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千帆起,花落谁家。

作品:《乱世纵歌

    看着衣柜前被自己扯烂的门,苏瑾寒有点傻眼。<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从进来找衣服开始,他推坏了一扇房门,捏碎了三个茶杯,再算上狼狈不堪的衣柜,苏瑾寒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坏是好。

    “正常变化,红莲点燃了你体内沉积已久的雪山星海,又加上我精心为你调制的药浴,肉身力量的骤增使你短暂还没适应过来。控制好力道就行。”装作淡然的钱塘君喝着茶掩饰着内心的惊讶。

    以大造化手段达成的完美洗髓这是自己完全不曾了解的。虽然自己刚洗髓完毕时也会经历肉身力量的增强,但那更多是来源于自身的龙族血脉天赋和基础。很显然,在洗髓境界便能拥有至少几千斤以上的力道这是对于凡人而言完全不正常的。

    换好衣服的苏瑾寒坐在钱塘君对面严肃地看着他,盯得钱塘君有点发毛。

    “你。。你和我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这样帮我”一脸复杂的苏瑾寒终于开了口,问出了自己心中沉积已久的问题。从始至终,自己都被蒙在鼓里前行,就像牵线的木偶走着既定的道路。虽然到现在为止,这些道路看上去都非常美好,但没有谁喜欢失去自我的成长。

    钱塘君认真地看着这个表情复杂,低头沉默的孩子。很少人会将心情直接写在脸上,但他总是如此。感受的到少年心中的五味杂陈,钱塘君心中有点愧疚。

    “很多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保证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严格意义上说,我也是计划中的一颗棋子。我的重归,千年的等待都是一场伏笔,在真正的大戏里你才是唯一的主角。至高无上。”最后一句话,钱塘君的语气陡然高涨,有点惊讶到了苏瑾寒。

    那份眼神中的狂热,真诚,苏瑾寒永远都无法忘记。像点燃世界的火种,燃烧掉了他所有的迷茫,叛逆等等负面的情绪。与之重生的只有赴死的相信,坚守。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沉默,只听得见细微的檀香灰掉落的声音。但苏瑾寒心里已然有了答案。

    “小寒,你在吗府里要来客人了,爹爹叫我来唤你一起去大堂迎接。”门外,林若筠敲了敲门说道。

    “好,我来了。”苏瑾寒回应道,同时眼神示意了钱塘君一起过去看看。

    看见苏瑾寒的眼神,钱塘君心中的大石放了下来。

    穿过花园的小路上,几人嬉笑玩闹着。

    “你怎么突然变这么帅了,小寒子,我都快认不出来你了。是不是叔叔教了你一些保养美容的方法,快点教教我。”林若筠掐着苏瑾寒的小脸,装作凶恶的样子威胁道。

    “小姐,你都这么漂亮了。还想怎样啊。再说了,我长得不丑好吗你看看我叔叔,再想想我,我能不帅吗”苏瑾寒躲过林若筠的小手,笑骂道。眼神瞅了瞅钱塘君,一副戏谑的表情。

    钱塘君无奈地走在后面看着这两个人打打闹闹。

    另一边堂内,李天年,赵长信等人早早便来到了林府,和林学民坐在一起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悬镜司和影卫来人,都有知道是谁吗”林学民不经意地提了提,眼神瞟了下李天年。

    “影卫这边不太清楚情况。毕竟成立时间短,又直属于陛下从事隐秘工作。想来应该是学宫里抽调的新鲜血液。应该是不值一提。”李天年尚未开口,坐在一边的赵长信就率先卖弄起了消息。

    轻佻的语气令林学民暗暗地皱了皱眉。

    “影卫这边我也不知道情况,至于悬镜司那边来得,可是那位大人。”没有管一旁的赵长信,李天年语气严肃看着林学民。

    “你是说。。那位司徒云空大人。”原本有点不屑的赵长信立马正襟危坐了起来。

    区别于成立时间较短的影卫,悬镜司的起源职能更加悠久丰富。随着这两年的发展,已然从内侍机构趋向于形成一个明面上的特务机构。悬镜司下设南北镇抚司,分管内外。首座王世豪自是主掌大权,余下则分设两大千户掌镇两司。司徒云空便是主外的北镇抚司千户。

    此人虽资历不算老。但自办事十几年来,手下所查之案必是一清二楚,从不含糊。洞虚境界的实力,高效高质的作风常为王世豪所青睐,短短几年就连连升官挤掉了原先的千户,成为悬镜司一大红人。

    虽然办事牢靠,但往往也因心狠手辣的不择手段处理方式而为朝野所忌惮。

    如今异象之变,其实明眼人都清楚,异象之变虽然重要但终究虚无缥缈。在如今争权夺势的处境下还派出如此重要的官员来访,所图必然不小。或许想要借异象之变的幌子来清扫势力的,远远不只是李天年等人一家。李天年,林学民二人从彼此眼神中读出深深的凝重意味。

    另一边的赵长信却还沉浸在如何巴结这位大人的世界里。这两年,他本身暴躁的性格已然惹得冠军侯姬离有所不满。若非是在姬离尚且年轻时有提携之功估计早就被撤掉裨将一职。现在趁着还有官做,他只想赶快利用这层身份榨取完它最后的价值。

    军人虽好,但终究无法使他得到滔天的权势和威望。倘若这次异象之事能帮助到这位千户大人,在炙手可热的悬镜司谋求到一官半职绝对比他现在在军中的地位好太多了。

    没有注意到另外二人眼神的凝重,赵长信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跑了神。

    门外,一阵马的嘶鸣声传来,惊动了坐在堂内的三人。从声音上识别出好几匹马的声音,三人赶忙出门迎接。

    “这是,司徒云空”门外,一个身穿素衣单袍,腰间上左佩剑右挂着个酒葫芦的青年骑在一匹跛了脚的驴上问道。

    来者从年岁上看倒不算大,约莫近三十岁的样貌,还算清秀。只是不修边幅的散漫头发遮住了半边脸,看上去有些落魄。

    另一边一驾由三骑白鬃五花大马拉着的青帘马车上,坐在前面的马夫一听大怒骂道“放肆,我家大人的名字岂是你能提的”

    “住口李凡,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替我开口了这位可是稷下学宫的修道天才莫彦,如今我帝朝的栋梁影卫。你怎敢如此无礼掌嘴三十,再给莫公子赔罪。”马车里一道平淡的话音传了出来。

    掀开青帘,一道身影走了出来。来者身着一身绣虬属兽斗牛的明黄斗牛服,腰间佩着帝朝有名的绣春刀,有礼地说道“在下司徒云空,见过莫家莫公子。”出乎意料地此时此刻,司徒云空着重强调了莫家的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