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章 暴雨

作品:《福宝团子初养成

    午时,冬日暖阳高空悬挂,用过午饭,男女分开休息。<a href="http://www.25shu.com" target="_blank">www.25shu.com</a>

    一个娇小身影贴着墙,屏住呼吸,放轻再放轻脚步,弯着腰偷偷摸摸躲过外面的看守嬷嬷,极为艰难的终于逃离学堂。

    一路上还得小心翼翼,不能让宫女太监看见。

    经过御花园的时候,白楹差点被几个太监看见,正当千钧一发之时,白楹不顾头发被弄乱的后果,直接钻进了茂密的树丛。

    树叶上的雪水滴进了白楹的领口,冻的她一哆嗦,她不经意往边上一扫,忽然懵逼一脸:“”

    黑得发亮的皮毛,闪着幽绿色光芒的猫瞳不是她家小可爱是谁

    有声音越来越近,白楹猛地捂住嘴巴。

    “刚才好像有什么跑过去了”一个太监嘀咕着走过来,想拨开树丛查看查看。

    白楹和黑猫都瞪大眼睛盯着对方。

    下一秒,黑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树丛外响起一声尖叫,阴柔太监们手忙脚乱:“是只猫快,快把它抓起来别让这小畜生惊扰到娘娘们”

    慌忙的脚步慢慢远去,白楹从草丛里探出个头,她松了一口气,毫不担心小可爱会被抓住。

    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冷宫。

    白楹偷偷摸摸地进去,靠着有些发白的墙,磨蹭着,慢慢挪着脚步。

    正当她想转头看看傅南歧在不在屋里的时候,一声闷响,小脑袋直接撞上了一堵人墙。

    哎呦我的麻麻,痛死了痛死了怎么这么硬邦邦

    白楹眼中泛着泪花,她一边揉着小脑袋,一边抬头,正好对上了傅南歧那双薄凉狭长的凤眸。

    时间瞬间静止。

    白楹扑过去抱住刚刚还在心里吐槽的的硬邦邦的大腿,喜极而泣:“小哥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阿楹想死你啦”

    不管怎么样先抱大腿总是没错的

    傅南歧面无表情:“”

    他单手扯开大腿上的挂件,小团子实在是太瘦太轻了,他几乎都没用什么力气,就把她拎开了。

    白楹被这种冷冷的态度伤到,泫然欲泣:“小哥哥”

    “你谁啊”傅南歧瞥了她一眼,那双装了星辰的好看眼眸里似乎带着嘲弄意味。

    白楹一噎,眼泪都掉不下来了。她偷偷观察傅南歧的表情,看不出他是真的把她忘了还是故意装的

    傅南歧没容她细想,面色发冷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滚出去。”

    白楹连忙摇头,趁其不备又抱住大腿不放,闭着眼睛喊道:“是阿楹错啦小哥哥不要生气”

    不管怎么样先承认自己错了肯定有用

    果然,冷硬如铁的少年似笑非笑地瞥过来,还不等白楹朝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傅南歧又恢复了不冷不热的态度。

    他淡淡道:“你错哪儿了”

    有戏看来刚才是装忘了她

    白楹满脸诚恳道:“这几日时间都用在读书上,故才没有来给小哥哥送厚厚的披风。”她先不提丹方,免得这个脾气的少年把她赶出去。

    傅南歧将这个树袋熊一样的团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轻嗤:“披风呢”

    他看她根本不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而是上学太开心,前有三皇子照顾,后有怀阳郡主作陪,逍遥快活,压根把说过的话忘到西天去了

    “呃”白楹小脸一僵,她揉了揉鼻子,干笑两声,“出来的急,一不小心,就又忘了。”

    眼见傅南歧脸黑了下来,白楹生怕他一怒之下拎小鸡崽一样把她拎出去,连忙道:“下次,下次肯定不会忘了的小哥哥,小哥哥你就大人大量不要生气了呀阿楹给你带糕点了”

    她松开手,从挂在身上的布袋里小心翼翼掏出几块由丝绢包着的点心。

    傅南歧:“”

    这小心翼翼视如珍宝的劲,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不是糕点是玉玺呢

    不等白楹送到他面前,傅南歧便道:“我不喜甜食。”

    “啊,哦哦好吧。”白楹毫不掩饰的自己的失落遗憾,好像傅南歧错过了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傅南歧脑仁隐隐作痛,不想看她,便转身走进了屋里。

    白楹连忙收好她自己都舍不得吃的点心,迈着小短腿跟上去。

    冷宫依旧荒败孤静,白楹走进来时还看见了墙角厚厚的青苔,屋里面的摆饰也一如前两次看到的一样,说好听点是简单雅致,说不好听那就是家徒四壁。

    太惨了吧。

    白楹在心里同情了傅南歧一秒,又立马走到他边上,仰着小脑袋眼巴巴道:“小哥哥那个,丹方”

    就算再惨,她也还是要惦记他的丹方

    做人要有始有终

    傅南歧觑了她一眼,把先前她说过的话抛了回去:“既然读书繁忙,便还是不要誊抄了。以免耽误功课。”

    白楹在几秒钟的懵逼中后反应过来,如拨浪鼓摇头,“不,不也不是很忙挤挤时间还是有的。”

    等等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白楹可怜巴巴地看他,“小哥哥你是不是还在生阿楹的气”

    傅南歧面无表情地看她。

    一会儿说忙着读书,一会儿说不是很忙,一会儿又说能挤时间那她前些日子做什么去了

    呵。

    他冷淡道:“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