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相爱 第546章,小叔带女朋友回来

作品:《爱在晨钟暮鼓时

    一直看她进了校门后,过了许久,才缓缓离去。

    宿舍住着四个人,陆续而来,帅气清冷的叫明明,温腕缅腆的叫温西聪,活泼傲娇的叫木翔翔。

    四个人,只是互相打了个招呼,却已然明显,这是各有不同的性格。

    她这人向来不会交际,所以,面对不了解的人,她表现得一向乖巧懂事,只因不想惹麻烦。

    “大家好,我叫胡涂。”她温婉可人的自我介绍道。

    四个人,她学的是ui设计,温西聪学的是药理研究,木翔翔是工商管理,明明则是基建专业。

    “涂涂,ui设计是做什么的?我都没听过?”温西聪拉着她,饶有兴趣的问道。

    胡涂没有像宁谦那么一本正经的解释,就用自己的理解,通俗的解释了一下,“ui设计就是,你在用一个软件,我把那些页面还有一些功能设计的简单易懂,方便,又美观。”

    “哦,还有这个行业,我第一次听过,你怎么会选择学这个?”

    胡涂神色蓦地暗了下去,是呀,她为什么学这个?

    为了宁谦,可是,现在呢?决定要放下了,还有必要学吗?

    答案是,有。

    因为,前段时间的了解捂,她对这个专业,已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就算不是为了宁谦,她也决定,好好学。

    木翔翔将手中的口红放下,转头看了温西聪一眼,“你们三个还真都是奇葩,选的这一个个的专业,我闻所未闻。”

    说完,收了口红,提起包,就出了宿舍。

    温西聪给陈一一发信息,“我们宿舍,有个叫木翔翔的,好像很不好惹,怎么办?”

    因为有时差,信息一直到她收拾完行李,吃完饭,回来过了会儿,才回过来,“先处处,日久才见人心,真不好,咱换宿舍。”

    “你和你的况且,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的,你呢?我哥还在穷追不舍?”

    胡涂朝着天空板看了眼,靠在墙边,这两天陈洋给她发了不少信息,她都没回复,实在是不愿意给他希望,再让他绝望,没有缘份,强求不得,

    “你能不能劝劝你哥,我们不合适。”

    “嫂子,你未婚,他未嫁,你不偿试下,怎么知道不合适?”

    一句“嫂子”,让胡涂打了个寒颤。

    这兄妹俩的执念真是一样深,没法改变。

    她退到宿舍,坐在椅子上,有些纠结着,怎么处理这事。

    又是宁谦,又是陈洋,男人,就没一个让她省心的。

    心烦意乱,昨晚大概没睡,哭太久的关系,此刻放松下来,头疼得要爆炸,干脆不想,爬到上床,捂住脸,准备睡个昏天暗地。

    管他宁谦还是陈洋。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静,甚至,是无聊,每天除了上课,胡涂基本不是呆宿舍,就是呆图书馆。

    那些传闻中,美好的大学时光,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反倒是,没了老师的督促,学习还要靠自觉,她更懒散了些。

    和宿舍几个人的相处,也很平淡,无风无浪,大家见面,打个招呼,说几句话,就各干各的事。

    除了偶尔脑子里会蹦出那道好看的身影。

    只是,自次后,她没给宁谦发过一信息,他自然不会主动找她,毕竟,以往,都是她主动。

    大学后的第一次回c城,是母亲出院,住了一次院,她憔悴了不少,但,似是神智恢复了正常。

    因为,她给她夹菜时,都是她喜欢的,父亲给她买的新衣服,风格颜色都是她喜欢的,想起父亲上次买的那些,有个大胆的想法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妈,你是不是好了?”吃过晚饭,坐在沙发上,她拉着母亲的手,试探性的问道。

    母亲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出声问道:“在学校习惯吗?”

    胡涂怔了下,没再强求,点头,“习惯。”

    “明天爷爷生日,你既然回来了,就一块去吧?”

    父亲突然在后面出声,说话间,坐到了母亲身侧,“累不累?”

    母亲转头,看着父亲,一瞬间,眼神又为得迷茫起来,“不累。”

    胡涂心里怔了怔,母亲明显的在和父亲隐瞒她恢复正常的事实。

    为什么呢?为了父亲那份宠爱?

    那份她用神智不清换来的宠爱?

    她心里莫名的有些堵得慌,当然,她没想戳穿母亲,这样,也挺好。

    起身,“爸,妈,我先上楼了。”

    腿,有些软,心,有些悲凉。

    为什么人世间,一定得有爱情呢?累!

    “早点睡,明天一早要过去。”

    父亲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胡涂点头。

    爷爷生日,宁谦也会去吧?

    想不到这么快,就要见面了,胡涂,他只是小叔,只是小叔,而已。

    可内心怎么还是那么难过呢?哪怕她刻意忽略。

    老爷子的寿宴办的很低调,依旧和往年一样,没请什么人过来,就是底下的子孙,来了不少。

    想起去年老爷子生日,父母闹离婚,不要她了,宁谦的坦护,宁殇的离开等等。

    这一年,一切转了个圈,似是回到了原点,父母感情变好了。

    宁殇回来了,她依然拥有了那个家。

    可,内心却是空落落的。

    老爷子从楼上走来,今天穿得很正式,脸上掩不住的喜色。

    “爷爷心情今天挺好的。”

    宁殇吃着水果,感叹道。

    宁倩绕过沙发走过来,对着胡涂微笑,点头,同时,俯身,拿了颗青枣咬了口,在宁殇边上的空位坐了下来。

    “双喜临门,他能不高兴吗?”

    “双喜?”坐在胡涂身侧的楚雨杰也收了手机,俯身道,“表姐,说说看,喜从何来?”

    宁倩见他们一个个都不知道,有点惊讶,“我哥有儿子了,那小叔又要带女朋友回来,可是不双喜?你们没听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