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69章 高傲的展鹏

作品:《秦浩

    病房外,气氛有些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咔嚓!

    病房门打开,走出来一位穿着白大褂,头发花白的老者,在他身后,跟着一个面容高冷的年轻男子。

    “侯老,我父亲怎么样了?”

    看到这人走出来,何星晖急忙走上问道。

    另一边,何星华和一群人,也涌了上来,神情焦急而担忧。

    何家能够成为天河省大家族,全靠他父亲撑着,他若是倒下了,何家瞬间就将分崩离析,掉落为二流家族。

    “何老的病情十分严重,加上年事已高,肌体衰弱,我也无能为力。”

    侯老摇头说道。

    “侯老,连您也没有办法?”

    何星晖脸色浮现出一抹悲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何老的病情,来的太过凶猛,若是能够早些日子,或许,我还有几分机会。”

    侯老长叹一声,无奈说道。

    何星晖心神悲痛,面如死灰。

    侯医老是国内知名专家,医术不凡,各种顶尖儿医术学会,都有他的身影,更是天河省人民医院的名誉院长。

    连他都束手无策,看来,他父亲真的是不行了。

    “侯老,您一定要救救我父亲,钱财奇药,金珠宝玉,你尽管开口。”

    何星华走上来,急切的说道。

    他本是个纨绔子弟,才华一般,靠着家族余荫,才混到一个局级小领导。

    若是何老撒手西去,他的位置瞬间不保。

    他就是再不开窍,心中也明白,何家离开他父亲,就什么都不是。

    秦浩暗暗摇头,这个何星华,真是不会说话。

    侯老的意思很明显了,对何老的病情束手无策,他说出这般话语,分明就是看轻侯医生。

    果然!

    “难道,在你的眼中,老夫就是那种贪得无厌之人。”

    听到何星华的话,侯老勃然色变,怒声呵斥道。

    他一生行医,济世为怀,光明磊落。

    行得正,坐得端!

    落在何星华的口中,就成了索贿的小人,让他如何能忍。

    听到侯老的呵斥,何星华面色一变,脸上赔笑,口中连连道歉。

    “侯老,星华他是关心则乱,担忧父亲病情,才说出这样的胡话,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何星晖瞪了何星华一眼,急忙赔礼说道。

    “老朽真是无能为力,怕是也就只有那些国医圣手前来,或可有一线生机。”

    侯老摇头说道。

    病房里的病人,身份非同一般,执掌大权,哪怕有一成的把握,他都会尽力尝试。

    可惜,他连半成把握都没有,强行治疗,只会适得其反。

    “这些日子,麻烦您了。”

    何星晖说道。

    这些天,都是侯老在照顾他父亲,若非如此,怕是都坚持不到现在。

    “唉,老朽也深感抱歉,何老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抓紧时间吧!”

    侯老摇头说道。

    身为一个医生,最为无奈的事情,莫过于眼睁睁的看着病人离去,毫无办法。

    “星晖,我带来了一位医生,医术高明,可以让他为老爷子看一下。”

    李天华走上来说道。

    “哦,不知你说的是哪位医生?”

    话音虽轻,却被侯老身后的年轻人,听得一清二楚,眉头一挑,问道。

    话语中,带着一丝不服气。

    “是孙勇昌医生,梁宏业医生,还是邓瑞泽教授?”

    年轻男子接连问道。

    他口中的这几个人,在国内大有名气,被称为是国医圣手,是无数医学后辈的楷模和榜样。

    他是侯老的弟子,对师父的医术,深感佩服。

    作为国内知名专家,治好了不少疑难病症,更是享受特殊津贴,在医术界地位崇高。

    在医术上,能够胜过他师父的,也就这么寥寥几人。

    不过,这些人都在京城,是御医,地位非凡,不是一般人能够请的动。

    眼前的李天华,虽然仪表堂堂,气度不凡,看上去颇有威严,却也不像是身份高贵的人。

    他才不相信,这人能够请来这几位国手。

    “天华,是哪位专家,快请过来。”

    何星晖面上露出一抹希冀,急忙说道。

    何星华等人,也是面露期待,不断在周围打量,寻找这位高明神医。

    “秦浩,你过来!”

    李天华回头,对着秦浩说道。

    “秦浩?”

    侯老脑袋高速转动,想了一遍儿,也没有想出来,是哪位医生。

    秦浩摸了摸鼻子,他一向是很低调,却总是这么引人注目。

    “小子,你想干什么?”

    他正要走上来,被何星华拦下来了。

    何星晖看着秦浩,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一抹不可思议,李天华说的医生,该不会就是这个年轻人吧?

    “我就是秦浩!”

    秦浩看着何星华,面上带着笑容说道。

    “什么,他就是秦浩?”

    “他这么年轻,能有什么高明医术?”

    “不行,不能让他为何老看病,这简直是胡闹。”

    “李天华,你大胆,竟然拿何老的身体儿戏。”

    ……

    听到秦浩自报家门,不少人都是面色大变,旋即,脸上被愤怒充满,口中厉喝不止。

    还有不少老者,直接呵斥李天华,话语严厉。

    这些人,都是省里的老人,和何老一个辈分,李天华也只能老老实实听着。

    “李天华,我爹当年那么提携你,你就是这样回报的。”

    何星华怒声喝道。

    他一直看李天华不顺眼,这次,总算是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言语不饶人。

    何星晖的面色也不太好看。

    秦浩实在太年轻了,就跟大学生一样,就算是天生神童,又能有多高的医术。

    莫不成,比侯老的医术还厉害。

    “你就是那位医术高明的医生,我倒是没看出来。”

    年轻男子打量了一下秦浩,面上露出一抹不屑,摇头说道。

    年轻男子名交展鹏,是个海归派,在米国加州大学医学院学习,年纪轻轻,就获得医学硕士学位,阅历非凡。

    刚一回国,就拜入侯老门下,精修医术。

    少年得志,得拜名师,让他变的目空一切,高傲无比,向来看不起同龄人。

    眼见李天华吹嘘,秦浩博人眼球,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心中一百个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