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相爱 第552章,秘密

作品:《爱在晨钟暮鼓时

    胡涂看着宁谦,眉头紧皱,心里却失落极了,果然还是这样。

    她不敢再和他说话,怕真被他给赶出去了。

    进房间,梳洗。

    洗完后,肚子太饿了。

    想着,便准备出来找点东西吃。

    但,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灶台上,调料瓶都是空的,看得出,小叔有段时间没在家做饭了。

    可她真的饿极了。

    中午在动车上没怎么吃,晚上也没吃。

    她大着胆子走到书房门口,敲响了书房的门,

    “小叔。”

    她的声音,小心翼翼,轻柔如风。

    传到屋内,却让宁谦浑身一震,刚刚才冷下来的心,一下子又躁动起来。

    他将面前的键盘往里推了推,起身,三步两下的走过去,一下子拉开门,“有事?”

    他的声音,明显有着烦燥不耐。

    胡涂被他吓了一跳,看着他撇过头,不愿看她。

    瘪着嘴,心里难受极了。

    摇头,“没事。”

    这么凶的小叔,她怕。

    转身,就往房间走,刚走了两步,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两声。

    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很明显。

    她头低得更下了。

    宁谦看了她一眼,“晚上没吃?”

    胡涂眨了眨眼,转过身,依旧垂着头,“中午也没吃。”

    说完,面前便没了声音,好一会儿,听到宁谦转身,走进书房,打电话,应该是叫外卖,她听到面的字眼。

    心里松了口气。

    大概十几分钟,面就送过来了,是她喜欢吃的海鲜面。

    “吃完去睡觉。”

    宁谦看着胡涂,因为洗过头,及肩的头发,分别夹入耳后,微长的刘海因为低头,挡住了一侧的眼晴,一套粉色卡通睡衣。

    分明就还是个孩子,可他却发现,自己尽是移不开眼。

    “小叔,你要吃吗?”见他盯着自己,胡涂以为,他也饿了,抬头,问着宁谦,嘴角还沾着汤水。

    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

    宁谦只感觉喉咙一紧,转身,快速走向书房。

    他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太闲了,才会在这丫头身上,频动心思。

    这一夜,胡涂睡得很安稳。

    这一夜,宁谦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第二天

    她起了个大早,却不想,宁谦更早几分,桌上已有买回来的早餐,还冒着热气。

    见她出来,从书房走了过来,“吃了早餐,我送你过去。”

    胡涂点头。

    只是,她没想过,宁谦居然在t大,如此有名气。

    那次他陪她来,是放署假,所以,并未有什么反应。

    这次,是学校开学日。

    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

    宁谦从一出现,就开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等他们走到学校中心时,路两步,已集了不少的女生。

    “真的是宁谦师兄,没想到,我要毕业了,还能看到他。”

    “比在学校时,还要帅。”

    “听说他现在在it业,可是老大。”

    “他旁边那女的是谁?”

    “好像是一年级新生,不会是他女朋友吧?”

    “怎么可能?”

    胡涂从刚开始的不自在,到后面,想干脆挖个洞钻进去。

    她庆幸自己今天带着帽子,否则,完了,还没进来,估计就成为公敌了。

    想起,宁殇曾和她描述自己大学校草的影响力,说是堪比明星,她还笑他自恋。

    如今也算是见识到了。

    “小叔,我自己进去就好了。”终于,她受不了大家的注目礼,在走到一个走廊拐角处,大家看不到的方位时,她出声道。

    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宁谦。

    这么议论他。

    她也不想让人问起她们是什么关系?

    她不想介绍,他是她的小叔。

    他是她不愿说的秘密。

    宁谦看了她一眼。

    胡涂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她的东西并不多,就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小包。

    “东西不多,小叔你很忙的,不用管我。”

    宁谦听她这么说,迟疑了一会儿,才将手中的包递给她,转身,欲离开。

    “小叔,能不能给你打电话?发微信?”

    就跟以前一样。

    宁谦转过身,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我什么时候,有说过不能吗?”

    胡涂闻言,有些尴尬,他是从来没说过,都是她自作主张,自以为是。

    看着宁谦,这一刻,她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受。

    整个人就像是溺水后,又重生了一般,她大口地呼了一口气,歪着头,看宁谦,嘴角上扬,笑得很灿烂。

    宁谦看着她,当脑里闪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几个字时。

    他眼神有一瞬间的晃忽,忙收了心神。

    “嗯,进去吧!”

    “一一,我想和你说个秘密。”回了宿舍,她给陈一一发了条信息。

    时差11小时,她这9点多,那里现在应该晚上10点左右,陈一一应该下班了。

    见信息,半天没回。

    她便直接发了个视频过去。

    接通,却转换成了语音。

    “喂,涂涂。”

    陈一一的声音有点压抑的轻颤,胡涂蹙眉,“一一,你不舒服吗?听着,怎么好像很累。”

    那边轻咳了声,“没事,说吧,什么秘密。”

    “你真没哪里不舒服?一一,你一个人在那边,你要有身体不舒服,你要和我说啊!”

    虽然俩人分开了,可是,友情,却并未因此淡掉。

    陈一一吸了口气,“涂涂,以后,你会懂的。”

    以后会懂?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