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6章 远古2

作品:《仙世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眼前的一切,在渐渐的消散,墙面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在陆千溪前面,除了一道墙面,便没了先前的景象。

    墙面恢复后,老者沉默了许久,方幽幽道。

    “乖徒儿,你看这世间的一切,都会随着这些黑雾i飘散,无论是你们,还是为师,若是不成就大道仙位,终也会化作尘埃,不过是时间的长短罢了,凡人一生遥遥百载,眨眼便过,不必有太多的烦恼,可是我等,为了那飘渺的仙位,一生都在追寻与修行,追寻着天地的天星万象,本源之质,妄想透彻这个天地,成就大道,唯有成就大道,方是这世间的本质,我们所追求的越多,心中的苦恼执念则越发的深,修道,便是修心。”

    “可这些执念都是我等不能放弃的,为师看透了这世间的本质,却也得不到你们的理解,这世间的妖魔,却是他人眼中遥不可及强大的存在,他们不解世间的本质,却也不愿意相信,反而相信世间流传的正与邪,强大的便是邪,弱小即正,我们的强大,是他们最为本源的恐惧,也是他们必须斩灭我等的理由。”

    “你望不见,这大世界之中,有多少肮脏龌龊之事不停的发生,在那个阴暗的角落,便不再存在正邪之分,弱小之人存于世间便只能受欺辱,倒不如踏入轮回之道,等待下一世而临,唯有真正的感受到古法的强大,他们方才知晓,古法并非魔……而是,真正的修行之路!”

    老者转过身体,望着陆千溪,削瘦的脸庞充满感伤,浑浊的双眼在这一刻,显得更加浊浑,已经望不见他的眼瞳,似乎被什么给遮挡住了。

    不过陆千溪依旧能够感应到,这老者眼光一直看着他,从未离开过,这让他心里一惊,莫非……这老者发现了什么吗?

    微微点了点头,陆千溪不敢有太多的动作,甚至不敢有太多的言语,道:“师傅所言极是。”

    老者此时却又沉默了,不知道想着什么,可是陆千溪知道老者的眼光可是一直未离开过,他不动,陆千溪也不敢动,只能等着他说话。

    “你不要怪为师……”

    半响过后,老者轻轻叹了一口气,有着愧疚之感。

    “跟为师来。”

    老者说道,便抬脚走向了古殿深处,陆千溪连忙跟上,他早就想进入这漆黑之地,不知道……那叶不归会不会也在古殿之内。

    不过,老者在走到漆黑之处之时,便停步不前,而是转身右掌往前一划,只见划过的一闪之间,似乎有一滴血液从他指尖滑落,眼前的一切化作了一张画卷。

    画卷之上,是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古文字之下,是一幅辽阔的景象,苍茫大地,万族林立,山林涛涛,在那画卷的尽头,是一片翻滚汹涌的海啸,从天地一方而来,似乎要覆灭整个天地,而那些古文字,便刻在天与地之间。

    在那天地只见,万族之上,一道身影鼎立天地,悬空在上,背负双手而立,一身长袍在风中飘荡,长发飘舞,气势飘渺。如一位红尘仙,傲立万族。

    “万族林立,各有其天赋,整个大世界的种族,都各有不同的修行之法,而偏偏,人族似乎是被天地所遗弃的,天地灵气不能修行入内,不能转化为力,体内存在着极深的枷锁,无法修行,所以他们不听的探索,在不断的进化自身,模仿万族的修行,而这修行之道,便从最初,一直演化到了现在,而世间第一位仙,是我人族之人。”【~~ ¥更好更新更快】

    “此人成就仙道,并非走演化之道,而是不断的解开自身的枷锁,这一修行之法瞬间让整个天地疯狂了,因为万族没有一位仙,唯有人族,他们不断的摸索,开始不断的抓人族之人,解刨人族,便是为了知晓人族身体的大秘密,但是他们失望了,因为亿万人族之一,方发现一名自身存在枷锁之人,此人,被称之为人族之子,不过他们也发现了,人族每个人都存在着枷锁,但是无法显现,唯有修炼自身,方能够显现后解开,并不像第一位化仙之人,从出生便存在着枷锁。”

    “天地大乱,人族动荡而起,一仙在世,鼎立万族,人族从最微弱成为了最强势的种族,虽然很多人族之人自身未存在着枷锁,可他们便炼化其身,囚禁天地灵力在体内,不断的炼化这些灵气,强硬成为修行者,而这些人,在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自身便会浮现枷锁,不过,这修行之路十分艰难,普通人难以囚禁天地的灵气,从而将目光看向了其它种族存在识海的灵气,炼化其它种族的灵气,从而让隐藏的枷锁现于体内。”

    “这种修行之法,很快便被世间所抵触,整个大世界之人将这些人称呼为妖魔,修行之人受到追杀,整个天地再次陷入动荡之中,不仅仅是人族,还有不少万族,演化自身为人族,再使用这修行之路,从而炼化其身,达到自身枷锁现,这便是妖魔之修的由来,而这修行之路,便再也没有传承下去。”

    “因为那时候,整个天地都在屠杀修行此法之人,其中就包括了……自身存在枷锁之人以及,世间第一位成就仙道之人。”

    老者幽幽的说道,却将陆千溪说迷糊了。

    这老者先前一直说本质与表面,可是这其中似乎没有多大的牵扯,不过是修行之道上的冲突,不过就是那些自身未存在枷锁之人,想要浮现自身的枷锁,造成的杀戮,与老者所言的表面与实质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天地何来对错,妖魔不过是他们所说,若是过于在意世间所谓的正与邪,那么你便会陷入世间表面,抛开这些,你便能看到你所看不到的,这边能够看到世间的本质。”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老者缓缓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