨木,这得需要杨叔宝去进行栽种。

    从傍晚干到满天星辰,生命之树终于被大象草给掩盖了起来。

    剩下的还得靠杨叔宝,他闭上眼睛感悟了一下魔力池中储备的生命泉水,然后第一次施展了甘霖术。

    一半的生命泉水从魔力池中消失,它们化作点点水雾笼罩住杨叔宝双手指向的地方,有的落在大象草上直接被吸收掉,有的落在大地上融入水土中再被草根吸收掉。

    动物鸟类也能感受到生命泉的魅力,几只响蜜鴷从树上飞向大象草中张开嘴抢夺着空气中的生命泉水雾,远处的金狮面狨家族也跑来了,不过它们隔得太远,等它们来了屎都凉了。

    但它们有别的招,直接跑去把地上的南非鸽草来咀嚼,鸽草汲取了一些生命泉雾气还没等吸收就落入了它们嘴里。

    树灵面板再度弹出:【年轻的城主正在变得成熟,但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您需要历练,精灵城也需要扬名,那么请带上您的扈从踏上征途吧:夜巡领地,保护生命之树(有奖励)】

    看着面板上的文字,杨叔宝皱起眉头,他思索了一会说道:“树灵,我有一点不懂。”

    【请说,我的城主。】

    “你在中国上过学还是怎么回事?古诗词你也懂?这不科学!”

    【你懂的我都懂,死鬼。】

    “滚蛋!”

    【好】

    搭建彩钢瓦房期间杨叔宝断断续续去添置了生活物资,被褥枕头都买好了,所以今晚他可以拎包入住,不用再去镇上倒腾。

    根据树灵的提示,最近晚上可能不太平,于是当晚他插上匕首、背上砍刀,带着两个小地精在领地内转悠起来。

    他的地盘就是一片草地,顶多有几片小林子,里面没有大型食草动物更没有长颈鹿这种以树叶为食的动物,他觉得生命之树应该挺安全的。

    晚上三个人绕着领地转了两圈也没碰到什么危险,倒是把地精给转饿了,两张嘴巴吃的多,昨天杨叔宝才买的脐橙被吃光了,于是俩地精只能抱着香蕉啃。

    他们吃东西,杨叔宝在思索这次的任务。

    作为动物和环境保护学的准硕士他分析了一下晚上能给生命之树造成威胁的生物,刨除食草动物后就是昆虫和鸟类,然后他想到了啄木鸟。

    隔壁大圣卢西亚湿地里树草繁多、林木密布,周围肯定有啄木鸟。

    他分析一番觉得这次要对付的就是啄木鸟,于是便让俩地精去树上住。

    正好精灵们本来就以生命之树为家,可惜现在生命之树还小不能在上面建树屋,否则地精们早就开始自己盖房子了。

    俩地精在树上防备了一夜,早上顶着绿眼圈茫然问杨叔宝:“城主,昨晚我们什么也没碰到,一晚上没睡。”

    杨叔宝叹气道:“我也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