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奸诈的李世民!(求鲜花!)

作品:《大唐之我哥是李世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陛下,老臣斗胆直谏,陛下对铁颈王的封赏过于重了,铁颈王尚未及冠,实在难以担当此重任啊!”

    刚一离开庄园,长孙无忌就迫不及待的劝谏,不知道为什么,李世民对房遗则的封赏,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李世民看了长孙无忌一眼,淡淡的说道:“朕意已决,此时不要再议了。”

    “陛下,老臣……”

    “朕的话你听不懂吗?”

    长孙无忌还想开口,可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李世民一个冷厉的眼神制止住了。

    看到李世民的冰冷的眼神,长孙无忌全身猛然一颤,后背一阵阵发凉,同时心里那股不安的危机感在迅速的扩大。

    “老臣冒犯天威!请陛下恕罪!”长孙无忌扑通一下跪在地上,额头的冷汗走流了下来。

    “起来吧,朕不怪你。”李世民淡淡的说道。

    “谢陛下。”长孙无忌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

    李世民的“不怪罪”,不仅没让长孙无忌安心,反而让他更加的惊恐了。

    唐朝是没有跪拜大礼的,如果李世民不怪罪他,那在他下跪之前就会阻拦了,但等他跪下之后,李世民才开口,这足以说明问题了。

    长孙无忌现在明白了,这是李世民在给他提醒,如果他还不知道收敛的话,恐怕会大祸临头了。

    一旁的魏征看到长孙无忌惊恐的样子,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看来陛下打算动手了!

    李世民真的是因为房遗则的两项伟大发明,才给他如此大的实权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李世民不过是把房遗则作为一柄利剑,来铲除身边的不安因素而已。

    大唐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安定祥和,国力日益强盛,但实则,大唐正处于内忧外患的危机之中。

    外患自然就是指的高丽这些番邦小国侵犯大唐的事,但这些李世民还不是很担心,现在有了化肥液和木牛流马,他更加不在意了。

    真正让李世民担忧的是大唐的内患,各皇子的争权夺势!

    随着李世民的岁数越来越大,各个皇子的僭越之心也纷纷加重,暗自拉拢朝中的势力,其中以太子李承乾,四皇子李泰的势力最为强大,还有一个不如忽视的,就是三皇子李恪。

    虽然李恪很不受李世民的待见,但他势力也很大,李恪最大的依仗,就是李世民的六弟,荆王李元景。

    三个皇子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势,让李世民极为的不安,要知道,他的江山就是弑兄杀弟夺来的。

    为了不让悲剧再次发生,李世民只能将各皇子的势力,一一铲除。

    其实魏征猜测的并不准确,李世民不是打算动手,而是已经动手了。

    细想一下,李世民为什么要逼房玄龄这种大忠臣午门训子,原因就在于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是四皇子李泰的人。

    如果房玄龄还在朝为官,李世民不会动房遗爱,因为有房玄龄镇着,房遗爱还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

    但房玄龄要告老还乡,那事情就严重了,房玄龄的长子房遗直是个没有才能之人,而房遗爱却十分聪颖,且城府极深。

    如果房玄龄离开,那他的爵位十有八九会被房遗爱得到,有了梁国公的爵位,房遗爱的实力会快速的增大,这也就代表李泰的实力会增大。

    届时李泰与李承乾两虎相争,那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李世民这才要逼死房遗爱,而房遗直不过是垫背的。

    不过,让李世民感到意外的是,房遗则逃脱了,还因祸得福,被加封了铁颈王。

    对于房遗则,李世民不是很了解,因此在加冕时,才把他支出去。

    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试探,李世民发现房遗则很有才能,而且不属于任何势力,他这才有了培养房遗则成为利剑的想法。

    在经历今天的事之后,李世民终于下定决心了,要用房遗则这把利剑,铲除身边的内患!

    “臭小子!你以为得了便宜啊!事实上一直在朕掌控中!”李世民在心里yin笑道。

    庄园内,房遗则坐在客厅中,双眉紧缩,托腮沉思,在兴奋之后,他也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

    李世民怎么会突然给他这么大的权利?这不科学啊!但房遗则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李世民的用意。

    “又跟我玩心眼啊!行!那就试试看,虽然我现在猜不到你想干什么,但早晚你那狐狸尾巴得露出来,想算计小爷,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房遗则冷笑道。

    “公子,您在嘀咕什么呢?”烟儿提着一个包裹,迈步走了过来。

    “没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房遗则微笑着问道。

    “都准备好了。”烟儿点头说道。

    “恩!那好,我们回家。”

    ……

    一个半时辰之后,房遗则坐着马车回到了长安城,正准备回梁国公府时,马车突然停住了。

    房遗则一愣,他刚想询问怎么回事,耳边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啊!这是我家传的宝物,我不卖!你这是巧取豪夺,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哈哈!告诉你,小爷就是王法!有本事告我去啊!我看看谁敢给你做这个主!”

    房遗则一听,怒火顿时燃烧起来了,尼玛!这是谁啊!比我还能装逼!没人能做主?今天本王就做这个主了!

    想到这,房遗则一撩车帘,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