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5章 吓惊了(1更)

作品:《抗战之重生李云龙

    魏大勇很猛,不光是魏大勇自己,就连身后带着的几个兄弟,也都把手雷丢出来。

    看到这一幕,李云龙有点哭笑不得。

    魏大勇之所以绕过去,还是李云龙安排过去的。

    也没想过让魏大勇把这两个特种兵干掉,只要惊到对方,李云龙就有机会伺机而动。

    谁又能料到,魏大勇居然选择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

    不过刚才那两个特种兵的反应,确实让魏大勇几个人处在了危险的境地,这种反击,李云龙多少也能理解。

    理解归理解,但这种暴起的动作,是很危险的。

    幸亏那两个特种兵,并没有因为魏大勇暴露出来的破绽发动反击。

    手雷落到石头后面,把这两个也吓到了,惊得两个人迅速行动起来,朝着深山里窜去。

    李云龙看到对方逃窜的动作,知道机会来了。

    砰!

    枪响。

    池上久远在施罗德的提醒下,知道李云龙隐藏在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地方。

    池上久远在情急之下,选择离开的时候,也加了防备,避开了周围几个树林方向可能出现的攻击。

    在池上久远看来,李云龙应该是藏身在周围那几个树林或者草丛中。

    可池上久远怎么都没有料到,李云龙的这颗子弹会从他身后的雪地里射出来。

    在听到枪声的一瞬间,池上久远迅速晃了下身体,子弹没有击中池上久远的要害。

    噗!

    子弹穿透池上久远的肩膀,鲜血瞬间暴起。

    池上久远一把捂住肩头的伤口,冲施耐德低声招呼道,“教官,在下不能和你一起了,会影响你发挥的!”

    施罗德看了眼池上久远,点点头,先一步冲入了前方的树林。

    池上久远一侧身,身体借着山坡的坡度,用力滚入一旁的草丛里。

    池上久远被李云龙击中,让施罗德也意识到了李云龙的不俗,能够在他毫无察觉的前提下,潜伏到距离自己不到两百米的雪地里,这种能力,已经威胁到了施罗德的生命安全。

    刚才池上久远受伤,已经成了两人小队的累赘,所以池上久远主动提出分头行动,施罗德当然不会反对,池上久远再怎么是自己最欣赏的学生,也比不上涨及的生命安全更重要。

    施罗德逃进了树林,池上久远却只能从另一侧,借着草丛的掩护,迅速藏进一片低矮的灌木丛里。

    李云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跟上了池上久远。

    池上久远一翻身的功夫,李云龙已经辨认出来,池上久远倭国特种兵的身份,至于另一个是不是那个勃兰登堡的特种教官,对于李云龙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现在华夏最直接的敌人是倭国军队,李云龙还是能够分清轻重缓急的。

    另外,池上久远刚才已经受伤,这种时候,就要趁他病要他命,容不得半点迟疑。

    对方受伤了,正是穷追猛打的最好时机。

    只要死咬住这个受伤的家伙,不给对方包扎疗伤的机会,在这种天寒地冻的环境里,对方体能的消耗会无限放大。

    先难后易,就是李云龙眼前的策略。

    当然,李云龙跟着池上久远进入灌木丛的时候,也没放松对那个施罗德的警惕。

    灌木丛里,池上久远借着这个翻滚的机会,钻进灌木丛里有七八米,还没来得及察看肩上的伤势,又一颗手雷丢过去。

    池上久远怎么都没想到,这种特种战斗中,居然可以使用手雷发动攻势。

    其实这会儿李云龙也是没了办法,灌木丛虽然不算密集,但足够遮挡他的视线,李云龙能够通过聆听,确定对方的位置,可因为灌木丛里的障碍太多,根本没法使用狙击枪。

    所以李云龙只能用手雷逼着这个池上久远自己跳出来。

    池上久远顾不上包扎伤口,只能再次选择闪躲,咬着牙,猛地朝前一蹿,大步朝前窜去。

    李云龙的速度也放展到了极限,速度远远超过这个池上久远。

    连续三颗手雷丢过去之后,李云龙和这个池上久远的直线距离,已经不足二十米。

    二十米的距离,即使有灌木丛的遮掩,也已经可以使用狙击枪锁定了。

    站在高坡上的魏大勇,这时候才带着几个人冒出头来,看着已经进入灌木丛的李云龙的背影,露出一丝遗憾。

    魏大勇还想着拿手雷干掉一个,帮李云龙减轻一点麻烦呢。

    没想到这次反倒吓跑了这两个家伙,不过在刚才的时候,魏大勇也留意到了施罗德逃走的方向。

    魏大勇留下一个,帮那个受伤的战士包扎,自己则带着剩下四名身手不错的战士,翻过高坡,悄悄潜入施罗德离开的那片密林。

    如果李云龙在跟前,是绝对不会让魏大勇冒这个风险的。

    只是此时的李云龙,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的池上久远,扣动了狙击枪的扳机。

    砰!

    池上久远刚把绷带按在肩上,还没来得及绑缚,就被李云龙这一枪给吓到了。

    狙击子弹,打在了距离池上久远不到一米远的一簇灌木上,崩起一簇掺杂着泥水的积雪。

    泥雪迸溅,崩了池上久远一脸。

    池上久远也不顾上包扎,只能继续逃窜。

    池上久远也有点无语,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彻底陷入这种被动的局面,这是池上久远最不愿意看到的。

    肩膀上的枪伤,血还在流,池上久远强忍着肩头上的疼痛,躲在一簇灌木后面,咬着牙端起手里的狙击枪。

    等池上久远回头的时候,李云龙也刚刚藏好自己的身形。

    狙击枪的枪口,潜藏在一簇干枯的杂草里,目光默默注视着一脸警惕的池上久远。

    只有二十来米的距离,池上久远眼神里的迷惑和警惕,李云龙都看得清清楚楚。

    李云龙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小鬼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下老子的手段。”

    想要干掉这个池上久远,还得让对方动起来才行。

    不过这次用手雷是不行了,手雷带起来的动静太大,反而会影响狙击枪的施展。李云龙的目光,落在灌木根下面的几块石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