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三章 总舵长老

作品:《万古第一狂帝

    只是那一剑的威力太大了。舵主这一剑根本没有挡住对方的袭击。强大的力量,摧枯拉朽,直接将他的这一剑碾爆。

    “轰!”的一声。

    那地魔教的舵主闷哼了一声,整个人被震飞出了十几米,砸倒在了地上。大口吐血,神色萎靡至极。

    在帐篷内的地魔教分舵的长老,一个个神色惊讶的冲了出来。

    “有人偷袭,杀了他……”

    已是重伤的地魔教长老气急败坏的指着君逸飞的所在对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那些地魔教长老自然轰然应承。

    黑暗中

    君逸飞犹如死神一般,踏步而来。

    地魔教的高手疯狂的向着君逸飞扑去。但此刻的君逸飞却是神色不屑,一剑剑刺杀而出,每一剑皆蕴含着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的力量。

    每一剑皆是妙到毫巅,仿佛专门为了杀人而存在的剑法。

    “噗嗤!”

    “噗嗤!”

    每一个地魔教的高手皆不是君逸飞的一合之敌,刚刚扑到君逸飞的面前,皆被一剑斩杀,没有一人可以撑到第二个回合。

    “恶魔……恶魔……”

    君逸飞的霸道吓坏了其他的地魔教武者,他们一个个面色煞白。止住了去势,准备退却。

    “想走……没有这么容易。”

    君逸飞的身形一晃,犹如鬼魅一般的向着地魔教的高手杀去。一瞬间,仿佛幻化出了数十道的身影。

    “怒风剑诀!”

    君逸飞瞬间的刺杀出了七七四十九剑。

    每一剑皆犹如实质,挟着摧枯拉朽的力量。

    “噗嗤!”

    “噗嗤!”

    一个个地魔教的高手卯足了全身的力量,想要避开君逸飞的袭杀。但是他刺杀出来的一剑,极其的恐怖,让一干地魔教的高手,无所遁形。纷纷被击杀。

    刹那间,原地没有了一名地魔教的高手。当然,除了先前被君逸飞重伤的那名地魔教的分舵主,君逸飞之所以没有杀他,也只是为了从他的身上知道关于地魔教总舵的位置。

    察觉到,地魔教分舵的其他高手被惊动了,一个个包围过来。君逸飞眉头一皱,他自然不是为了来剿灭地魔教分舵的。是以,抓起了还躺在地上的地魔教分舵主的身子,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地魔教分舵。

    待地魔教分舵的高手赶来之时,看着帐篷之外,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尸体,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在一座大山的山林内

    君逸飞的面前躺着那名地魔教的分舵主,他此刻正神色惊骇的看着他。

    “你到底是何人,敢和地魔教作对?”

    地魔教分舵主看着君逸飞,神色阴狠。

    “告诉我,地魔教的总舵在何处?如果不说,你会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君逸飞一步步逼近了地魔教的分舵主。

    “你以为本舵主会说么?”

    地魔教分舵主的话还未说完,君逸飞忽然欺近,一把的掐住了他的下巴,冷森森的说道:“想要自杀,没有这么容易,那还要看本公子愿不愿意。”

    说着,君逸飞卸掉了地魔教分舵主的下颌骨。顿时,“咔嚓!”的一声,下颌骨被卸掉了。

    “你以为这样,本公子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了?你太天真了?”

    君逸飞冷冷的看着地魔教的分舵主。

    “搜魂术!”

    君逸飞的手贴在那地魔教分舵主的额头上。

    这搜魂术有些惨无人道,君逸飞一般也很少用这种手段。但是如果对象是地魔教的人,君逸飞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顾忌了。相比对方,在君逸飞看来,这也只是小儿科而已。

    “啊!”

    地魔教分舵主发出了一道道凄惨的惨叫声。

    少顷,这惨叫声才停了下来。

    地魔教的分舵主彻底的成为了一个白痴。毕竟,这搜魂术是一种对受术者的意识伤害很大的一种法术。这般的情况下,地魔教的分舵主自然就成为了一个白痴。

    只是君逸飞的眉头,此刻仍然皱成了川字,因为他在地魔教分舵主的意识当中,仍然是没有得到什么太大的收获。因为他虽然是分舵主,但他这个分舵主,并不是地魔教的高层,他也并不知道,地魔教的总舵到底在何处。

    “哼,隐藏的很深嘛,竟然连地魔教的分舵主,都不知道地魔教的总舵所在何处。”君逸飞的眼眸一凝。

    虽然如此,但君逸飞却并不气馁,因为虽然地魔教的分舵主的记忆中,他没有得到关于地魔教总舵的位置。但他还是知道了其他的一些隐秘,比如地魔教总舵的长老会在明日前来百元帝国的分舵。到时候,他就能从这位总舵长老之处,得到关于地魔教总舵的所在。

    君逸飞刚刚走出山林,陡然,他的面前十几道的黑影出现了。一个个杀气沸腾,凌厉如刀的眸光锁定在了他的身上。正是地魔教的高手,身上散发出了强大的气息。

    “啧啧,不错嘛,这么块就找到本公子了。”

    君逸飞面不改色,仿佛早就料到的一般。

    “君逸飞,没想到我们还没找你,你竟然敢杀戮我们地魔教分舵的人,罪该万死。”

    一名地魔教三角眼的长老看着君逸飞,冷厉的道。

    “有点意思,本公子就站在这,看你如何让本公子罪该万死。”

    君逸飞懒洋洋一笑。

    “上,杀了他……”

    那地魔教的高手对身边的武者喝道。

    十七个地魔教的高手向着君逸飞扑杀了过去。

    这些地魔教的武者修为皆是不弱,每个都有半步真气境的修为。

    但在君逸飞半步真气境的时候,就能秒杀半步真气境的武者了。更遑论现在他已是真气境的武者,这半步真气境武者,在他的眼里,就如蝼蚁一般。

    “死!”

    君逸飞身形不动,瞬间拍出了一连串的掌印,向着那些地魔教武者的身上落去。

    “不!”

    那些地魔教的武者感到一阵的窒息。顿时,一道道的掌印落在了他的身上。

    “哇!”

    地魔教武者顷刻被震飞出去,落在地上,七窍流血而死。

    “本公子,给你们一个机会,出手吧!”

    君逸飞背着手,淡淡的道。

    三名地魔教真气境武者皆神色惊骇的看着君逸飞。

    “你突破到了真气境?”

    地魔教对于君逸飞的情报显示,他只是半步真气境的修为而已。但是现在展现出来的修为,那完全是真气境。

    “知道了,就来受死吧!”

    君逸飞的眼眸一寒。

    “找死,你以为突破到了真气境,就可以和我们地魔教抗衡了,看我们如何杀你!”

    一名地魔教的武者咧着嘴道。

    对于这些地魔教的武者来说,虽然君逸飞突破到了真气境,但是他们早已是真气境的武者,对于君逸飞自然不孬。

    “杀!”

    三个真气境武者向着君逸飞扑来。三人以品字形对君逸飞合围。

    “摧心掌!”

    “破龙杀!”

    “乾坤霸刀!”

    君逸飞没有拔剑,区区真气境初期的武者,还没有资格让他拔剑。他不动如山,犹如山岳一般的凌立在那。

    “排风掌!”

    君逸飞冷哼了一声,恐怖的一掌向着对方扇了过去。

    这一掌,蕴含着风之意境,虚空之中,庞大的掌印化为一阵阵的清风,向着那些地魔教的武者拍了过去。

    虽然只是凡阶的武技,但是君逸飞早就将其修炼到了化境,并且蕴含了风之意境。这一掌的威力,不下于人阶的武技。

    地魔教真气境的武者刚刚扑向了君逸飞,顿感四周一道道犹如狂风一般的掌印向着他们席卷而来。

    “好强大的掌法,全力出手!”

    地魔教的高手,卯足了全力。

    “轰!”

    “轰!”的爆响。

    君逸飞的掌印直接拍碎了三名真气境武者的护身气罩。结结实实的拍在了他们的身上。

    “额……”

    三名真气境武者来的快,去的也快。倒飞了出去。大口吐血。

    君逸飞不动如山,身形犹如鬼魅一般的向那三名地魔教武者欺近。再度的一掌拍了下去。

    凌厉的掌印拍出,无尽的风暴爆发了出来,形成可怕的气流缠绕在三名真气境武者的身上。

    “死吧!”

    三名真气境武者还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君逸飞一掌拍成了血雾。

    君逸飞飞身掠走。

    第二日

    地魔教分舵

    一名身上散发出强大气息的武者出现了,这名武者脸上戴着血红色的面具,在黑暗中,极为的狰狞。

    “恭迎长老!”

    地魔教百元帝国分舵的高层,敬畏的看着这名血色面具的武者。

    “你们舵主呢?怎么没有前来?”

    血色面具武者声音似乎有些的不满。

    “长老,我们舵主被人劫走了,生死不明。”

    一名地魔教的武者壮着胆道。

    “什么,何人做的,竟然敢对我们地魔教的武者下手?”

    血色面具武者的声音冷厉的道。无尽的寒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显然此刻他极为的愤怒。

    “我们赶到的时候,几位长老被杀,舵主也不见了,我们根本没有见到人。”

    那名地魔教武者簌簌发抖的道。

    “一个个都是废物。”

    血色面具武者极为的不满。

    “查,给我查,一定要将这人给本长老找出来!”

    血色面具武者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