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相爱 第281章,逆袭后

作品:《爱在晨钟暮鼓时

    “我妈特意再三强调,一定要你一起过去,你都多久没去我家吃过饭了?”苏雅说着,将风衣披在她身上,接着,将她按在椅子上,拿起梳妆台上的化妆包,“来,我给你化个淡妆。”

    乐嘉眉头紧蹙,“就算去吃个饭,你也不用这么费心吧?你爸你妈,你哥,谁还没见过我邋遢样儿?”

    她记得有次她和苏雅俩喝醉了,去了苏家,那是第一次去苏家。

    发酒疯,把她家闹得是鸡犬不宁,第二天,苏母就逼着苏雅和她断绝来往,将她例为不三不四类型的人。

    还是苏雅含着眼泪,将她救她的事,说了出来,才将事情化小。

    苏雅不理她,手上继续在她脸上擦擦抹抹,“你别想太多,我也就是想让你感受下这段时间,努力的结果,也让你知道,其实你完全不是一个需要靠委屈求全才能有人爱的女人,嘉嘉,你很优秀,你应该自信一些。”

    说完,苏雅顿了顿,将乐嘉转身面对着镜子,“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这样的自己很美?嘉嘉,关于这个问题,这几年中间,我也说过无数次了,可你总不听,女人呢,不一定要打扮得多花枝招展,但,尽力做更好的自己,我希望你能强大起来,强大到,以后站在高海身边,让别的女人不敢觊觎,也不敢随便议论,哪怕将来你的老公不是高海,可,我也希望你选择的机会更多一些。”

    “那天,那个老男人,都敢挑剔你,嘉嘉,你为何还不明白,这个社会,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你的内心,这就是看脸的时代,这次海韵如果你足够优秀,她敢这么肆无忌惮吗?”

    乐嘉身子微微一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抬头挺胸,深吸了口气,“好,以后听你的。”

    对于她出乎意料的顺从,苏雅面有喜色。

    两人到苏家时,已是一个小时后了

    苏母早就在门口等候了。

    见两人的车停下来,赶紧迎了上来。

    “干妈。”乐嘉下车,和苏母打着招呼。

    苏母先是明显地一楞,接着,拉着乐嘉的手,惊讶道:“呀,这小丫头,我刚刚楞是没给认出来,你……你这怎么瘦成这样了?”

    顿了下,又语重心长地道:“丫头,人生就是这样,不如意的事呢,十有八九,就算是离婚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你怎么就把自己折磨成这样了?”

    苏雅皱眉,上前,“妈,你说什么呢?嘉嘉这是刻意减肥的,你不觉得她瘦下来,漂亮了很多吗?”

    苏母看看苏雅再上下打量着乐嘉,“这样?那就好,干妈还以为你这是伤心成这样了呢?这瘦下来的模样倒是,标致了不少。”

    乐嘉看看后面下车的苏雅,被苏母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干妈,您就别再笑话我了,在小雅面前,我一向很难找存在感。”

    苏母嘴角上扬,“我看,你现在这模样,可不比我家小雅差。”

    “妈,你这是喜新厌旧?有了干女儿,亲的,就不要了?”苏雅上前搂着苏母的手臂。

    苏母拍了拍她的手背,“就知道乱说话,好了,快进去吧,你二哥早就念叨你们两个了。”

    苏二哥,比苏雅大两岁,和高海同岁,据说是在某个地方当官,官位还不低。

    乐嘉上次见他,是在苏雅前年生日时,当时的印象是,这样一个娇媚的男人,到底当的会是个什么官?

    用娇媚来形容苏二哥,乐嘉都觉得客气了,那如果没人介绍,简直是人就会把他当一女人,偏偏他还留着长发,反正乐嘉的印象里,这个苏二哥有些异类,话也不多,很冷。

    乐嘉曾问过苏雅,这苏二哥的性取向,是不是也不太正常。

    苏雅怪她以貌取人。

    两人一左一右,挽着苏母的手走进客厅。

    众人的视线从苏雅移到了乐嘉身上,上下探究。

    苏雅掩嘴轻笑,“怎么样?二哥,认不出来了吧?乐嘉。”

    突然苏雅开口。

    乐嘉本来低着头,听苏雅叫二哥,一时好奇,抬头,便楞在了那里。

    男人顺直的长发,不见了,已是齐耳碎发,妖媚劲儿,也降低了N个档次,刚毅男人了许多,眨眼看过去,倒是与苏父有几分相似。

    她在打量面前男人,男人也在打量她。

    光洁的额头,马尾高高束起,鹅蛋脸,立体的五官,风衣下,若隐若现的细腰,带着几份帅气,带着几分妩媚。

    印象中,那个拿着酒杯喝酒,卫衣牛仔裤,不修边副的女人,已看不见。

    “二哥”乐嘉先反应过来。

    苏二哥点头,“嘉嘉倒是有点女人味了。”

    乐嘉明显楞了下,这怎么和记忆中的苏二哥区别这么大,苏二哥的标配不应该是“嗯”,“哦”之类的吗?

    “二哥,也越来越有男人味了。”

    “什么男人女人,走走,吃饭,你再不回来,你大哥二哥又要遭殃了,看你爸脸色沉的。”苏母出声道。

    苏雅闻言,松开苏母上前几步,挽着苏父的胳膊,“爸爸,你在生我的气吗?”

    苏父前一刻还沉着脸,此刻,皱纹都笑出来了,拍了拍苏雅的手,“怀孕了,动作慢点好,爸爸等我家小雅。”

    “嘿嘿,我爸爸最好了。”

    乐嘉看着两人的互动,突然想起了去世的父亲,父亲虽说骨子也重男轻女,可是对她却不差,一时心里涌上些许酸意。

    “那我们就开饭吧?”

    “等等,萧梧一会儿就到。”

    苏雅楞了下,面上有些诧异,“他不是说不到结婚那天,不回来吗?”

    苏母扯了下她的衣袖,“一会儿,你态度好点,都要成为你丈夫了,再这么吵下去,这婚还怎么结?”

    乐嘉也看着苏雅,“小雅,干妈说的没错,你脾气稍微忍一下。”

    “忍?忍到最后,和你一样,离婚吗?”

    乐嘉有些尴尬。

    众人则是视线落在了乐嘉面上,苏父苏母是知道乐嘉离婚的事。

    苏大哥出声,“嘉嘉,结过婚了?”

    乐嘉面色涩涩地浅笑道:“对呀,学别赶时髦,结果,又学别人闪离。”

    “那男的,欺负你了?”苏二哥开口,因为她看到乐嘉手指蹂躏着衣边,明显在压抑情绪。

    “没有,好了,别说我了,这苏雅要结婚了,别说离婚这样不吉利的事。”

    “你既然认了我妈当作干妈,以后就是苏家的人,谁如果敢欺负你,你就回来说,我们给你撑腰。”苏二哥再次开口。

    乐嘉已是惊讶地合不拢嘴,这性格的变化未免太大了。

    “谢谢二哥。”她看着苏二哥浅笑,两个梨窝浅浅印在两颊,平添了几分甜美。

    苏雅的视线在苏二哥身上停留片刻,皱眉,眼神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