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千一百七十八章 老夫亲自请你!

作品:《万古丹帝

    “你要挑战我?还是生死战?”

    古玄盯着丁鼎,眼中满是调笑之意。

    丁鼎不屑地盯着古玄。

    “不错,就问你敢不敢?”

    古玄点了点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本少爷当然敢。”

    丁鼎眼睛一亮,眼中的杀机,丝毫不加掩饰。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我要让你知道,戏弄我的代价!”

    丁鼎站了起来,身形一动,便是飞出了数十丈远,到了一处空地之上,挑衅地看着古玄。

    古玄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而是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细细品味了起来。

    “好酒,好酒!”

    古玄赞叹道。

    丁鼎怒道:“不是要生死战吗?还不快来!

    当着天下强者的面,我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古玄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丁鼎。

    “我只说我敢,但我可没说,要接受你的挑战。

    本少爷的时间很珍贵,若阿猫阿狗的挑战我都接受,那本少爷岂不是会忙死?”

    “无胆匪类!”

    丁鼎怒骂了一声,身体宛若闪电一般,由远及近,冲向了古玄,显然是不打算放过古玄,非要和他死战一场,将其杀死不可。

    古玄依旧好整以暇地喝酒,对丁鼎的行动,仿佛全然没有看到一般。

    真祖看了一眼淡定无比的古玄,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徒弟丁鼎,不由叹息了一声。

    这断情宗的古长老,三言两语,便将丁鼎玩弄于鼓掌之间,令他气急败坏,连心境都紊乱了一丝。

    而且,还是当着他这个师父,以及疯癫老人两名半步圣君级别的强者的面,光是这份胆量,这份定力,都堪称可怕。

    或许,他的实力不如丁鼎,但一旦战斗起来,有这份胆量和定力在,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丁鼎,终究还是太急躁,太容易被人挑拨了。

    真祖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机,这古长老,还如此年轻,可以说是潜力无穷,不杀他后患无穷。

    不过,现在可不是时候。

    真祖眼中的杀机,出现的快,去的更快。

    古玄嘴角也闪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

    真祖眼中那一缕杀机,他又怎么可能没发现?

    论灵魂感知,在场之人,他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就在这时,一股狂暴至极的能量,已经从古玄背后,将他席卷。

    丁鼎的攻击,已经到了!

    这是无比凌厉的一拳,足以将山岳轰塌,足以令瀑布倒流!

    但,古玄除了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分以外,没有任何抵挡的意思。

    甚至,他手中的酒杯,还在往嘴边送。

    这一刻,一众武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那古长老,也太托大了,连丁鼎的攻击,都不管不顾,若是被这一拳打实,就算是专精防御的巅峰玄圣,恐怕也会受到重创,甚至陨落呀!

    断情宗的营地之中,大长老等人,直勾勾盯着头顶的玄光镜。

    主桌之上的情况,全部落在了她们眼中。

    此刻,她们的心都揪了起来。

    她们很希望,古玄立马做出反击。

    但,古玄就是没有。

    终于,丁鼎的那一拳,只差一丝,就要落到古玄背上!

    断情宗的一众仙子们,有的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看见接下来那残忍的一幕。

    “住手!”

    一直以来,都在坐着看戏的真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自己这徒弟,修炼天赋堪称万中无一,论实力,在火凰仙林也仅次于自己,连一些封血镇寿的长老,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终究,还是性子太急了,论心性,比眼前这位古长老,差了不知道多少。

    真祖右手轻轻一抬,一股轻风,便朝着丁鼎拂去。

    古玄的身后,立刻就像是出现了一股无形的墙壁一般,任何能量,都伤不到他分毫。

    眼见师父竟然替古玄挡下这一拳,丁鼎赶紧收了还没有彻底爆发的能量。

    同时,他蹬蹬蹬往后退去,脸色都变得潮红起来。

    突然收回如此磅礴的能量,纵然是他,都有点吃不消。

    古玄往后微微一瞥,哈哈一笑。

    这一切,在他的预料之中。

    真祖,是一定会出手的。

    否则的话,这一场寿宴,可就立马变得不完美了。

    “有贵客在此,岂能放肆?

    你那一拳若是打下来,这一桌美酒美食,可就完了。

    要战,不必急于一时。

    现在,回到属于你的位置吧。”

    真祖训斥着丁鼎道。

    丁鼎这才醒悟,自己刚刚实在是太冲动,这可是师父百万岁的寿宴呀。

    刚才那一拳,就算能够斩杀那位古长老,但这主桌,可就毁了。

    一场寿宴,连主桌都毁了,那可就丢大脸了。

    这主桌上招待贵客的美食,和款待其他客人的美食,可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满满的一桌食物,每一道菜,论价值,可都堪比一件上品通玄灵宝。

    若毁了,哪里再去弄这么一桌美食款待贵客?

    “是弟子鲁莽了!弟子知罪!”

    丁鼎朝着疯癫老人和另外两名青年男子抱拳赔礼之后,这才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这就对了嘛,一切以和为贵,大家喝酒!”

    古玄举起了酒杯,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随后一仰头,一杯酒一饮而尽。

    当然,桌上的其他几人,都没搭理他。

    疯癫老人一副高人派头,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两名青年男子,则是满脸的不屑之色,连正眼都没给古玄一个。

    真祖那张似乎永远都和蔼的脸,依旧和蔼着,只不过,他看着古玄的眼神,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

    “古长老,我本想给你几分薄面,这才借教训徒弟提醒你,这个位置,不是你可以坐的。

    你,现在可以回到自己的位置了。”

    古玄摸了摸脑袋。

    “怎么,这张桌子不能坐人吗?

    你们几个【人】,坐的挺好的呀。

    我坐的,也挺舒服的。

    不过,若真祖真觉得这里不能坐【人】,那请务必告诉我。

    那么,真祖大人,这里究竟能不能坐【人】呢?”

    古玄眼中满是好奇之色,一口一个【人】字,而且咬得极重。

    能来这高台之上的,没有蠢人,自然立刻就意会了古玄话里的意思。

    其他桌的武者们,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

    这是惊讶的。

    那古长老的胆子也太肥了,戏弄了真祖门下第一真传还不够,这下,居然还跟真祖玩起文字游戏来了。

    这是吃定了真祖大人不会在寿宴上亲自动手呀!

    真祖没有回答。

    只不过,他的脸色,又变得阴沉了几分。

    “真祖道友,区区小事,何必动怒?

    既然古长老不愿意离去,那便由老夫代劳,来亲自请你离去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疯癫老人,站了起来。这一刻,整个火凰仙林,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