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章 图穷匕见

作品:《乱世纵歌

    “侯爷亲卫军还请去侧堂歇息,衙里已备好茶水糕点。<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林学民对着旁边首位身穿银白铠甲,胯下骑着白鬃五花大马的青年将领说道。

    来者红色披风,腰上挎着把重刀,头上戴着青金盔甲的英武模样与其他穿着明光甲的甲士显然不同,想来应是冠军侯的裨将赵长信。林学民回忆着整理的部分情报想道。

    此次帝朝遣人前来查探,当地熟悉的郡守尚在其次。虽然平日也有竞争冲突,但毕竟上下关系,利益一体应当无大碍。唯一操心的便是冠军侯一方。

    冠军侯一面乃是姬姓大族出身。谈起姬家,帝朝玉京无人不知的一句俗话便是“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此话流传多年,早年是用于上古时期对仙家的歌颂。到了近古时期,天地变化,仙神逐渐为人们所淡化。故十二楼五城已然不是用来形容仙家奇伟而是对玉京势力的一个概括。

    十二楼指的是十二世家,五城则是对应玉京的神武,宣武,朝阳正阳,永定五城门,象征着世家的权力对玉京的渗透。而姬家便是十二世家之一,主军政。

    冠军侯姬离的出身可谓是姬家的耻辱,乃是早逝的姬家二爷同婢女生下的儿子。

    姬家二爷在世时尚且还算过着些好日子,但随着树倒猢狲散,姬离与其母被赶到了柴房住,母亲靠着点缝纫细活养家糊口。自己则天天还要遭受同父异母的兄弟们打骂,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长期都是他们练拳的沙袋。

    十五岁后,饱受折磨的姬离毅然和母亲搬出姬家,在贫户区安置好了母亲便踏上了从军之路。自小受到父亲熏陶的姬离,在天启初年的妖族入侵中展现出惊人的军事才能,率领百人小队横穿云梦大泽突袭妖族阵营,当场斩杀妖族天狐一脉继承人。一战成名。

    此后姬离参战无数,靠着军功和血汗硬生生在军政的路上堆出一条康庄大道。

    天启卫战,姬离率领军队斩杀百万妖族用尸体堆成城墙,每次冲锋前更取头颅挂在每个骑兵的马前,令敌人胆慑心寒。卫战期间,一日的杀戮,鲜血便填满了战场周遭所有的凹坑,河道。

    虽对敌人残酷暴戾,但姬离对自身部下却是治理有方。旗下洞庭赤血军被誉为南方长城,妖族难以逾越的鸿沟。在南方六卫属下,勇冠三军。

    大楚帝朝的崛起建立在军队的铁血基础上,如同姬离这样优秀的年青将领更是为历朝帝王所喜。龙兴三年时,当政不久的楚帝子离为了巩固帝权于是提拔了一批青年将领。姬离,作为帝朝军政之新星,被授予全新的郡候封名冠军,以示勇毅尊贵,同时实封洞庭郡食邑千户。

    独挡一面的姬离平淡地从玉京接回了娘亲,对于姬家则并没有像小说里所谓的复仇,而是选择了隐忍。在庞大的世家面前,获得帝王喜爱的郡侯也不过是一只较难捏死的巨蚁罢了。

    谨小慎微,隐忍谋断。在拥有超乎寻常的权力后还能做到的人,必然是图有大谋者。这也是林学民对他深深忌惮的原因。

    林学民思考着,缓缓跟在李天年后头进入了休息的内堂。

    因为清贫办公的想法,林学民对衙门并未多加修饰。相比于之前的规模不仅缩水甚多,内堂方面更是是简陋不堪。

    原本就几张木椅木桌,今日为了迎客方才多置办了些。之前豪言的茶水不过是当地产的粗茶,没名气不言还是买的明后茶来喝。盛茶的杯子也就是普通的海碗瓷杯,至于糕点则是街头买的绿豆糕。

    看到这幅情景,为首的李天年愣了愣。虽说听闻昆阳县令清贫但未曾亲眼见过,也只当是谦辞罢了。今日一见,倒真不知是真穷还是有意令我难堪李天年脸色阴晴变化着,最终忍了忍倒也没说。

    一旁的李莞见了,顿时火冒三丈就骂了起来。“林学民,你什么意思我们大老远跑过来,你就拿这东西敷衍我们啊你这昆阳县令当得可真是够滋味啊”

    看见李莞动起了火,林学民一脸苦笑的说道“李公子有所不知,上任县官是因贪腐而被抓,脏银花的一干二净。现在衙门里的官银都还是我卖地赚来的,这个月月钱昨日刚结。今日实在没办法置一桌好的席面给你们啊”

    林学民瞅了瞅李天年,戏份更深,一副凄然欲哭的样子。

    “好了,好了。学民此举也是无奈。此事作罢,过两日我会向朝廷禀明情况,发放那笔脏银作补偿的。”

    二人见举,也没再说什么。几个亲兵在裨将赵长信的许可下,狼吞虎咽起吃食来。这么一餐不上台面的招待对于久在军营的甲士来说可谓是珍馐美食。有人朱门酒肉,有人路死冻骨。不过是世间常态罢了。

    茶饮一半,李天年便开始发问了“林大人,此次我们前来是为了调查洞庭湖异变之事。此事已然过去了三天,我想你这应该会有不少信息。此次异变陛下十分关注,接下来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视为军务之言,切勿儿戏。”

    图穷匕见,李天年上来俨然一副官腔的样子,连称呼都换了。严肃异常。

    林学民见状,正襟危坐,组织了下语言便开始讲述所知情报。

    “异象发生当日乃约傍晚申时。衙门看守看见异象便立刻向我禀报。我率衙内衙役赶到时异象已经消失,但洞庭湖面却有着巨大波动。湖面所结厚冰尽然破碎,而湖岸两侧引发的地表塌陷使得我无法过去查探。至于派遣的修真者现在尚未归来。”

    “我曾寻访过些许目击者,但都是附近的渔夫之类。说辞荒诞不一,没办法得出关于异象的进一步消息。”

    “林大人,我听闻令千金当日似乎就在洞庭湖附近。可有询问一二”一旁听着说话的赵长信突然插了句嘴问道。

    看见林学民一丝犹豫的神色从眼里飘过,赵长信又补充道“林大人,实话不相瞒。此事我等虽负责查探,但主管却别有他人。帝国影卫和悬镜司,大人可得掂量掂量。”

    赵长信端起茶杯抿了口,看似轻松的样子却满是施压的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