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不过春秋的蟪蛄

作品:《乱世纵歌

    “不知赵参将前来寻我何事呢实话不相瞒,某家素来可是对奉君卫麾下姬侯爷所领的赤血军十分钦佩呢”坐在青帘马车上,司徒云空掀起窗帘,边看着热闹的昆阳邑街景边对赵长信说道。<a href="http://www.kan121.com" 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哪里,哪里。大人在赤血军也是鼎鼎有名。赵某从军十载,大人可一直是赵某心中的偶像。短短三年,从指挥使升为提振一司的千户大人。手下所破奇案更是数不胜数。当是吾辈之楷模啊”

    “不敢当,不敢当。”

    司徒云空漫不经心地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赵长信的马屁,赵长信心中有些猴急,额头上的汗滚了下来。

    平常奉承军中上级往往无不利的赵长信深感司徒云空的难办。聊了约莫有半刻钟,自己也隐约暗示了意图却始终不见司徒云空有什么回应。

    车轮在青石砖的地上发出滚动声音,车厢陷入了一片沉默。

    “现值暮冬之季,埋在泥土里的蟪蛄都在耐心等待夏日的到来而一鸣高歌。有些蟪蛄持着高洁的态度,始终不愿向不见光明的深处钻去,最终耐不过冬天的寒冷而死亡。有些蟪蛄将自己深深地埋入土壤中,哪怕灰尘扑面,狼狈不堪。最终却安然存活。赵大人觉得哪种蟪蛄更为明智呢”

    从街上的天桥底下穿过,车厢一瞬间陷入了阴影。黑暗中,司徒云空打破了这个沉默说道。

    “赵某愚钝,但愿选后者。蟪蛄不过春秋,抓不住一载的光阴。既然如此,何不抓住活命的机会,再活的更长些来等待夏日的高歌呢这繁华的春景夏日都看不见,蟪蛄就算死去也怕是会心有遗憾吧”

    赵长信思忖了会司徒云空主动抛出的问题,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精心准备的答案。

    “看不出来赵大人也是高见之人啊如此甚好,甚好。”第一次司徒云空正视着赵长信,毫不吝啬地夸奖道,只是眼底的那份深邃却也是毫不掩饰。

    “大人,我司置办的宅子已经到了。”马车外小厮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样,三日后我在春风亭请赵大人喝茶。届时,我希望能有幸听一听蟪蛄投身泥土的诚心。”司徒云空伸了伸懒腰,似乎有点疲惫的样子,对赵长信说道。

    说完也不等待便径直下了车,独留脸色阴晴不定的赵长信在车里。

    走进悬镜司为了办公临时置办的宅子,司徒云空便变了副脸色。不复之前的和蔼亲切模样,一脸阴翳。

    “监视赵长信,这枚棋子可以利用一番。虽然只是个小人物,但是还算有些意思。”司徒云空对着身后隐藏在暗处的秘卫说道。

    “是,大人。另外,我司的青龙三卫已经提前查探了下湖下动静。确实只发现了一堆青铜废墟。但是根据分析显示,废墟所用的材质乃是稀罕的神冥青铜,坚硬无比。而这种材料在千年前几乎已然消失在修道界。”

    “如此庞大的使用我们初步猜测应该是为了囚禁什么东西。另外,异象的发生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法阵。在平常时通过微弱的吸收星辉来完成日常的运行。而洞庭波动那日,应该是法阵进入了攻击模式所以才会引发剧烈的星辰异象。而显然,法阵从内部直接被破坏了,所以导致整体建筑的崩溃。”

    跪在司徒云空旁边身穿飞鱼服,腰带绣春刀的蒙面秘卫说道。衣袖上绣着的四朵彩云象征着秘卫的不凡。

    “能得出有用的结论或是证据吗”司徒云空不耐烦地听着秘卫的汇报。

    “这。。倒是不能,所有其他的东西都被毁掉了。湖水的浇灌泛滥毁去了所有的痕迹。这座废墟我们束手无策。再查下去也只是徒劳。”

    “那就做点文章,这不是我们常干的吗废墟不语,那我们就让它说出我们想要的声音。这场风雨前的清扫,我们需要这个借口。悬镜司必须占领先机。”司徒云空冷笑着,手指一用力捏碎了身边的石雕。

    另一边,呆在屏风后小厢房里的苏瑾寒二人也走了出来,准备回屋继续修炼。

    “小寒,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林若筠看着苏瑾寒开口说道。

    有些讶异,苏瑾寒挥了挥手示意钱塘君先行离去。自己则和林若筠一同去了后院的花园。

    “我不知道洞庭湖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自从那次事后,我感觉我们疏远了不少。以前我们都会一同出去逛街玩耍的,可是现在你一天到晚都是呆在屋子里。我看你和苏叔叔总是商讨着什么,是不是,是不是,你要离开我们了”说到这,林若筠美眸起了一层雾气,话语上隐然带了丝哭腔。

    看到自己心中以前对自己大大咧咧的大姐头担心自己的模样,苏瑾寒心中一紧。“不,不会的。我不会离开林府的。自从小姐你当年领我回林府,我便发誓从此一生当林府为家,老爷夫人便是我的再生父母。只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一时忙不过来”

    “我叔叔的寻亲,洞庭湖的异变,四方势力卷起的漩涡。老爷这段时间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我想为他分担一二。这段时间,我都在跟叔叔修行,我想更好的守护这个家。”

    苏瑾寒递了块帕子,给林若筠擦着眼泪。

    “叔叔待不久的。我们苏家已然灭亡,只剩他一人。他说他有自己的事要做,不能带上我,所以我现在则必须抓住每一份时间来促使自己快速成长。再说了,你看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像是能照顾人吗”

    苏瑾寒开着玩笑安慰着林若筠。

    “你不知道,那天你下湖后就没了动静。我看见四处混乱的那一刻,真的好担心你。我很怕,真的害怕,因为自己的任性玩闹而害得你丢了性命。”

    心结在自己心中憋了很久的样子,林若筠终于忍不住想要倾诉,放声地大哭了起来。

    苏瑾寒看着靠在自己肩上泣不成声的女孩,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心疼。

    虽然四面楚歌,但好在年少的我们彼此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