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相爱 第190章危险

作品:《爱在晨钟暮鼓时

    下山的路有些滑,她和宁少辰都刻意放慢了脚步,宁少辰总是走在他最前,手牵着她,让她不安的心,舒缓了许多。

    直到后面的人声渐渐听不到了,叶林吸了吸鼻子,开始掉眼泪。

    宁少辰楞了下,转过身见她流眼泪,以为她是觉得委屈了,心疼不已,搂着她,下巴抵在她头上,“叶林……”

    叶林从她怀里抬起头,看着他,“少辰,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不知道他居然会知道这么多,让你那么难堪,对不起……对不起……你肯定从小到大,也没被人这么说过吧?”

    她的阿辰,那么不可一世的人物,今天居然因为她受了委屈。

    她越想越难过。

    宁少辰低下头,目光落在叶林满脸是泪的脸上,复杂而炙热。

    他是长这么大,没被人这样的对待过。

    可也是从小到大,第一次,除了母亲以外,被一个女人这样护着,不对,是第二次,第一次,是那年她受伤。

    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光亮。

    他伸出手,捧着她的脸颊,俯身,动作轻柔的吻去了她眼帘下的泪水,薄唇轻启,喉结几度滚动后,才低低出声道:

    “叶林,此生,我定不负你。”

    叶林楞了下,抬头看向他,“好,我记着,那,我们就当这事翻篇了,好不好?还有,以后,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我们自己明白就好,我们都不许往心里去,好不好?”她轻描淡写的说完,嘴角勾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宁少辰没回答她,却是将她往怀里又揽了揽。

    这时,风越来越大,雪花大片大片的落下。

    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特别的大,脚下似乎也在微微的抖动……

    叶林身子僵住了,宁少辰自然也听到了,眼眸骤然紧眯,眉头一挑,嗓音低沉:“这是雪山塌方?”

    叶林脸色惨白,她是听邻居老人有说过,这座山有年雪塌方,死了不少人,但,却很人真正看过,或者经历过,想到这,她不由得强颜欢笑道:“应该不会吧?”几十年没发生的事,不可能到了他们这发生?

    不过,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快跑。”宁少辰说这句声,已一把攥紧她的手腕,往山下跑。

    路很滑,这样跑,随时有摔下去的可能性,但,相比死亡,这不算什么。

    只是,他们还没有跑几步,脚下的地面,就开始剧烈抖起来,身后的粗大的树木已被连根拨起,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声音,与滚落的石头。

    叶林站在原地,已经失了本能的反应,她目光呆滞,脑子一片空白。

    就连有块石头滚向了她,她都没有反应。

    她能感觉到的就是一个身影扑向了她,接着,耳边传来了一声闷哼。

    她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她转过头,看到宁少辰眼着眼,表情痛苦,往后看,发现,他整个爬在自己身上,而他的腿上,压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

    不由得一惊,“少辰……”她从他身下,费力的爬出来,起身,蹲在他面前,想去推那块石头,宁少辰却捂住她的手。

    “你推不动的,去找根棍子来。”他的声音因为疼痛有些颤抖,却依旧很冷静。

    叶林点头,正准备转身去找棍子,地下又再震动起来,比刚刚那个更剧烈,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随着震动,压在宁少辰腿上的那个大石块居然滚了下去。

    “别楞着,那里有个洞,你快钻进去。”说着,将叶林推过去。

    叶林却甩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你想干吗?”接着,在他面前蹲下,“你快扶在我肩上,我们一起进去。”

    宁少辰两条腿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有一条腿整个失去了知觉,根本使不上劲。

    叶林眼圈都红了,但,她知道现这时候,不是哭的时候,她闭上眼,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搂着宁少辰的腰,一个用力,宁少辰竟是被她撑了起来。

    接着,她是连拉带拖的,把宁少辰弄到了洞里。

    两人刚在洞口坐下来,外面就听了泥石流震耳欲聋的声音,可怕极了。

    洞口是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下面,所以,叶林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泥石混合着白皑皑的雪,从面前落下。

    晃乎中,她似乎看到了有个人影,一同坠下。

    眼露惊恐,难道是……他们中的人?

    宁少辰拍了拍她的肩,“谁都无法预料的。”

    叶林吸了吸气,点头,突然她想起了宁少辰的腿伤,连忙坐起身,半跪在他腿前面,“你,你这腿,怎么样?”

    宁少辰抿着薄唇,额头上布满一层薄汗,试着动了下腿,刚刚那个没有知觉的腿,此刻,感觉到了一丝疼意,他蓦地松了口气,试着用手把腿往前抬了抬……

    “嘶……”他忍不住地倒吸一口冷气。

    叶林嘴唇颤抖着,上去抱着他的腿,轻轻放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手颤抖着,解开他的鞋带,脱掉那厚重的登山鞋,轻轻掀起他的裤子,今天他们特意去买了防风防雪的衣服裤子,很厚重,但,就是这么厚生的裤子,此刻也被砸了一个洞,她都不敢想像里面是个怎样的情景。

    外面的裤子被她小心翼翼地掀开,当那血肉模糊的腿露在叶林面前时,饶是有心理准备,叶林还是忍不住的心疼得掉眼泪。

    “没事,那石头,是滚下来,并不是砸下来的,还能动,就说明,腿没断,别担心。”

    “宁少辰!”她瞪他,然后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居然发现手机没有信号,心一沉,眼露惊恐。

    在这样的地方,宁少辰的腿伤这么严重,如果没人及时找到他们,那,后果……

    她咬着唇,唇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