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92章 蠢鸟的食物

作品:《帝后世无双

    众人在沙滩上歇息了会。

    诸葛长空便找了晋苍陵和云迟商量去处。

    随波逐流自然也跟了过来。

    他们这一次去原大陆护送云迟来虚茫,现在任务已经达成,也该与千重楼主复命。

    但是两人跟了云迟有一段时间了,多少也知道一些云迟的忌讳。要是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把她的行踪泄露出去,哪怕是告知了他们楼主,那她也绝原谅不了他们。

    所以,两人便主动来询问云迟,能否把他们已经到了虚茫的消息传回楼里去。

    果然,他们这样的行为让云迟看他们的目光暖了些。

    “你们本来就是听命于千重楼主,自然也要与他回报复命。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三日之后你们再传回消息,并且只说明我已到了虚茫,暂时不得泄露我们具体行踪。”

    这个

    随波逐流对视了一眼。

    云迟又说道:“还有,跟你们楼主传句话,问他想能与我一见。等他回了信,你们再把他的决定告诉我。”

    这倒是可以。

    一切等到楼主回了信再说。

    反正在楼主还未决定如何之前,他们也还是得跟着云迟的。

    所以缓个三日再传信也不是不可,那个时候他们不还是在云迟身边吗?也不怕她不见了。

    而且,他们初到虚茫,一切都不熟悉,他们也得先跟着照顾一二。

    至于诸葛长空,一个已经离开虚茫二十年的人,早就已经对虚茫感觉陌生了吧。

    他们这边说完,诸葛长空便出声说道:“云迟,你们现在左右也还无事,不如先随我回无垠海第一宗去,此去一路上也可以一边了解虚茫,一边打听凤雅国的情况。若是凤雅国情况不妙,待我回到第一宗,以第一宗名义助你们,至少能让你们跟凤雅皇室说得上话。”

    云迟听了他话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片刻才道:“老头,你自己能不能回到第一宗还是一回事呢,你怎么帮我们跟凤雅皇室说上话?你要回去,只怕得拿到了域匙才能回去吧?”

    她可没有说错,时隔二十年,别说不知道凤雅国怎么样了,第二宗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也不知道诸葛长空回到第一宗还有没有人地位,他们宗门弟子还认不认他。

    再说,第一宗还对晋苍陵下了生擒令,现在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抓晋苍陵。

    就这样,他还敢说要帮他们?

    这事,随波和逐流都想劝云迟不能答应。

    但是他们也不敢就这么得罪了诸葛长空,只能从旁说道:“四宗主,这些年来第一宗也没有传也由多少消息,外界的人根本不清楚第一宗曾经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而且从这里去往无垠海千里迢迢,快马加鞭也得一个月时间。要是就这么过去,万一白跑一趟,也是浪费了姑娘和帝君的时间。”

    云迟点了点头,表示他们说得没错。

    “老头,这样吧,你不如自己先回无垠海看看,或者是一路上先打探打探,看看能不能探知第一宗的情况,我们也先在虚茫找找药王神殿,我顺道再帮你找找域匙,这样算是兵分两路,打探的范围也大一些,还能互通消息,你觉得如何?”

    诸葛长空考虑半晌,只能答应了。

    他既然要回无垠海第一宗,就不想再多停留浪费时间,此时就想离开。

    “分别之后,我们需要传信,只是行踪不定,传信不容易,要是有云鸽就好了,可惜老夫离开虚茫太久,以前的云鸽想必已经死了。”

    诸葛长空叹了口气。

    要是不能传递消息,他要找云迟了又该怎么找?

    “云鸽是什么东西?”云迟问道。

    随波解释道:“云鸽其实就是你们那边的信鸽,但是云鸽比你们的信鸽更有灵气,寻人寻地的本事更强,只要驯服,要它们往哪里给谁送信都不难。”

    他说着又与逐流对视了一眼,似是打定了主意。

    “千重楼有不少云鸽,诸葛老先生若是需要的话,我们可送老先生一只云鸽。”

    诸葛长空听罢顿时欣喜。

    “当真?那敢情好。”

    只见随波拿出了一只翠绿的哨子来,长长地吹了一声。

    过了约莫两刻钟,两只白色鸽子便飞翔而来,落在他伸出的手臂上。

    两只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云鸽脚上都系着小竹筒。

    云迟看着这两只云鸽,只觉得与一般的鸽子并无区别。

    这两只云鸽一边翅膀之下有半根羽毛染成了绿色。

    “这是千重楼的云鸽记号,绿色染成箭头形状,以后姑娘要是看到这样的云鸽,那便是千重楼的。”

    随波对云迟解释道。

    云迟点了点头。

    “楼主想必是命人放出云鸽在这海边等候了,所以它们才来得快。”随波一边打开那两只云鸽脚上的小竹筒,从中抽出小卷的信来,一边说道:“说不定不用三日,楼主已经有交待了。”

    云迟很想说你们楼主的交待我也未必会听,头顶一片黑影突然扑罩下来,两只云鸽受了极大惊吓,扑楞着翅膀急急要飞走,结果竟然慌不择路撞在了一起,然后齐齐咕咕咕叫了几声,摔落在地上,扑起了一阵沙子。

    众人:“”

    之前的黑影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爪一只,死死地摁在那两个云鸽身上。

    云迟看着威武霸气的云啄啄,嘴角抽了抽。

    莫名的,她就看懂了云啄啄的意思。

    它想咬死这两只云鸽,吃它们的血。

    云迟觉得太阳穴突突跳。

    这是为什么?

    云啄啄突然想吃鸽子了?

    “姑娘,快让您的鸟口下留情。”随波反应过来,急急开口。

    他可不敢动手去打云迟的宠鸟。

    否则早就救下这两只云鸽了。

    “蠢鸟,听见了?这两只鸽子不是你的食物,放开它们。”

    云迟语气淡淡,云啄啄却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

    但它还是放开了那两只云鸽,又拍着翅膀飞了出去。

    这些日子它一直是天高任鸟飞,极少栖落船上,心都有些野了。

    诸葛长空望了一眼它的身影,讶然说道:“还真没有听说过花焰鸟捕抓云鸽的。”

    花焰鸟向来喜欢以有灵性或是药性的东西为食啊。

    一直沉默的逐流面无表情地说道:“千重楼的云鸽,是回云谷品种,是有灵性的云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