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章 大道初修

作品:《乱世纵歌

    清冷的夜,湿润的潮气在空气中慢慢渗透。<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枝头上的月亮在不知不觉间攀上了中天。黑云流动,月的光晕忽隐忽现。

    冬天的夜晚除了寒风与星,万籁俱寂。腊月的小河冰面静谧,冰下却暗流涌动。像极了林府众人此时的心情。

    “这是必须去面对的吗”坐在房顶上的苏瑾寒漫不经心地问着一边的钱塘君。

    夜里的风有点凛冽,钱塘君原本就白皙的脸在低温的压迫下更加显白。风吹乱了他平时精心打理的头发,遮住了好看妖孽的五官。不知为何,自从中午的宴请后钱塘君就变得沉寡不言。

    原本尚且还能感觉到人情温度的他越来越像苏瑾寒小时候看的剑侠异志上写的高冷大侠一样。站在不胜寒的巅峰俯瞰着人间冷暖,小时候他曾觉得这是多么酷的一个行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独来独往的大侠,拯救了世界而不拯救自己的豪迈。

    可如今看着钱塘君这幅模样,从心底涌上的一股厌恶蔓上了苏瑾寒心头。这不是他想要的自己,这个世界也同样不是他想要的世界

    “你想逃脱吗”久而不言的钱塘君突然冒出来了这句话,与此同时,嘴里的热气在寒冷的夜空喷出形成一道白柱。

    “我可以吗”苏瑾寒听到钱塘君此时的提问,原本有点低落的心情突然活跃了起来。见识到钱塘君伟岸的神力之后,他总觉得强大的人可以改变一切,包括这个在他心中渐渐不太美丽的世界。

    看到苏瑾寒青涩活跃的小脸,钱塘君内心虽然百感交集却仍是难得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啊帮林学民杀掉所有威胁皇族的人,让他安然的完成任务。再送你们去个与世无争的地方,你,还有你的小姐就可以回到原来无忧无虑的生活,十年,二十年”

    “那你呢”苏瑾寒想了想美好的画面,开心地问钱塘君。

    “我我就要离开去做自己的事啦十年,二十年。。”钱塘君开心而又苦涩地说道。那或许将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杀戮,将自己的苟延残喘最终安然带进坟墓,或许,或许,不会有安然,也没有坟墓吧。

    寒风吹进了他的眼眶,不知怎么,他有点想哭。自从再次和这个人相遇,那颗饱经沧桑,摧残的心也柔软,年轻不少。

    听到钱塘君的回答,苏瑾寒突然沉默地站起来背过身。“可那也不是我想要的,或者说是我最不想要的。我们,还是面对吧不论天寒地冻或是路遥马亡。”不知为何,这个下意识就说出来的话突然从苏瑾寒嘴里说了出来,就好像另一个灵魂的独白。

    虽然不知道这个一直自诩为故友的钱塘君究竟是何人,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可已经知晓了对方的善意,那么即使交出自己的世界又何妨很多时候,情谊没有那么复杂,点头,摇头,能换来的就是至死不渝的守护,血打竹林的义气。

    “我知道我很笨,洗髓了三年还没有完全成功。我不知道为什么,每天夜里勾引的星辉都石沉大海,不知所踪。可是时间已然容不得我继续逃避,懦弱下去。就算我是一个废人,我也想孤掷一注一把我就是这么贪心,我喜欢的,一个都不能少”

    钱塘君看见少年眼里燃起的熊熊火焰,他很高兴,总算找回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想修行跟我来吧。”话说完,钱塘君便抓着苏瑾寒的肩膀飞上了云霄。

    高空深处,原本朦胧的黑云一瞬间在苏瑾寒眼里是如此清晰。悬挂在天上的明月似乎触手可及,万里的星辰一览无余。

    钱塘君挥手一扔,将苏瑾寒往旁边的一朵黑云抛去。飞在空中的苏瑾寒恐惧大叫,本以为自己会穿过黑云直坠地面,却突然发现身下的云已然成为实质化一般,将自己接住。

    “飞龙在天,有云从龙。傻小子。”钱塘君看着已然落在云彩上却还在大叫的苏瑾寒笑道。

    看见苏瑾寒平复下激动的心情,钱塘君开始和他讲起了修行基础。

    “修行之初需踏过洗髓,清神二境。洗髓者,以精神为接勾引无主星辰之星辉,来达到洗髓之效。洗髓之效果,一为强化肉身,二为适应星辉入体。洗髓程度各人皆有不同,通过测肉身强度大约可知。”

    “过了洗髓,便是清神境。这一境界同样是为日后勾引星辰做准备。通过大道之经来完成简单的初步炼神,为剔除元神杂质与星辰达成完美勾连而作准备。此境界一成即可简单地借助天地万物之灵气来进行攻击防御。用以清神的大道之经品级越高,清神完成的效果也越会更好。”

    “你可看见头上的漫天星辰”钱塘君指了指头顶上的夜空。

    “看见了,星云密布啊”

    “并不真切。”钱塘君挥袖,天上星云开始了一阵变化。从东方起角亢氐房心尾箕苍龙七宿逐渐浮现,似有若无的力量穿过一颗又一颗。

    苏瑾寒数了数,约莫四象二十八星宿。

    “此乃三垣二十八星宿,涵盖周天明星。这些星宿乃是自上古以来公认的强大命星。其所散发的星辉能量以及星辰所自带的属性令得万年的强者皆为此疯魔。洗髓,清神后,不论人妖都会拥有寻找命星的一次机会。命星择良主而合,若非特殊,宿主死,命星才会接受下一任主人。”

    “那周天星辰只有这三百六十五颗吗岂不是僧多肉少”苏瑾寒想了想,好奇地问道。

    “周天星辰千万,这三百六十五颗乃是公认的明星。自上古以来,凡道者无数,大多选择的都是虚弱的暗星又或者无奈的死星。凭借着少数残留的星辉或者反射得到的残辉来勉强踏上修行之路。正常人,由于洗髓和清神二境的基础不牢,元神强度有限,几乎都无法穿过明星的结界。”

    “你家小姐算是天才的原因便是虽然年龄小但在二境的基础相当牢靠。想来清神所用的道经应该也不是凡品。”说到这,钱塘君想起了林学民,虽然之前几次见面并未细致检查,但看似凡体的林学民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勾引星辰失败的例子有吗倘若没有命星那还能修炼吗”一大堆的问题从苏瑾寒嘴里问了出来,打断了陷入思考的钱塘君。

    “例子吗倒是不少。我之前所提到的用剑高手,天生元神有缺。所以终其一生无法沟通命星。另外你们当朝的烈王想来也是个特例。理论上,身为帝王,所勾引的必然是紫微帝星。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烈王就不会那么轻易死了。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勾引了另外的星辰来完成王业。而没有紫微帝星的气运镇压,大楚才会落得这般田地。”

    “至于没有命星也不是不能修炼。毕竟真元的转化来源于天地能量。吞噬天地草木精气,自然也是可以。但那是你们人族另外一个教派的理论”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叫魔宗。这个你暂且不用了解,兹事体大,一时半会儿难以解释。但总而言之绝对不能走魔宗的路子就对了。”钱塘君异常严肃地说道。

    虽然身为妖族,修行的方法有所不同。但魔宗的路数在妖族同样存在,并同样为众妖唾弃。

    “今夜我暂且先给你捋一捋修行的脉络,明日我们再正式开始。”

    “回去睡吧,小子。”察觉到苏瑾寒有些困倦的眼神,钱塘君停住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带着苏瑾寒飞回了屋里,二人也就沉沉地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