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拨云见日(温情的一章送给读者)

作品:《乱世纵歌

    傍晚,太阳缓缓地沉入西山。<a href="http://www.1kanshu.cc" 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没有秋冬残阳如血的壮丽,没有夏夜迟迟的燥热。春天的傍晚,带着盎然的生气,即使坠落也让人感觉下一刻重生的明媚。

    苏瑾寒坐在屋顶上安静地看着夕阳。上半身赤裸淌着大汗,一副累坏的样子。这段日子,他一直呆在府里修炼,没有出一步大门。

    林府,不知为何,一夜之间突然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虽然一直有悬镜司出门维护,不再发生之前城内的暴动。但是府里明显变得压抑的气氛,苏瑾寒还是能感受到的。

    前日夜里,钱塘君告诉他,想要控制体内的那道古老的灵魂,不被左右。唯一的办法便是找出自己的修炼之路,活出自己的人生。唯有强大,才能使一山高过一山,领略更加广阔的天地。

    话很抽象,但是道理却很直接。或许是真的讨厌自己那副样子,迷茫了很久的苏瑾寒终于找到了些人生的曙光。

    “寒儿”屋子下,身穿便衣的林学民走进了院子喊道。

    看着这两日操劳,面色不太好看的林学民,苏瑾寒心中一酸,赶忙跳了下来。

    “老爷,找我有什么事吗”苏瑾寒乖乖地走过来说道,边说边穿上干净的青色武袍,唯恐失了礼数。

    在林府多年,夫人给自己的感觉是慈爱,至于老爷,除了慈爱更是多了份尊敬与崇拜。无论是诗书礼乐,又或者修炼,林学民都是样样精通。就像小说异志里写的才子主角一样,温润如玉,无所不能。

    “没事我就不能找我的寒儿聊聊啊老爷想放松一下,找人聊聊天。不知道我家寒儿愿不愿意赏脸呢”林学民笑着,摸着苏瑾寒的头说道。

    “老爷,你真是打趣我了。老爷想解解闷,寒儿自然是愿意的。”

    苏瑾寒说着麻利地从房间里拖出来一条长席椅,在自己的小柜子里抱出来几瓶小罐密封好的茶叶,干果,蜜饯,抱在怀里,空余的小指提着壶热水,满满当当地走了出来。

    “哎呦,东西还挺全的。挺会生活的嘛。”林学民笑着咳了两声说道。

    “没有的,这些都是以前给小姐准备的。她每次来的时候都吵着要我买好西城城头那家老婆婆做的蜜饯果脯。到这来玩一次,就要吃掉我不少东西。每个月老爷给的月钱都是这样被吃没的。”苏瑾寒笑着回应道,背着身子倒着开水沏茶。

    “只是只是这两日事情多,小姐有点忙,所以所以没空过来,这个月才剩下不少。”

    泡开的茶叶,从瓷杯里飘出圈圈热气,苏瑾寒有些沉默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不少。

    林学民看着这个孩子的背影,心里有些难受。走上前去,将苏瑾寒手上的茶杯放了下来。他看着这个已经到自己胸膛前一样高的孩子沉默的小脸,虽然不说不怨,但是他还是能感受到这个孩子浓浓的悲伤。

    “筠儿,我已经训过了。那天的事情我和她也谈过了,女孩子家就是有点被吓到了而已,这两天不敢过来是怕丢人,自己不好意思。你和筠儿青梅竹马这么多年,要相信你们之间的感情。回头,你放点身段,主动去。为父保准她又是屁颠屁颠的”

    林学民舒着苏瑾寒紧蹙的眉头,笑着说道。

    阳光照在两人的脸上,苏瑾寒抬起头看着林学民。在阳光下,鬓角的白发是那么明显,虽然平日里林学民总是强撑着精神,眼里干净有神的样子,但此时此刻眼底的疲劳让他说话都是微微眯着眼睛,平常挺直的腰板似乎也没那么精神。

    当你总是认为自己仰慕的人是不老的盖世英雄时,那只是因为你没有明白岁月的消磨其实是公平地作用在每个人身上,就像小气的贩子,不多给一分一毫。英雄再高,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挣不开,逃不掉。

    林学民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享受地吃着女儿平日喜欢的蜜饯果脯。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没了刀剑的他会过上这样的日子,平淡安逸。

    “老爷。那天昆阳邑的百姓们冲到衙门逼老爷领罪,还打老爷。你心里怎么想的呢”感受到林学民身上那种安逸温暖感觉,苏瑾寒也索性放松了下来,坐在椅子上聊起了天。

    “我啊,我当时也很难受啊。我想着,自己放着玉京那边的好日子不过,被一个人忽悠来这当起官。放掉了自己最喜欢的生活,每日不辞辛苦的忍受着又长又啰嗦的文书折磨,最后还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滚蛋,惹得一身腥。那天,我真的有点难过啊,这十几年真的还没这么窝囊过。”

    听到这,苏瑾寒低下头有些自责。

    “那天回来后,我本想彻底撂挑子不干了,带着家里人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嫌疑没理清,李大人还在停职,昆阳的百姓仍然会在水火之中,我这样做只是自私的逃避而已,黑终究是黑,背上一身骂名的背井离乡,那样不就更加不值。”

    “寒儿,在这个世上我们总会有太多的无奈,遭受许多的误解。可是当你想清楚自己的目的时,这些无奈误解其实都不算什么。你有自己的烦恼和秘密,那又怎么样我只知道你是我领回来的儿子,那就足够了。其他的曲折弯弯,又何必在意不用在意我们的感受,放手去做就是”

    苏瑾寒听着林学民的一番话,有些感动,眼眶里的泪水又开始打转。

    夕阳下,两爷俩不停地聊着。罐子里的东西越吃越少。

    “你啊,这么多年就是不肯叫我爹。我有那么不堪吗当年带你回来的时候,你小子还一脸警惕,逮谁都不信,现在呢,就知道哭鼻子”

    话音传得越来越淡,人心中的隔阂和阴霾却逐渐拨云见日。

    躲在暗处的钱塘君看到这一幕,心中的大石总算是放下。他不怕苏瑾寒平庸一生,却很担心仇恨和孤独放出了那道负面的灵魂,任意厮杀。

    妖族的事情已经爆发,自己或许待不了多久。而在那之前,他需要的要么是让苏瑾寒迅速成长起来,与他携手作战。要么便是平庸一辈子,过上安逸的生活,无忧无虑。

    世间多功利,但对他,钱塘龙王却从不吝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