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66章:她根本就是在骗你

作品:《小妻好甜:陆少引入怀

    沈思甜是阻止不了艾天晴带着玉佩见陆少铭,但是她完全可以事先歪曲事实,艾天晴就是把真相告诉了陆少铭又怎么样?

    有她事先给陆少铭打预防针,到时候陆少铭看到那块玉佩,只会认为是她落在陆家的,而且他已经先入为主的觉得她才是那天的女人。

    现在就算艾天晴说出来真面,陆少铭也不会相信的。

    陆少铭没有怀疑,在别墅里找个玉佩而已,不过是小事,他点点头,答应了。

    沈思甜又突然装作羡慕的说道:“天晴果然比我命好……”

    她幽幽的叹息,吸引陆少铭的注意以后,就继续幽幽道:“我和她一样,第一次都被人强迫了,但是她却能得到你这样的丈夫体贴,我是真的羡慕她,希望我以后的丈夫,也和你一样大度,不介意……”

    陆少铭一愣,他没想到沈思甜竟然也知道艾天晴曾经被人强迫过,他疑惑了,“你怎么会知道这事的?”

    这事对艾天晴来说,应该是难以启齿才对,她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说给别人听呢?

    沈思甜叹道:“我和她以前可是闺蜜,有一次喝醉了,我们就将彼此的秘密分享出来了,我们从小就是无话不谈的朋友,而且又有相同的经历,关系自然更好了,所以我才会知道天晴她曾经被……不过这些话,现在说来也挺没意思的,你不介意就好……”

    陆少铭脸色难看,他怎么会不介意,只是他更多的是心疼艾天晴曾经遭遇过那种事而已。

    陆少铭猛地想到,沈思甜和艾天晴曾经互相倾诉过的话,那沈思甜会不会知道,那个强迫艾天晴的男人是谁?

    要是他知道是谁,他一定要让那个男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陆少铭看向沈思甜,沉着脸问道:“艾天晴有没有告诉过你,强迫她的男人是谁?”

    沈思甜摇头叹气道:“天晴没告诉我……只不过她曾经有一次和我提过,如果当时强迫她的人是你的话,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她说到这的时候,心里得意起来。

    艾天晴,你就算是告诉陆少铭真相又如何,今天陆少铭从她这走了以后,他是不会信你说的话的。

    艾天晴曾经说过,希望他才是那个强迫她的男人?陆少铭一顿,他疑惑道:“为什么,天晴怎么会这么想?”

    沈思甜幽幽道:“自然是不想你嫌弃她,之前她向我诉过苦,说你嫌弃她不是第一次,所以那次喝醉酒之后,她才会这样说的。”

    陆少铭一怔,想着他曾经的确无数次的嫌弃过艾天晴不自爱,明明没有结过婚,就已经没有了第一次。

    是因为他说了那些话,所以艾天晴才会有这样的想法,想到这里,他有些后悔曾经说过的话,心里也很心疼艾天晴。

    他总算是给沈思甜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微笑,“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沈思甜微微摇头,“我告诉你这些,不过是希望你和天晴会幸福。”

    陆少铭看沈思甜的表情,见她好似真的放开了,心里对她的愧疚也少了些。

    他淡笑点头,与沈思甜谈完了,他礼节性的送沈思甜出门,只是刚出门就见到艾天晴和张贺,站在不远处,正看着他们。

    陆少铭脸色微微变了变,他前不久才刚答应艾天晴,不和沈思甜见面的。没想到,不过是来和沈思甜送别,运气竟然这么不好,就被艾天晴抓包了!

    ……

    艾天晴和张贺从陆家别墅赶到陆少铭公司的时候,却没见到人,问了秘书才知道陆少铭去楼下茶餐厅见客户了,艾天晴心急如焚,她在陆少铭办公室坐不住,就忍不住跟过来看看,没想到就撞见了陆少铭送沈思甜出来!

    她手里还攥着玉佩,她一想到沈思甜冒认了自己,假装是玉佩的主人,骗陆少铭,她就气得要死。

    艾天晴冷着脸走过来,经过别人卡座的时候,抄起一个水杯,就浇在了沈思甜的脸上,然后咬牙切齿的盯着她,“贱人!”

    她现在恨死沈思甜了,以前她对沈思甜有多真心,现在就有多恨她。

    是她对自己的孕检报告动手脚,又是冒名顶替她,骗陆少铭的感情,她就气得要死!

    那水杯里都是刚烧开的茶水,沈思甜被浇了一脸,惊呼喊痛了起来,“艾天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捂着脸,一边躲在了陆少铭身后,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在茶餐厅客人眼里看来,沈思甜娇小瘦弱,楚楚可怜,相较之下,艾天晴就显得骄横跋扈了一点。

    有些本身就是陆少铭公司的人,认出了沈思甜和艾天晴,当初她们两个同期进陆少铭公司实习,同时和陆总暧昧不清,对于她们的三角恋,他们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见到艾天晴拿水泼沈思甜,不少人开始拿手机拍下来,偷偷的看热闹。

    “艾天晴,你干什么?”陆少铭见大家都拿着手机在拍艾天晴,立刻抓住艾天晴的手,将她拉到了身边,挡住了那些镜头,不想她被别人非议。

    艾天晴见陆少铭将她扯了过来,还以为他是在维护着沈思甜,她心里吃醋,还非常恼火,“你知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她根本就是在骗你!”

    陆少铭见旁边有不少人看戏,他不想让艾天晴貌似跋扈的形象,上明天的报纸。

    他皱眉,然后抓起艾天晴的手就往包厢里走,“有什么事,你跟我进去再说。”

    艾天晴敌不过陆少铭的力气,只能跟着他进了茶餐厅的包厢。

    而沈思甜也没站在原地,而是紧紧的跟着陆少铭,她知道今天艾天晴过来找陆少铭,就是说玉佩的事。

    她担心陆少铭会相信艾天晴,以后再也不理她了,所以艾天晴告诉陆少铭的事,她最好在场,艾天晴说一句,她也能当场反驳,怎么着,也不能让陆少铭相信艾天晴就是那晚的女人!

    一进包厢,沈思甜就委屈的看着艾天晴,一副想要替陆少铭解释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