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直男癌,晚期的那种

作品:《诸天商祖

    从旋风,不。<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

    现在应该叫百分百泡面公司了,从公司回到租房,薛天策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给秦韵打了一个电话。

    “旋风厂的事情多谢。”

    “旋风厂什么事情?”秦韵疑惑道,不就是帮你找了一个方便面厂吗,之前不是已经谢过了吗?

    “好吧,晚上有空吗,请你吃饭。”薛天策以为秦韵为了给自己面子不承认。

    美妙的误会就这么造成了。

    “好啊,我想吃麻辣烫了,就是学校门口那家,晚上六点见。”秦韵说完挂断电话。

    薛天策看着挂断的电话微微一笑,笑中夹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哎,好的时候善解人意,不好的时候就是就是上天派来的魔星。

    薛天策坐在椅子上,面朝黄江,思考泡面公司的总经理人选,想了想给方大军打了一个电话。说实话,他不想麻烦这个老朋友,但是自己现在这边没有几个信得过的朋友,而且如果能够拉大军一把,何乐而不为呢。

    方大军回老家是因为婷婷还有就是在这里看不到希望,买不起房,就不能给自己喜欢的女人一个家,是被迫回老家的,这不代表他不喜欢魔都这个城市。

    “喂,大军。”

    “天策,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说走就走的旅行结束了,呵呵。”方大军揶揄道。

    “是啊,结束了,而且还走了大运,我赌石开了一块极品翡翠,卖了五千多万,现在在魔都投资了实业。”薛天策说道。

    “哦,那恭喜你啊,我也跟你分享一个好消息,我昨天刚刚继承了一个远方亲戚的遗产,现在身价一百多亿,这么多钱都不知道怎么花呢,哎,有钱真是烦恼。”方大军一本正经道。

    噗!

    汗!

    薛天策不禁扶着自己的额头,翻了个白眼。

    薛天策也不废话,挂掉电话,然后把翡翠的图片,银行存款金额,之前的转账记录,还有和旋风厂签署的合约等等的照片都用微信发给了方大军。

    30,29,285

    “黑夜给我了黑色眼睛,我”薛天策看到响起的铃声微微一笑,接通道:

    “哎呀,我倒计时还差四秒呢,你就打过来啦。”

    “我擦,天策,你发的都是真的吗?太不可思议了,这才几天啊,简直太戏剧性了。”方大军各种不可思议。

    “好了,事实胜于雄辩。”薛天策笑着说道。

    然后用认真的语气邀请道:“我有些不能说的原因,不能一直待在公司,但是我又没有几个信得过的朋友,所以想请你过来担任公司的总经理,年薪六十万,年终奖看我心情,怎么样,来不来?”

    不是薛天策小气,不愿意给多,而是给多了,方大军一定不会过来,方大军从来不是喜欢占人便宜,那样反而会伤了两人之间的友情。

    “天策,对不起啊,婷婷她,我不能离开她。”方大军艰难的拒绝道。

    “我又不是王母娘娘,怎么会拆散你们的,你可以带她一起来啊,她的教师证是后面考的,之前不就是学财务专业的吗,我现在有两家公司,让婷婷去曦月工作室做财务,正好那边都是女孩子,挺合适的。”薛天策早就想好了。

    “那个工资太高了。”方大军还是扭捏道。

    “哎呀,这可不像你啊,怎么跟个娘们似的,不就是六十万吗,你以前工资就已经年薪二十万了,这做了总经理才翻了三倍而已,多吗?”

    “再说了,大不了,你管理好公司,对得起这份工资不久行了吗?难道你不相信你自己的能力。”

    “这样吧,你先带着婷婷请个假,来魔都先看看,如果觉得满意就辞掉家乡的工作留下帮我,我们兄弟一起努力,如果不合适,你们再回去,对你们就不会有任何影响。”薛天策连退路都帮他们想好了。

    “汗,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矫情了,我明天就带婷婷过去,我们两口子这回就卖身给你了。”方大军开玩笑道。

    “明天见。”薛天策笑着放下手机。

    这种感觉真好,方大军来了,自己就不会有那种孤独感了,爱情可以没有,但是友情必须天长地久。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薛天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秦韵的影子。

    咦~,他用力甩了甩头,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男人婆,我只是把他当姐姐,一定是她最近给了我几次帮助,我感激她,一定是这样的。”

    对了,我们好像约了晚上吃饭的,想到这里,薛天策连忙开始仔细的挑选合适的衣服。

    真香!

    魔都大学旁边的街道第一家店就是明叔麻辣烫。

    “你今天很帅嘛,专门打扮啦。”秦韵上下打量了薛天策几眼,然后神秘一笑。

    “你别误会,我是今天去旋风厂谈事情了。”薛天策连忙解释道。

    “不用解释,我们进去吧。”说着秦韵在前面先一步进了店铺。

    自己为什么要解释,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莫名其妙,薛天策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明叔,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啊,您这麻辣烫的生意不减当年啊。”薛天策对着忙碌的老板说道。

    薛天策对这里太熟悉了,自己四年大学,在这里打工一年半,老板明叔是个好人,对他还是很照顾的。

    “咦,这不是天策吗,毕业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来呢,秦韵丫头也来了,你们大学的时候就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现在结婚了吗?”明叔给薛天策使了使眼色说道。

    “咳咳,明叔,别瞎说,给我们来两碗麻辣烫,东西不变,口味也不变。”薛天策连忙转移话题道。

    “明叔好,我都追了他那么多年了,他就是个榆木脑袋,怎么都不开窍。”秦韵温柔道。

    薛天策听了嘴角直抽抽,为什么就对自己那么暴脾气呢,真是。

    “呵呵,明叔是过来人,以我对天策的了解啊,他已经开窍了,你们先坐那吧,别没位置了。”明叔小声说道。

    “咳咳,我们听明叔的,先坐吧。”薛天策拉着秦韵的胳膊坐在位置上。

    “旋风厂和曦月工作室的事情谢谢你了。”薛天策感谢道。

    “千万别和我说谢谢,这是对我的伤害,你还是把这些谢谢都存起来吧,我希望有一天听到的是我爱你。”秦韵还是那么大大咧咧,敢爱敢恨,反观薛天策在这方面倒是有些缩手缩脚了。

    “算了,跟你这个直男说这些没用,对了,你收购这两个公司,现在还有钱吗,用不用我借一点给你。”秦韵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的人这种反应,贴心的转移了话题。

    “哦,钱暂时还够,不过之前,让你帮我联系的服装公司先缓一缓吧,现在剩下的钱只能先运营这两家公司,等公司盈利再说。”薛天策说道。

    秦韵已经帮自己很多了,再向她伸手借钱,薛天策还真是不好意思呢。

    吃完饭,两人就各自开车回家了,让明叔看得直摇头,这个天策真是不解风情啊。

    第二天下午,薛天策开车到客运站接了方大军和他媳妇婷婷。

    “可把你们两个给盼来了,走,带你们去看看我新租的房子。”薛天策帮忙把他们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就是汤臣一品吗?”婷婷问道,婷婷是一个非常文静,像一个大家闺秀一样的女孩子。

    所以说,方大军能得到人家姑娘的钟情也是他走了狗屎运。

    “哈哈,是,大军,还记得我们刚刚毕业时候的豪言壮语吗?”薛天策高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