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9章 造化古殿1

作品:《仙世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小白的声音在陆千溪身体内响起。

    它曾说过,若是它的行迹被发现,恐怕会遭到大能级别存在的出手,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件造化之物。

    而行云宗的宗主,竟然能够让小白害怕……莫非,是这行云宗宗主隐藏了实力?

    在陆千溪看来,小白的实力恐怕不会低于道人级别的存在,而这名行云宗的宗主竟然能让小白感到害怕,那么其实力恐怕不会太低,甚至超过了道人。

    “别乱想,我并非害怕这女子,而是这女子身上,有一种恐怖的气息,来源于她的体内或者她身旁的宝物,这宝物蕴含了一股恐怖的波动……一般人,是无法察觉到的。”

    小白似乎猜想到陆千溪的想法,不屑的说道,可是语气带着几丝肃然之意,显然,它对行云宗宗主那股力量的波动,十分的忌惮。

    能让一个远古神兽这般忌惮,这行云宗宗主,十分的神秘,不仅容貌动人,身上的秘密恐怕也十分引人兴趣。

    “那入口在前方……被阻挡住了。”

    韩令四处观望,便看到了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存在着气息的波动,而古殿其它地方,都死寂不已,唯有各大势力所望之处,方有气息涌动,这个发现,让他脸色一苦,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便不能毫不费力的进入造化之地了。

    “你们是谁?”

    就在两人观望之时,古殿内的人也发现了两人的存在,其中一名老者直接开口问道,他站在古殿入口处的不远,盘旋离地半丈,此刻睁开了双眸,看向两人。

    “青御门贤门一脉弟子。”韩令拿出了令牌。

    “青御门?你们是要进入造化之地的?”老者蹙眉问道,似乎对青御门值人并无好感。

    “正是!”

    眼前的老者实力深不可测,也是演道境修道者,韩令不敢过于放肆,如山峰入口之中那般无视便进入,但气势不输,语气带着傲然。

    老者不再言语,而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韩令,本放在膝盖上的两手往前一划,一本古册慢慢浮现在老者眼前,老者眼眸闪过一丝青芒,一闪即逝,随后手掌一挥,那本古册如幻影一般直接破碎。

    “青御门,贤门一脉只有一人,你们未获得资格,还妄想进入这造化之地,莫非是不知死活?敢欺骗我?!”古册消失不见,老者气势猛然一变,充满了凌厉的杀气!演道境的修为猛然爆发,气势凌厉,朝着两人威压而来!

    韩令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这造化之地竟然会有所记载每个门派之人,连山脉都记得那么清楚,他实在是小看这造化之地的规则了。

    此刻这老者气势碾压而来,如山海澎湃!气浪汹涌,针对韩令和陆千溪两人。

    同时也暴露了他的修为——演道境中期!

    两者相差的太大,直接被这气势碾压的无法动弹!

    “何事?”

    两字在古殿之中响起,这声响一出,整个古殿如洪钟敲响,韩令和陆千溪两人随着声响望去,只见正是憾山宗的宗主——汕灵道人。

    老者听到这两字,身上的气势直接散去,身躯不再盘膝,而是直接落地,朝着汕灵道人恭敬一拜,道:“宗主,这两个青御门的弟子,想要进入造化之地,可是青御门的名额之中并未有两人的存在!所以教训一番两人。”

    听闻青御门三字,坐在首位的青御门掌座,赤一行淡淡的回过头来,拂袖了一下青衫道袍,当他看到陆千溪之时,便隐约感觉到此人似乎有些眼熟,不过一时间却没有想起来。

    “放肆!青御门的道友名额岂是你能决定的,你先将这两位小友放进来。”

    汕灵道人摆了摆手,让老者将两人放了进来,随后将目光看向了青御门掌座,道:“赤道友,你们青御门还有想进入造化之地的弟子吗?没关系,只要你一句话,再送多少弟子进去都没有关系,先前我与道友门派有几丝不愉快,这也算本座赔罪了。”

    “你们,过来。”

    赤一行望了一眼两人,淡淡道,韩令和陆千溪听言,十分不甘愿的走了过去。

    “你们是哪一座山脉之人,可有名额进入造化之地?”

    话语平淡,却带着淡淡的威压。

    “贤门一脉的真传弟子,韩令……”

    韩令行了一个门礼,回答道。

    整个古殿气势忽然一凝,只见赤一行的情绪出现了几丝波动,不过只是一闪而过。

    汕灵道人、极武门门主、行云宗宗主,也为之一愣。

    三人早就听闻贤门一脉在青御门的地位,可是十分不受待见的,可是三人仔细观察过贤门一脉的大师兄,实力深不可测,竟然连他们都感到有些心惊,所以对这个不受待见的山脉,十分的有兴趣,如今再见两位贤门一脉的弟子,他们忍不住仔细的打量一番,三人眼光打量之中,却各有心思。

    “贤门一脉,你们并没有资格获得造化之地的名额,速速退下,莫要在此地丢人现眼!”

    赤一行语气化冷,十分不待见两人。

    “掌座,我等有非常要急之事进入造化之地!”韩令听罢,脸色一急,连忙抱拳道,顾不得所谓的尊严,若是大师兄在这杀局之中死去,那他们心中便永远有一个心魔,而陆千溪则是不敢说话,深怕这个青御掌座认出自己。

    看见韩令焦急的脸色,赤一行不为所动,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两人想要进入造化之地的借口。

    “两位小友有什么要急之事?”赤一行没有说话,汕灵道人便开口讯问道。

    韩令一愣,这汕灵道人……就是憾山宗的宗主,也就是跟妖魔合谋之人,只是眼下的情景,揭穿此人恐怕不过是沦为笑柄,并且汕灵道人还可以借口将两人除掉,青御掌座根本就不会管两人的死活,以他的态度,恐怕会直接将两人交给汕灵道人,到时候他们可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不容易脱离虎口,又入狼窝。

    “汕灵前辈……只是门派的一些要事,掌座,能否单独一谈,我等有要事禀告掌座。”韩令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搪塞了过去,随后对着赤一行说道,语气十分的焦急,希望能引起赤一行的注意,如果还是这般冷漠的态度,那么两人是根本没有可能能够进入造化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