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章 进学

作品:《福宝团子初养成

    白楹被轻视了,也不生气,单单她一个小孩子自然什么都办不了,但她身边有国师大人留给她的人手啊。<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

    一想到国师大人有多重视这些失传药方,为此找寻数十年都没有结果,白楹就更加坚定了要和傅南岐交易。

    她极为认真地说:“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阿楹都会尽力帮小哥哥。”

    傅南岐思忖半晌,才颔首道:“好。”

    白楹露出甜甜的笑容,这样的无价之宝,也只有在国师大人手上,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这笔买卖,稳赚不赔。

    白楹想了想,试探道:“那小哥哥需要什么,或者想要阿楹帮忙,尽管开口!今天可以让我先带几张药方回去嘛?”

    “不行。”

    白楹:“……”

    她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本i装小孩就够累的了,还碰上这么个魂淡大魔王,她都这么说了还不行?真想把他摁在地上狠狠锤爆他的狗头!

    傅南岐不紧不慢道:“药方年代久远,纸张脆弱,用力易碎,且不能晒到太阳,否则上面的字会消失。”

    白楹听得目瞪口呆。

    她i这个地方不过数月,对很多东西都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所以对少年的话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不过看他淡然自若的样子,不像撒谎。

    小脸皱成了包子状,白楹仿佛难过得要哭了:“那,那怎么办呀?”

    傅南岐眼眸一闪,道:“你可以带纸笔,自己过i誊抄一份。”

    誊抄一份……抄完差不多也就是国师大人的生辰了,国师大人应该能在生辰之前回i吧?

    白楹眼珠子转了转,重新展露笑颜,抱着披风笑嘻嘻道:“好呀好呀,那我每次过i给你带好吃的,小哥哥,我先回去啦!明日再i!”

    见傅南岐没有说话,小团子也不生气,眉梢眼角都带着笑,小短腿迈着步,很快就走出了房间。

    傅南岐的目光落在床上那叠药方上,眼眸一深。

    他想起昨天得到的消息,国师塔管事的轻风竟然在暗中给小丫头送东西,这个国师捡回i给静太妃做养女的孤女,真有几分本事。

    用这些药方换国师的一个人情,值了!

    况且,这小团子还有利用价值,也不枉他费心安排一场,命人引她前i!

    白楹一离开冷宫,脸上的笑就松懈下i,她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笑的僵硬的脸,在心里唉声叹气。

    说实话,她真怕废太子杀人灭口。

    一个在冷宫待了这么多年的废太子,身手如此不凡,还拥有这么珍贵的失传药方,皇帝和他几个兄弟知道他这么本事吗?

    不过,总归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其他的就不是她该操心的事儿了。

    白楹一边想着,一边往御花园走去,快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不止一个人的急匆匆的脚步声。

    她猛地想起,自己去冷宫也有好一会儿。

    绣着清雅竹叶的衣角在树丛中隐隐可见,一个隐忍着怒气的清越声音响起,“白姑娘要玩捉迷藏你们就陪她玩,她年纪尚小玩心重,你们也玩心重吗?一个个的竟也没人偷偷跟着,若是她出了什么事……”

    转弯口,白楹探出小脑袋,小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阿楹才没有出事!”

    三皇子傅祁的话戛然而止,他错愕地看着面前抱着红披风的小姑娘,脸上薄怒还未消下去,正准备说话,只见小姑娘将手里红如火的披风举起i,狡黠的眼眸带了几分骄傲。

    “阿楹跟宫女姐姐捉迷藏的时候,找到了昨天的披风哦!”

    见她满脸都写着“我是不是很棒求夸奖”,傅祁不禁想,要是小姑娘有尾巴,怕是已经翘上天了。

    被这么一打断,傅祁的气也没了,他边将披风接过递给宫女,边认同道:“嗯,真厉害。”

    蒙混过关!白楹在心里松了口气。

    傅祁身后的一群宫人也松了口气,三皇子向i温厚待人,没想到这次会发这么大火,好在白姑娘回i了,不然她们难逃罪过。

    白楹跟着傅祁回到御花园,借着“玩累了”的理由,又吃了一些新鲜出炉的点心,期间傅祁坐在一边,颇为细心地让人给她倒水解渴。

    昭贵妃看着两人融洽相处的模样,笑容越发真切。

    她的儿子,自然不会像嫡公主似的,狂妄自大,蠢笨如猪。

    即使白楹没有显赫家世又如何?即使养在存在感极弱的静太妃宫中又如何?这也是一个人脉,日后能不能用到,谁又能说的准?

    更何况,能利用她将李皇后一军,得到主管六宫事宜的权利,已经很好了。

    昭贵妃眸光闪烁,和善地说:“楹丫头若是喜欢吃,可以在让人多上一些。”

    这话虽然正中下怀,但为了身体健康,白楹还是忍痛拒绝了,“多谢贵妃娘娘,阿楹吃饱了。”

    昭贵妃笑道:“楹丫头也到了进学年纪,本宫回头和皇上提提,让楹丫头与祁儿同在太学读书,两人也好有个照应。”

    白楹纠结道:“这个……得太妃决定。”

    昭贵妃但笑不语。

    李皇后在一旁听得直冷笑,好一个白鸢鸢,真是心机叵测!既体现了她在皇上心中地位,又处心积虑让拉拢每一个人,显得她大度亲和,为傅祁铺路。

    可恨!

    若她也有个皇儿……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