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天命使然,暗流涌动。

作品:《乱世纵歌

    你们的命是我的。<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本座没让你们死,谁也不能剥夺。都给我回来给我回来啊”

    原本睡得香甜的苏瑾寒,脸色突然狰狞了起来,压在被子下的双手死死地抓着被子一角不停地呢喃,隐隐地带着点哭腔。

    钱塘君看着这个眼角默默流泪的少年,心里微微叹息着。上前将他轻声唤醒过来。

    花开三世,世世不同,既然已是不能回首,就只能让前尘散的远些而以免使得如今的他沉沦在过去,丧失这一世的真我。

    出乎意料,醒来时的苏瑾寒却异常平静。躺在床上,默默地将泪水拭去后,停顿了三秒,然后坐起来整理床铺,异常熟练。像是面对了多年梦魇后的见怪不怪。

    “这个梦我做了很久,以前流浪时,睡在神台前的蒲垫上,我想着可能是睡的蒲垫不舒服做的噩梦。后来进了林府,有了自己舒服的木床却还是不停,我又想着可能是睡觉的姿势不对。于是我夜夜开始克制着自己。”

    “学会一个人在夜里睡时不踢被子,我用了几天功夫。学会保持最严苛的姿势依旧安然入睡,我用了几个月,可时间久了,直到找不到任何理由时我便只能老实接受。让那些混乱在脑海中厮杀,破碎,尖叫,再默默地咬牙承受。”

    “我有很多话,很多事却连小姐也没说,我只是怕自己会在某一天变成另外一个陌生的人,所以我格外珍惜这份得之不易的生活。我尽自己所能去爱自己喜欢的人,珍惜时间,将所有的时间花在修炼上,试图改变一些东西,去看见更加美丽的风景。”

    “我害怕恐惧愤怒后失去了自我,所以我谨小慎微地活着远离一切对自己产生危险的事物,默默无闻。我害怕小姐,老爷担心我,所以我总是装作成熟的样子不想让他们操心我的事。我我很清楚这一天的来到,那种突如其来的怒火烧毁了一切,从生命到灵魂的空虚,我很怕,我真的很怕。”

    刚开始背着身子叠被子,还在平静说话的少年突然哽咽了起来,身子颤抖着,有些泣不成声。

    钱塘君看着哽咽不成语,还依旧努力克制的少年,心里微微有些沉重。他总是表现着平静沉稳的样子,努力过着玩笑欢闹的生活。他想做一个平凡的人却始终在强迫自己学会修行。这个孩子,总是在想着如何不去打扰别人,牺牲自己过着事与愿违的生活强颜欢笑。

    将苏瑾寒转了过来,穿着一身素衣的孩子已是眼圈红肿,鼻涕横流。积压了多年的感情,宣泄出时便有如不绝的江河。沉默多年的不语,终究会在某个时间点突然爆发而絮絮叨叨。人心有限,总是藏不住无限的悲伤。

    “我很愤怒他们带走小姐,所以我想抗争。我不在意他们将如何伤害我,可是当小姐跪下来乞求的那一刻,我明白自己终于控制不住了。就像一个恶魔爬出你的身体,吞噬你的灵魂一样。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全身燃烧了起来,看着自己陷入无休止的狂热,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小姐她们。”苏瑾寒低着头,擦着鼻涕眼泪说道。

    “我从未遇见过你,却总有着莫名的熟悉感,你帮我或许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他”哭也哭过,苏瑾寒想了想索性也就放开了。双腿弯曲着,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成一团轻声地问着钱塘君,像个无辜的小兽。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有时候连我自己也会迷茫。刚开始我总是把你当成他来对待,像个大人,像个兄弟。但你终究不是他,有时我也在自责不应该将你引上那条路。但是命运已然写好,我很渺小,能帮到的也只能是护你周全。”

    “有些事需要你自己去解决,是坦然面对,卷入风波还是过着你想要的生活。我之前也说过,给过你机会。而这依然是有效的。你不用再害怕什么,我们的路很孤单,但你从来不是一个人。”钱塘君拍了怕苏瑾寒的肩膀,安慰地说道。示意他再好好休息思考后便准备离开。

    “等等,小姐她没事吧”苏瑾寒问道。

    “我既然出面了,那么谁也不会动她了。安心等两天,小媳妇就回来了。”钱塘君淡然地笑了笑,带着一脸沧桑出了房门。

    苍梧郡,厉门龙虎关城楼。

    一个身穿紫金明王甲,腰系一条金兽面束带,两边佩着一刀一剑的英武男子站在城楼上俯瞰着底下一小队人马与妖族的厮杀。

    黄沙滚滚,一小队身穿明光甲,座下清一色的赤龙马的重铠骑兵向前方的一群妖族探子冲杀了过去。远远看去,一群妖族参差不齐,大半的蟒尾血虎低等妖兽排在前头,后面则是几个狐族的男子,只不过没展现妖身。

    在大楚人族生活范围内只允许使用凡马,以免误伤平民。而当对外作战时,优秀的骑兵则可配备上经过多代杂交出来的妖兽赤龙马参与作战。赤龙马杂有龙族的血脉,凶猛异常,战场杀敌时亦是参战的帮手。但自从千年前龙族元气大伤,全族封闭时,这种马的数量在大楚已然是极少了。

    自身的珍贵,以及龙族的封族,缺少了血脉上的直系压制。毫无疑问,能在对抗妖族的战场上拥有这样的一队骑兵几乎是等于提前拥有了胜利的权柄。

    而在南方,负责守卫洞庭,苍梧两郡的奉君卫中获此装备的唯独县侯姬离的赤血卫。这队骑兵在南方同样有着赫赫的威名,狼牙旅。

    冲杀的前阵,小队狼牙旅卫士人人提着关山朔,横扫间便是一大片的杀戮。偶有跳上马前的蟒尾血虎也被赤龙马巨大的冲击撞晕在地,生生地被马蹄踏死。

    任谁看这都是一场屠杀,后方的几个身穿华袍,面容英俊的狐族贵胄也开始慌张。似乎也没料到这队骑兵竟会如此厉害。

    夕阳西下,一片余晖映着血。城楼上的男子看着自己的士兵轻车熟练地将几个哭爹喊娘的青年妖族贵胄捆绑起来,拖在马后进了城门。站在关口的百姓看着勇武的大楚士兵轻松地解决战斗,递上茶水抚慰着士兵,一片其乐融融。

    看着这幅场景,城楼上的男子却开始紧紧地皱着眉。

    “这是第几波了”男子问道。

    “启禀侯爷,这个月第四波了。身份查询上又是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妖族贵胄青年的挑衅罢了。侯爷放心,这样的货色今后来多少,狼牙旅收拾多少。必定保我大楚南门龙虎关安全无恙。”旁边一个看上去地位颇高的军旅将士俯身说道。

    “我收到陛下的旨意要前往洞庭处理异象之事,可是龙虎关的事情却一直耽搁行程。明日我必须前往再不能延误了。你的狼牙旅便留下来守着关门。我一个人先行。不在时,左裨将易贤代掌军中之事,你听候调遣,不可擅自行动。可有明白”姬离看着将士严肃地说道。

    “这。。谨遵侯爷之命”犹豫了会,似乎有些不甘但还是领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