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相爱 第201章要嫁个二手货

作品:《爱在晨钟暮鼓时

    叶林一惊,昨天高海还说不让她帮忙的,今天这是?

    “就这些,别的没了?”

    宁少辰点头,“是,要不你认为呢?”

    叶林翻身,穿衣,下床,进了浴室,心里不免又有些不安。

    能与宁少辰聊一个小时,那绝对不可能只说这点事,宁少辰一向惜言,如果就这事,无非就是同意,不同意,怎么可能会要说一个多小时。

    难道是说抢回高氏的过程?叶林头疼。

    据宁少辰以前告诉他的,高海呢,在国外留学那几年,主攻的就是管理,回国后,高父便让他去了高氏,做着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岗位。

    那几年,他为高氏也付出了不少的心血。

    只是,她想不通的是,高海明明知道自己不是高父的亲生儿子了,又为何还要执意抢回高氏?

    宁少辰不止一次的称赞过,高海是个经商的好苗子,只是被高父带歪了。

    能被宁少辰认可的人,她相信,只要高海有心,他完全可以让宁少辰给他投资,新建门面,要想有高氏的规模,也绝对不算什么难事。

    可……他为何偏偏要,抢回高氏呢?

    不过,他们都不肯告诉她,她也没办法,就决定再静观其变。

    “嘉嘉,人家那边桌子的客人,在叫你结帐呢,你在这想什么呢?”乐父盯着乐嘉,眼里有着心疼。

    自从那天,那个男的来过后,这都快一个星期了,乐嘉就都是这样一副掉了魂一样的状态。

    今天这是最后一桌,结完账后,乐嘉就和父亲开始收摊子,期间还是忍不住地看了看路上,依旧是空空如也。

    不禁自嘲道:“胖嘉,你长成这副样子,还奢望人家能对你一见钟情不成?傻瓜。”

    想想,回头看着乐父,“爸,你上次说姑姑给介绍的那个男人,现在人家结婚了吗?”

    乐父显然惊了下,“嘉嘉,你是说,你要去相亲?”

    乐嘉点头,她今年,27了,周围像她这么大的姑娘,有的孩子都好几岁了,就算没有孩子,人家好歹也有个男朋友。

    可她呢?这么多年,她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摸过。

    闺密都让她减肥了再去相亲,说以她减肥后那长相,钓个金龟婿,也不成问题。

    可是,她们怎么会明白,那年减肥,她受了多少的苦,再说了,这几年,她也想通了,如果说一个男人,只是因为她的外表才喜欢上她,那,这样的人,她不要也罢。

    算了,随便找个人嫁了吧,这就是她此刻的想法。

    听姑姑说,那男人是个小公司的老板,家境还不错,只是,离过一次婚,但,没有孩子。

    “乐嘉,虽说人家离过婚,可,对于男人来说,也就是多了条记录而已,你就别挑剔了,难得人家说,喜欢胖胖的女孩子,你看多好。”姑姑当初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当时她觉得自己一个还连男人手都没有牵过的人,却要嫁给一个二手货,多少心里不甘心。

    而且,那时候,心里还有高海。

    如今,她算是死心了,不管是以前高高在上的他,还是如今,落魄不堪的他,人家都不会看上她。

    想到这,她看着父亲,“爸,你和人家约个时间吧,越快越好。”

    接下来,宁少辰以简单粗暴的方式,以高海的名义,直接收购了高氏百分之41的股份,然后高海在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就成了高氏的集团的总裁。

    叶林得知消息时,明显吓了一跳,给宁少辰打电话,“少辰,我哥,真的成高氏总裁了?上次说这事,不没多少天吗?”

    宁少辰“嗯”了一声,接着,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嗯,你来一下公司,具体的,我和你详细说。”

    叶林没有怀疑,以为有什么内情,来得那是相当的快。

    开门,就被宁少辰拉入怀中,“你说,你怎么为别人的事,就这么积极,我让你来一趟,你却各种借口?”

    叶林转身,扳开他放在怀中的大手,转身,在他面上掐了下,“宁少辰,你心里就没点数?你那叫我来,是有正事吗?”

    宁少无言以对,轻咳了两声,收敛了眼底的某种小欲望,将桌上的文件拿过来,摊开放在叶林面前。

    “来,把手给我。”

    叶林还没反应过来,宁少辰就将叶林的指纹印了上去,接着,就连续印了好几份。

    “好了,如果夫人不想陪我,可以走了。”

    叶林懵了,“宁少辰,你刚刚那文件写的什么?你好歹给我看看呀?”

    宁少辰将文件收起,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就吻了上去,一直吻到叶林喘不过气,他才松开她。

    “放心,不会是卖身契,生两个孩子了,也没人要呀?”见叶林皱眉,他又加了句,“除了在我这,是无价之宝。”

    叶林捶了他两下,突然想起了什么,“少辰,你说,能不能让一一,到你们宁氏来上班?”

    宁少辰挑了挑眉头,看着叶林,“你不会告诉我,她的专业,是高级文秘?然后来我秘书室上班?”

    叶林一惊,坐直身子,“你怎么知道?是不是高海和你提过?我也很惊讶,看她性格内向,居然学得还是这个专业,不过,你看C城的大公司,就这么几家,她自身条件,也不是特别好,也没有什么经验,要不,你就让她来你这试试?实习一个月,不行,就再想办法?”

    宁少辰看着面前的女人,什么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算是明白了,前面刚刚吃过亏,这会儿,又开始做老好人了。

    行,他不介意,让她再吃一次亏,再上一次当,这样,或许将来她才会记住,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