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26章 没资格

作品:《秦浩

    御兽宗。

    在西南地区,这就是禁忌般的存在,没有人敢忤逆。

    没想到,秦浩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知道路山的身份,也敢如此硬怼。

    他到底有何底牌,莫非,竟是比御兽宗还大?

    “很好,那就让我来帮你选吧。”

    路山嘿嘿一笑,说道。

    “你?还不够资格。”

    秦浩撇了一眼路山,摇头说道。

    他说的是实话。

    以他此刻的实力,横击天人,踏天斩仙,实力之强,冠绝天下。

    就算是宗师真人,在他的面前,都要瑟瑟发抖,敬之如鬼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先天武者,也敢对他指手画脚。

    话是实话。

    但是,有句老话说的好,实话不好听,容易得罪人。

    最起码,路山已经很不爽了。

    这一点儿,从他黑成锅底的脸色,就能够看出来。

    “哈哈,这小子,真是无知者无畏。”

    看到秦浩主动挑衅路山,郑浩心中狂喜,大叫着说道。

    这一幕,正是他期望看到的场景。

    最好,是路山下狠手,将秦浩折磨一番,再将之杀死,那就更顺他的意了。

    “你找死!”

    路山面色铁青,涌现着怒火,咬着牙说道。

    身为御兽宗弟子,在西南地区,都是横着走,就算是一些大宗门的长老,见到他也不敢放肆。

    在西南,你再大,还能大的过御兽宗不成。

    没想到,竟会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嘲讽了。

    他要是没点儿行动,这要是传了出去,丢的不仅是他的脸,更是整个御兽宗的脸面。

    以后,御兽宗还有什么脸,来统领西南诸多宗门势力。

    “不好!”

    章锦荣面色一变,还没来得及说话,路山就动了。

    轰!

    路山的脚掌在地上狠狠一踏,恐怖的劲力,震的整座大厅都在摇晃,出现一个深深的坑洞。

    他的身子迅疾飞出,宛如离弦之箭,捏紧了拳头,对着秦浩头顶砸落。

    这一拳,如山岳压顶,若雷霆骤降。

    凄厉的劲风,宛如一柄柄风刀,狠狠刮着众人的脸面,倍觉生疼。

    扑面而来的劲风,带来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将他们向后挤压。

    敢侮辱御兽宗,下场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唉,到底年轻气盛,以生命为代价。”

    众人脸色发白,惊恐不已,心头叹息。

    叹息,是为秦浩感到不值;惊恐,则是被路山展露的手段所震惊。

    秦浩站在原地,神情淡然,气定神闲。

    似乎没有注意到路山的攻击,又或者是,根本没有时间反应,放弃了抵抗。

    章妙彤和李琦脸色发白,拳头紧握,掌心都是汗水。

    “死!”

    路山口中挤出一个字,拳头重重砸落。

    等到拳头即将降落头顶,秦浩眼睛一抬,看向路山,与此同时,右手并做剑指,轻轻点出。

    手指上平淡无奇,却带着一股异样的锋锐感觉,让路山心头发凉,有一种危险感。

    “这人也是武者!”

    路山心中一惊。

    经历无数生死搏杀,对于危险,有一股天生的感应。

    路山竭力控制身体,拳头转变方向,宛如蛟龙出海,一拳捣向秦浩的胸前。

    “嗯?”

    拳头刚刚轰出,路山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在拳头的行进路线上,又出现了一道剑指,宛如一柄锋利长剑,刺向他的拳头。

    此时,旧力用尽,已经来不及变招了。

    噗!

    啊!

    宛如利刀刺破麻袋,发出的闷响,紧接着,是一道凄厉的惨叫,悲惨莫名。

    嗖!

    随后,众人就看到一道身影,被抛飞了出去,重重砸落在地上。

    是谁?

    众人心头一惊,瞪大了眼睛,朝着地上的人影看去。

    这怎么可能?

    紧接着,便是一道道不可思议的叫喊,夹杂着倒吸冷气的声音。

    只看到,被抛飞出去的人影,不是想象中,不堪一击、弱不禁风的秦浩。

    而是气势威猛的路山。

    路山瘫倒在地上,左手紧紧捏着右手腕,额头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脸色惨白,露出痛苦的神情。

    此刻,神色惊恐,紧紧盯着秦浩。

    没想到,秦浩竟然也是一名武者,更没想到的是,秦浩的实力如此厉害。

    一招之下,就废掉了他的右手,轻描淡写,轻松随意。

    这一份实力,最起码是先天后期。

    “我说了,你没资格替我选择。”

    秦浩淡淡收回手掌,神情依旧淡然,轻声说道。

    仿佛,一招击飞路山,将之右手废掉的人不是他。

    众人都惊呆了,宛如雕塑一般,没有了动静,有的只是内心无尽的震惊。

    这一幕,就跟拍电影似的,让他们有些不敢想象。

    路山,那可是御兽宗的弟子,是高不可攀的山岳,以神秘强大著称。

    可眼下,却被人一下子戳飞了。

    郑浩牙关紧咬,咯咯作响,脸上煞白,毫无血色。

    本以为,秦浩就是个泥人,在路山的手中,只有被任意拿捏的份儿。

    没料到,这家伙居然扮猪吃老虎,有这么狠的手段。

    不仅是他没有想到,就连郑进午、章锦荣、李世忠等人也没有想到。

    “你到底是谁?”

    路山站起身来,盯着秦浩问道。

    先天后期的实力,在武道界当中,一定不是普通人物。

    “你还没资格知道。”

    秦浩摇头说道。

    在外人眼中,先天境界的武者,是一方大师,坐镇一市,风光无限。

    可他是谁?

    少年宗师,天下无双,也曾横推世间。

    千年以来,天赋无两。

    无极洞府一行,更是镇压天人,踏天斩仙,种种手段,神秘莫测,匪夷所思。

    更是被誉为少年天人,俯瞰天下,是真正的无敌尊者。

    就算是宗师见到,也得小心翼翼,躬身行礼,敬称一声天人,不敢有丝毫违逆。

    更别说,路山只是一个先天武者,还不配听到他的名号。

    龙不与蛇居,鸡不同鸭讲。

    正是如此!

    若是在之前,秦浩说出这样的话语,必定会引来一大片鄙夷的白眼,嘲笑他狂妄自大。

    此刻,他一招废掉路山,实力尽显无疑,震慑全场。

    “他没有资格,那本长老呢?”

    苍老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出现在大厅,冷冷注视着秦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