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七章 借口

作品:《前方高能

    那持剑的青年‘嗤’的冷笑出声,“能像你这么轻易躲得过我这一剑的,恐怕在场的就没有几人。”

    他的目光落在露出杀气的银狼身上,露出饶有兴致之色:

    “这头已经觉醒了血脉的妖兽,至少已经进化到了三阶以上,能收服如此凶悍的妖兽,难怪此次议会要派我们出来,以保万无一失!”

    青年的话令武道研究院的人神情一震,就连曹增听了这话,也不由惊呼出声,似是有些不敢置信:

    “三阶?”

    曹善也身体一颤,其余队员并不明白这达到‘三阶’实力的妖兽意味着什么,但曹家却有两代成员,却是当年星空之海丧生的荣誉成员之一。

    正是因为这场战役,曹家的人对于星空之海的了解,比一般人更深!

    星空之海是妖兽的领地,大部分的妖兽凭本能行事,虽说凶猛异常,但对能通过考核进入私卫的战士来说,并不足为惧。

    最为令人感到棘手的,是已经血脉觉醒的高等妖兽。

    觉醒之后的妖兽,拥有不输于人类的智慧,且这些血脉之中有传承之力,获得传承力量的妖兽,便拥有极为可怖的能力,不下于手持危险武器的战士!

    一阶的妖兽还好,处于刚觉醒不久的时期,能力有限,全副武装的战士若是遇上,在装备精良的情况下,未必没有逃生的可能。

    但若是遇上二阶的妖兽,对普通的战士来说,便是必死无疑!

    两者之间虽说只相差一个等阶,但实力却不可相提并论。

    二阶以上的妖兽实力强大,且狡猾残忍,血脉觉醒之后,传承的力量初显端倪,便已经相当于人类修行者中踏入悟道境的修士。

    且因为妖兽本身修行的不易,强悍的体质,使得这些二阶的妖兽远比悟道境的修士更为凶悍一些。

    据曹增得知,时家当年派出的私卫在进入星空之海遇上二阶妖兽吃了亏后,便随即派出了一部份武道研究院的修士。

    但哪知这批被时家寄以厚望的武道研究院的人在与二阶妖兽对上之后,依旧没逆转当时的形势。

    一路从私卫舒服升至武道研究院的修士无法与这些常年生活在恶劣丛林之中,作战经验丰富且又凶残的妖兽相比。

    已经修出灵气的修士对这些二阶的妖兽来说,便如大补之物,那一次征战,帝国铩羽而归。

    吃过了妖兽的大亏之后,时家才开始研究妖兽品级、习性,时至今日,时家内部的藏书阁中,记载妖兽的品阶、实力的书籍,永远是时家内部人员借阅得最多的,这也是当年星空之海战役后留下的后遗症!

    “三阶的妖兽是什么样的?”一个预备队的队员听到曹增的话,不由问了一声。

    那武道研究院的其中一人此时似是忘了双方之前的争执,神情紧张道:

    “传言之中,二阶以上的妖兽已经有灵力的觉醒,但三阶之上,便能熟练掌控血脉之中传承的天赋术法,术法的种类以自然元素为主。”银狼四足之上出现焰影,已经显出其解封的天赋术法的异能了,可想而知它至少都是三阶的实力。

    “三阶的妖兽,便相当于悟道境顶阶的修为。”这还只是一种类比,论真正杀伤力,三阶的妖兽哪怕就是凝神境的修士遇到也不愿招惹,大多选择退避!

    “到了四阶之后的妖兽脱胎换骨,已经可以熟悉的掌握元素系的异能,自然远比三阶更为危险得多,浑身如铜皮铁骨,难以破开其防御。”

    那说话的人吞了口唾沫,接着又道:“而到了五阶之后,觉醒出妖丹,可御气飞行,有极大神通……”到了这样的地步,已经不能称之为妖兽,而可以称其为妖修。

    星空之海内,除了普通妖兽之外,存在最多的便是一、二阶的妖兽,三阶以上的已经极为稀少,可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追捕的重犯,竟然会带着一只实力至少三阶以上的妖兽!

    虽说当初议会下达指令时,也曾得知宋青小身边带了一只实力不凡的妖兽,但那时大家猜测这只妖兽品阶最多不过二阶。

    毕竟三阶的妖兽灵智已开,按常理来说,根本不可能认人类为主,甘愿供其驱使。

    议会发布的资料中,宋青小的实力不过凝神境顶阶,凭她修为,也不可能收服得了一只三阶以上的妖兽为她所用。

    所以此时持剑青年指出银狼品阶之后,武道研究院的人顿时大惊失色。

    “此间事了之后,我要上报议会,”其中一个持剑的青年神情严肃,厉声斥责:“你们的胆子太大了,竟隐瞒这样重大的情况而不说。”

    帝国的管制之内,出现了这样一只三阶以上的妖兽,预备队的人竟然将其隐藏住,在宋青小当初闯进时家这么大的事件发生后,曹增所领导下的预备队竟没有一个将情况上报检举的。

    如果不是范江河之死令议会的人觉得不对劲儿,在得知消息之后,派出围捕的人员里增加了两名丹境的修士,光凭这七八个武道研究院的人出马,追捕必定失败不说,恐怕这些人都要死在这样危险的人物手中!

    预备队的人被喝斥得不敢反驳,但脸上都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那青年皱着眉,看了曹增一眼,冷声道:

    “还不退后!莫非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真认为她需要你们的保护?”

    他说话的功夫间,武道研究院的其他人神情凝重,从四面八方将宋青小及银狼围住。

    在确定银狼展现出火系的异能从而推测它至少属于三阶的妖兽后,能收服这样一只凶兽所用的宋青小修为至少已经达到了凝神境中阶以上的地步!

    这还只是一种较为乐观的猜测,从之前她以一个迷踪阵便隐藏身形,使得武道研究院三个凝神境的修士都没能发现她的存在,她的真实修为极有可能不仅止是凝神境中阶了。

    “小心一点,她可能已经突破了丹境。”

    持剑的青年一提醒,几个武道研究院的人都浑身一哆嗦,应了声是。

    宋青小苦笑了一声:

    “看来你们今日是不会放我离开了。”

    从迷踪阵的阵法一破,她被迫显出身形之后,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说话。

    她蓬头垢面的,衣衫也十分褴褛,散发出一股恶臭,令青年露出一脸嫌弃之色。

    但她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轻,被如此多人围困,却听不出慌乱之色。

    “当日秋节路你杀死两人,又夜闯皇城,杀死范江河叔侄,你这样的重犯,当然不能让你逃脱!”

    持剑青年的话将宋青小的回忆带回当初,她叹了口气:

    “正如曹队长所说,你们无凭无据,怎么如此肯定,当初那秋节路死掉的两人是我所杀呢?“

    她似是有些好奇,青年挑了挑眉:

    ”你杀死范江河时,留下的气息,自然便能查出楚氏的两名奴仆,是死在谁手里的。“

    宋青小略一细想,便想出了原委。

    她是以断掉的神秘匕首的刃尖将范江河杀死,青年所说的留下气息,估计是武道研究院的人不知以什么样的方式,查出了范江河身上残留的匕首之气。

    那把匕首原本出自天外天的兵藏世家,不是凡品,一旦追查,自然容易查出其底细。

    她想起当初六号想要看自己的匕首,恐怕那时六号便认出了此物,却不敢肯定。

    杀死范江河后,六号如果也是属于隐世家族的一员,自然容易想起此事。

    当时的她默默无名,实力低微,那两名楚氏的家奴实力远胜自己,意外死在秋节路后,从当时灵力的暴动、致命伤看来,许多人受到误导,以为是妖兽所为,甚至还惊动了天外天的人,六号自然也没有想到会是自己杀的人。

    而范江河一死之后,凭六号聪明才智,一旦追查,便能查出自己未死的事,将这些线索稍加串连,自然便不难猜出前因后果。

    而自己未死,当日皇城闯进不速之客,六号在皇城中险些遇袭一事,也会怀疑自己。

    一旦有所怀疑,这个时代要想将一个人来历查清并非难事。

    难怪武道研究院的人如此笃定,原本在杀死范江河时,便留下了蛛丝马迹。

    到了这样的地步,宋青小也不再试图辩解,只笑了一声:

    “原来那两个死掉的人,是楚氏的奴仆?她竟然姓楚?”

    意外从青年口中得知六号少女姓氏,对宋青小来说也算是好事一件。

    六号此人心狠手辣,当日欲杀人夺宝,不可不除!

    这些事情,曾是她内心深处最为担忧的秘密,但不知为何,这会儿当众被青年揭破,她却极为镇定,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样紧张惶恐。

    兴许是随着她实力的增涨,隐世家族的存在对她来说已经不再是以往那样可怖,也有可能如今顾府探险一行后她惹上了更大的麻烦,相比之下,杀死楚氏两个家奴、夜闯皇城、杀死范氏叔侄的事就算不得什么。

    到了这样的地步,她竟然还在好奇秋节路两个被她以残忍手段杀死的人是否姓楚,这令持剑的青年心中生出一丝啼笑皆非的感觉。

    “如果我说,我杀人也是被逼的,你们能不能放我走?”

    她当初出手杀人,也是无奈之下出手自保,被楚氏的两个家奴追杀之时,如果不是她命大进入试炼,又在恶魔岛上侥幸吞食蛟龙之血及进化药剂,从而力量暴走之下显现出女娲形态,死在秋节路上的人就不是楚氏的人,而是她了!

    杀范氏叔侄,也只是因为范江河率先围攻她的缘故。

    “呵呵。”

    那青年听了这话,便如听到一个极为可笑的笑话一般,发出一声讥笑:

    “你与其巧言令色,还不如想想办法将命保住。”他目光一转,看了一眼落地的少女:

    “交出龙牙,自废修为散去灵力,自然就无需我们再出手。”

    他说到这里,宋青小一下便露出笑容:

    “原来所谓的杀人等罪名都是假的,不过是想要东西罢了。”她这话一说出口,那持剑的青年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狼狈之色,接着目光一冷,还未出声喝斥,便见她道:

    “可惜你们想要的东西,我这里没有。”

    她手中有‘龙牙’的复制品一事,不知为何消息走露。

    这群人醉翁之意不在酒,认为她手中有宝,就不会让她走脱。

    “不知死活!”青年脸色一沉,一侧银狼便按捺不住,低吼着率先往青年的方向扑!

    不需要青年出手,几个凝神境修为的武道研究院的修士便主动上前,将银狼攻势挡住!

    那为首男人伸手往腰侧一拽,将一只青色锦袋扯了下来,往银狼的方向兜头抛去。

    蓝色锦袋一抛之下袋口灌入疾风,当下如吹胀的汽球,一下涨大数倍,‘轰’的一声将银狼脑袋罩入袋中。

    为首的男人一见狼头被蒙,脸上露出喜色。

    他对这锦袋似是极为自信,见银狼被其套住之后,那袋子拼命晃动,像是银狼在甩头想将其摆脱。

    但男人料定它已经逃不脱,看它带着余劲往自己疾冲而来,竟不闪不躲,当下一声笑喝:

    “来得好!”

    话音一落,银狼未至,那冲击的灵力化为劲风先至,卷得那锦袋的绳口被吹得‘呼呼’作响。

    男人抬手欲劈,一旁的青年似是感觉到灵力异样的波动,不知为何,他心中涌出一丝不好的念头,当即大喝:

    “躲!”

    “大人放心,这是乾坤袋,可装乾坤,一进这袋中,便难以逃……”

    他还在笑,但下一刻乾坤袋中传来一阵‘轰轰’异常,蓝色袋子疯狂胀动,男人话音未落,只听‘轰’的一声火焰声响,一股磅礴灵力从袋内喷出,化为疾焰,将袋底冲破!

    被困缚在其中的狼头探了出来,这男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只听‘嗷’的声响中,他慌忙回头,便见一张血盆大口出现在自己身侧,那喉间腥风吞吐,尖锐的獠牙寒光闪烁,杀机冲击着他的面门,接着只感觉喉间一凉,脖子像被利器所刺中。

    ‘汩汩’的血液直往外涌,‘咔嚓’的声响中,男人脑海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怎么可能?”

    接着便只听一阵皮肉被撕裂的声音传进识海之中,头颅高高飞起,断开的脖子处血液如喷泉般涌出,银狼将他脑袋撕下,轻巧落地之后那武道研究院的修士无头的尸体才‘砰’的一声倒落!

    这一变故将所有人都惊住了!

    谁都没有料到,武道研究院的修士,在出手的瞬间便遭银狼秒杀了!

    此人修为已经达到凝神境,是此次除了两个持剑青年之外最强的修士了,却在银狼面前一招都没有走过。

    乾坤袋此时已经着了火,这东西原本是以特殊材料炼制而成的法器,却在银狼喷出的火焰之下没有半分抵抗力,顷刻之间便被烧毁大半,仅剩个圈口套在银狼颈中!

    银狼嘴角滴血,嘴一张,那被它衔咬在口中的人头便滚落到地。

    它眼中凶光闪烁,喉间发出低吼,目光所到之处,两个先前围过来的凝神境修士在见识了同伙的惨死之后,竟都心底发寒,不约而同的退后了半步!

    “这不是三阶的妖兽!”两个持剑的青年交换了个眼神,眼中露出极为凝重的神色。

    能将天赋异能进化、运用到如此地步,一般的下品法器困它不住,转眼间扑杀凝神境的高手,爪牙能轻易撕破其防御,这无论怎么看,银狼的实力至少都已经达到四阶了。

    四阶的妖兽,杀伤力不亚于一个丹境的修士,这一发现顿时令武道研究院的人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