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7章 她已经钻进牛角尖了

作品:《顾少凶猛:鲜妻,别乱撩!

    梁凉想,或许祁少司是对的。

    九笙自小生活经历复杂,本来就不相信爱情,后来因为苏子昂出轨的事情,对婚姻也开始望而却步。

    普通富二代给不起九笙想要的东西,哪怕只是金钱,也没有哪个小开能随随便便给她五十个亿。

    先不说有没有这样的巨资,就算真有的话,父母一根手指头就能压死他们,谁会为了个女人砸五十亿,疯了吧!

    顾时衍就不一样了,他可以不受家族掌控自己做主。更重要的是,他深谙人心又很会照顾人,不动声色圈住了九笙的身心。

    看梁凉不说话,姜九笙又说:“总归我是那个问他要钱的,还一开口就想问他要五十个亿,说不心虚是不可能的。”

    五十个亿不是一毛两毛,而是真正的天价。

    这个时候姜九笙还有心思和她开玩笑:“这个世道有钱的就是爸爸,可能等我哪天成了顾太太,要到钱的概率应该会大很多吧。”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梁凉皱了下眉头:“九笙,你这话是认真的?你打算和他结婚了?”

    “我在考虑赢的筹码。”姜九笙看着她,神情很认真,“有了顾太太这个身份后,至少可以变得名正言顺些,你觉得呢?”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姜九笙总觉得顾时衍故意在吊着她,明明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可他不点破,她也不能擅自开口,目前只有顾时衍这条路行得通了,她当然会很谨慎,毕竟她在顾时衍身上下了那么多功夫,不能功亏一篑了。

    现在梁凉的资金链也断了,九笙是真着急了。

    “九笙,你要考虑清楚。”

    “嗯,我现在很冷静。”姜九笙摇摇头,“上次我给他下药,就是试探他的底线,他没有计较,后面我说要顾太太的身份他也答应了。所以,应该会有赢的几率。”

    “事到如今我也没办法继续清高了,有希望我会去争取,就算最后赌输了,我也不会自怨自艾。”

    梁凉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有一句很苍白的安慰话语。

    “会没事的。”

    ……

    晚上六点,夜色降临。

    霍东走了过来,臀部倚靠着办公桌桌沿,他看着那只边黑白牧犬趴在地毯上玩球,又看了眼在办公桌后的男人,似乎有感而发。

    “老祖宗果然没欺骗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祁少司看了霍东一眼,示意他这时候不要乱讲话,他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来劲。

    “我说错什么了?那女人的话你们可都听得一清二楚啊。老顾,你女人心心念念的就只有那五十个亿,你对她的好可全都白瞎了。既不想把人和心给你,又想要你五十个亿,姜九笙真是个做生意的奇才。”

    本来顾时衍都已经要松口这五十个亿的事了,特意叫上他和祁少司,谁知道就听到姜九笙和梁凉说的那番话,结果时衍当场转身走人,怎么来的,又怎么回去了。

    回来之后就这么沉默着,一副失意的模样。

    “不至于像你说的这么夸张。”祁少司头也没抬地接了一句,浏览着手提电脑里的文件。

    “九笙可能是没想过爱上时衍,嫁给他生儿育女,但假如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女人,早就套走老顾五十亿然后走得远远的,还能管你那么多?”

    “那还不是老顾城府深,一直吊着没给她吗?”霍东振振有词道,“以我对姜九笙的了解,假如现在给了那五十个亿,你觉得她还会想嫁给老顾?说不定真的转身就跑了,她只会觉得自己对老顾有所亏欠,慢慢还钱,然后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弥补,这还能弥补个屁啊。”

    他顾时衍要的是钱吗?绕了这么一大圈,不就是为了让姜九笙心甘情愿地做他的女人吗?

    顾时衍没有搭一句腔,办公桌上,电脑屏幕的蓝光折射而出,男人的五官轮廓也变得越发深沉难懂。

    “时衍。”祁少司手掌交叠放在桌面上,背稍稍往后靠,看着她开了口,“姜九笙确实是个比较难收服的那种,她太过桀骜不驯了,你要还这么无底线地惯着她,只能让她更肆无忌惮地踩着你,然后分分钟跑路。”

    “霍东的话听着很扯,但也有点道理,你现在给了钱,姜九笙可能真的不会再想着嫁给你。你看看她的婚恋观都扭曲到什么情况了,不相信爱情又不相信婚姻的,你难道还指望她自己能开窍?”

    “我知道你疼她,但有时候不是这么疼的。”祁少司敲了下桌子,“她现在已经钻进了牛角尖,你就得软硬兼施地对付,别一看她难受就心疼得跟个什么样,你现在真的被她吃得死死的。”

    “等她顺理成章嫁给你了,爱上你,你再千娇万宠地疼着宝贝着也不迟,到时候顺便让她怀上个孩子,想方设法哄着她生下来,你们俩的事情不就铁板钉钉了吗?到时候她还能不管你跟孩子了?”

    说起来他还得靠个孩子绑住姜九笙的心,想想都心酸。

    霍东都觉得造孽。

    “驾驭人心这种事,你比我和霍东都更在行。老顾,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现在要是对姜九笙心软一下,让她钻着空子跑了,最后吃苦的还是你,人财两空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祁少司分析了这么一大段,顾时衍最后轻笑出声,手指抚了下桌椅。

    “你们居委会怎么不让你当感情顾问?”

    “呵,你以为我想管你?”祁少司冷笑一声,镜片下的眸光依旧淡漠而沉郁,“话我都给你说到这份上了,别怪我们兄弟没提醒你。要是你女人跑了,可别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笑话你一辈子。”

    “我心里有数。”

    有数,你有个屁,差点被人骗钱。

    祁少司懒得搭理他,继续看自己的文件去了,霍东深知祁少司的分析比他要一针见血,也有用的多。

    这两人可都是剑桥毕业的,法律系。

    像他这种被衬得没什么文化的,只能在边上为两位大佬喊666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