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六百六十五章你的问题

作品:《无上神王孟凡

    剑痴担任刃殿统帅的第十二天。

    十二天来,她只做了一件事,反复的看孟凡、八足恶蛟、罗五梅等人的那一场战斗。

    以刃殿的手段,通过种种痕迹复刻那一场战斗是容易的,就算是一尊普通的神王,也可以通过推演的手段重现各种过往的景象。

    但是,这段复刻却有些模糊。

    第一天,当剑痴得到了十年来刃殿搜集的各种信息和痕迹,开始复刻的时候,整场战斗中,有超过大半的片段都是一片浑浊。

    到今天,这段复刻已经变得非常清晰,却仍然有一些模糊的地方。

    蚩荒盏坐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剑痴。

    “你已经看了十二天又五个时辰,一共看来七十六遍。”蚩荒盏道。

    “他真的只是一个巅峰生灵。”剑痴道。

    蚩荒盏眯起眼睛:“你当真如此认为?一个生灵,能够完败两尊不朽?罗五梅暂且不提,八足恶蛟是比我们高出两辈,许多年前就已经成名的怪物,参与了大大小小各种战争,他的实力,比殷古也不差,都是小不朽第二台阶,我当真想不出,蛟怎么会败给蝼蚁。”

    “与你相比,我过于简单。”剑痴悠悠道:“那么你告诉我,八足恶蛟为什么要编织出一个自己败给了巅峰生灵的谎言?若你败给了某人,是说此人很弱小呢,还是要说此人很强大呢?”

    蚩荒盏看着剑痴,玩味的笑道:“在我看来,八足恶蛟完全没必要撒谎,但我仍然无法理解,一个生灵,如何击败不朽。”

    “此人的力量,我有些不能理解。”剑痴淡淡道。“在我看来,此人当时与殷古交手,未曾落败,但也没有获胜,最多只是平手,而殷古毫发无伤,只是被那神秘的黑洞法则送走了而已,如果继续战斗下去,殷古有八成胜算。”

    “不错。”蚩荒盏点头:“但当时看来,此人能够和不朽交锋这么久,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剑痴继续道:“后来,此人出现在萨拉宇宙,与湖洱帝王和白起义交手。”

    “完胜碾压。”蚩荒盏道。

    剑痴道:“可他受伤了,若按照他与殷古交锋的实力,湖洱帝王和白起义在他面前,根本无力反击,会被立刻击败,湖洱帝王根本不可能伤到这个孟凡。”

    蚩荒盏皱起眉头,也觉察出一些不对。

    没错,此人能够和殷古打了那么久,还没有落败,湖洱帝王和白起义,在他面前自然是被碾压,可是确实,此人受伤了。

    “与殷古的交手,让他受了很重的伤。”蚩荒盏道。

    剑痴:“这是最合理的推断,因为和殷古交手受伤,使得他变得虚弱,所以才会被湖洱帝王伤到。随即,此人踏入了那条废弃的空间通道,比预计时间较早赶回了琉璃宇宙,遭遇罗五梅和八足恶蛟,然后,完败了力量不逊色于殷古的八足恶蛟,和同样是小不朽的罗五梅。”

    蚩荒盏眯着眼,沉默不语。

    确实如此看来,有太多诡异。

    也无法解释。

    蚩荒盏道:“没有必要考虑这么多,世上不可解释的事情,太多了,你现在要考虑的不是这些,所有的路都已经铺平,一切都水到渠成,你只要等着三大宇宙融合就好了,八大支柱会派出人来,先凝聚三大宇宙的法则核心,然后牵扯引力……”

    剑痴没有继续听蚩荒盏说什么,又抹过水晶,看起当时孟凡的战斗。

    蚩荒盏太了解他这个妹妹,于是很自然的住口。

    过了片刻,剑痴道:“没意思。”

    蚩荒盏拧起眉头:“你现在是刃殿领袖,是威严支柱的一名统帅。”

    剑痴摇头:“没意思,我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找到这个异类。”

    “击败了两名不朽,他不可能再继续待在三大宇宙,如果他聪明,也不会回萨拉宇宙。”蚩荒盏的口气已经变得严肃。

    剑痴看向蚩荒盏:“你何时回意义世界?”

    蚩荒盏道:“我是围攻洛天宇宙的一名领军,家里人放心不下你,我才要跟着你,你如果安心的担任刃殿统帅,我很快就离开。”

    “你来担任刃殿统帅。”剑痴道。

    蚩荒盏终于忍不住,怒道:“十九,够了!你可知道你在战前离去,已经被人抓住把柄,家里用了多大的力气去运作,为你开脱?罗五梅和八足恶蛟都战败,你顺理成章接任刃殿统帅,这再好不过,你现在又要胡来?”

    剑痴淡淡道:“家族的安排,是家族的,与我无关,我不在乎什么刃殿统帅,我只想找到这个异类。”

    蚩荒盏沉默下来,静静的看着剑痴。

    良久,蚩荒盏才道:“在你眼里,家族一直是束缚?”

    “是的。”剑痴回答的很干脆。

    蚩荒盏又道:“你出山之后,希望能让剑饮血,于是顺利的加入威严支柱,前往征讨洛天宇宙,你以为,这是你自己的努力?”

    剑痴沉默。

    蚩荒盏继续道:“加入威严支柱,必须生而为道主,若你不是蚩家人,你如何生而为道主,又如何能够年纪轻轻就踏入不朽?

    若你不是蚩家人,战前脱逃,便已经被威严支柱捉拿,带入法恩支柱受审,别说此刻在这里安心的做一个刃殿统帅,就是抵达琉璃宇宙都不可能。

    你娇生惯养也就罢了,一直以来都在受家族恩惠,却把我们这些兄弟姐妹,族中老者都不放在眼里,还认为家族是束缚,你是自由,还是自大,还是有太多妄念?

    十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若你离开刃殿,我不会再替你说半句情,族中老者一直喜爱你,可他们的忍耐也有限度,等你真的成了丧家之犬,便会明白你自己有多可笑,又有多可怜。”

    蚩荒盏说到最后,口气已经冰冷至极。

    剑痴沉默良久,道:“我不在乎。”

    蚩荒盏笑了。

    笑的颇为邪性。

    “好。”

    蚩荒盏起身,向刃殿以外走去。

    “我这就启程,回到洛天宇宙,继续担任我的领军,你的事情,我不会向族中报告,想不想离去,是你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