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9章 姐夫,我爸明早跟你回中海

作品:《王婿归来

    “我……”澹台白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无可反驳。

    在华国,血脉是非常讲究的,不是这个家的人,即便你在这个家住一辈子人家也把你当家人,但到了关键时候,终究不是。

    那些有些家底的家庭,往往都不情愿把家底交给一个“外人”。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狼心狗肺的人,我懂得感恩,但我不甘心,既然爷爷领养了我妈,我妈的户口都是和爷爷一个本儿,那我妈就是这个家的人,我也是,凭什么把我排斥在外?”

    澹台白曾经说过这番话,那是在前几年的春节晚宴上,当时他被澹台七思的大哥扇了耳光。

    可是这会儿,他忍不住重提,说明他很在意这个事。

    “当然,我不甘心,也死心,所以我在外面疯狂敛财,怕的就是哪天老爷子两眼一闭两腿一蹬,咽气了,结果你们连根毛都不分给我。”澹台白自嘲一笑,又沉默了一会,抬头,深深地望向杨瑞,“你赢了,派人送我去医院吧。”

    他以为老爷子会看在他是澹台家年轻一辈唯一男性公民的这个份上,替他找回场子。

    结果他错了,老爷子把他给卖了,用他所受的伤害,去换取澹台七思的利益。

    “这件事,给我放出去,以后再有人犯类似的错误,直接扔澜沧江喂鱼。”杨瑞对林飞和刀疤说道。

    “是。”

    “是。”

    俩人齐声应道。

    杨瑞这算是杀鸡儆猴了。

    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蛊惑他的人,忤逆他的意思,甚至挖他的墙角。

    虽然说,能被挖走的都是不该存在的,但他就是不喜欢,不喜欢这种威严被人挑衅的感觉。

    杨瑞这点和他奶奶很像,凡事都要拥有绝对的主动权,容不得他人有半分的挑衅。

    而见澹台白放弃,陈江河慌了。

    他的倚仗就是澹台白。

    “白哥,不能就这么算了啊,你求老爷子,老爷子那么疼你,你是澹台家年轻一辈唯一的男丁啊,他会替你讨回公道的!”陈江河忙道。

    “我不是算了,我是栽了,明白吗?”澹台白自嘲说道。

    “我不明白!”陈江河跳了起来,他也是个聪明人,哪能不明白,但他不敢承认!

    “白哥,你说过的,只要我跟着你,只要我帮你说服林飞对你开放场子,那我就是你的人,我可以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你也说过,一旦东窗事发,你会保我无忧!”

    “你可是澹台家的少爷啊,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搬用一句杨老板的话,别让我看不起你。”澹台白目中带着一丝鄙夷说道。

    都是聪明人,这种鬼话也能信?

    有些夫妻之间尚且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江湖中的你来我往?

    陈江河大吼大叫着被赵一霸直接敲晕了。

    然后,刀疤的两个手下把陈江河扛进了办公室,装进麻袋,顺着安全通道离开。

    人间蒸发就是如此简单。

    或许有人会看出点苗头,也或许有陈江河的亲戚朋友会报案,但绝无法查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与此同时,澹台白也被送去了医院。

    “事情解决了,陪我喝几杯?”澹台七思满目期盼地望着杨瑞。

    “还没解决。”杨瑞翻了个白眼,随后目光扫向楼下的张桐和范涛,“把他们带上来。”

    林飞当即朝楼下的一个大汉打了个手势,那大汉会意,便是朝张桐和范涛走了过去。

    张桐和范涛似乎不敢随便跟大汉走,但见大汉指了指楼上,两人同时望来,看见杨瑞,也就不疑。

    范涛显然药效还在,走路都在打歪,是被那大汉半扶半拎着上楼的。

    “好久不见。”

    两人上来后,杨瑞直接看向张桐,笑着说道。

    “杨瑞,好久不见。”

    见周围那么多人,阵仗太大,张桐不免有些紧张,而且她刚刚还大哭了一场,情绪不佳,脸上的淡妆也都哭花了。

    “他还有救吗?”杨瑞看向林飞刀疤几人。

    “有,时间不长,下决心能回头。”刀疤说道。

    杨瑞这才看向张桐和范涛,说道:“我可以帮你们。”

    “怎么帮?”张桐有些激动问道。

    “把范涛交给我,过段时间还你,当然这得看范涛自己的意思。”杨瑞说道。

    “我…我愿意,我愿意。”范涛忙不迭点头。

    前阵子他被几个朋友喊来酒吧玩,上洗手间的时候酒水被下了药。

    那一夜,他体验到了什么叫疯狂。

    自那以后,他迷恋上了那种感觉,有一次张桐发现了,张桐伤心得大哭了一夜。

    他是真爱张桐,所以他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可是想回头却来不及。

    每每药效过后,他都立志不再碰那东西,一定要重新做人。

    可每当瘾上来,他又会控制不住……

    他早就后悔了,如今杨瑞说能帮忙,他自然是再高兴不过。

    至于过程有多艰难,他是被高兴冲昏了头脑,没想那么多。

    “范涛留下,你就回去吧,时候不早了。”杨瑞对张桐说道。

    “噢,好,那我回去了。”张桐擦了擦眼泪水,又对着杨瑞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杨瑞。”

    “我们是朋友。”杨瑞笑了笑,便是招呼了一名大汉送张桐回去。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得赶早。”杨瑞边起身,边笑着对温哲王不空说道。

    “喂,你刚才说陪我喝酒。”澹台七思忙叫道。

    “我可没说。”杨瑞说着,急忙溜下了楼,气得澹台七思在原地直跺脚。

    刀疤也要回老城区,林飞一路把杨瑞送出酒吧。

    临上车前,杨瑞扫了林飞那只鲜血淋漓的手一眼,说道:“去趟医院吧,下不为例。”

    “绝不会有下次。”林飞神色严肃应道。

    “走吧。”杨瑞冲其他人招了招手,便是上了车。

    车子一路回到海棠园,却在大门口看见了姜可卿,以及姜可卿旁边的姜春晖。

    “姐夫,我爸想我姐了,他明天早上跟你回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