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66章 你想做什么工作,我随你

作品:《爹地你别跑安盛夏

    也是现在,夏唯安甚至觉得,哪怕她是个男人,也会喜欢像宋如意那种,安静,不争强好胜的女人。

    而不是,嫉妒心极强的自己……

    “多吃点啊,你又不胖,不需要减肥的,这些是我的拿手菜,也不知道你平常都喜欢吃什么,回头你告诉我,我会告诉厨师长的。”安盛夏对待夏唯安很热络,生怕夏唯安觉得委屈。

    “阿姨,我不挑食的,你平常喜欢吃什么,我想有空的时候也下厨。”夏唯安完全不想白吃白喝。

    “我啊,我……”安盛夏感觉自己被套路了,便挑眉道,“听冷嫂说你喜欢做饭,但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认真念书。”

    “……”夏唯安有些失落的垂下眼角,她只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况且大学的学业,没有多重,不过她不想让安盛夏失望,便认真的点头,“我知道了,阿姨。但如果有用的上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夏唯安,也不是我讽刺你,你现在还能有什么用处,好好念你的书,同时也祈祷,你爸爸早点回国,来接你回家,少给别人添麻烦,尤其是我哥。”冷峥用力白了夏唯安一眼。

    “呃……谢谢,我爸一定会很快回国的!”夏唯安眼底的希望,更加璀璨了!

    回头,安盛夏没好气的把冷峥给彻头彻尾的骂了一通。

    “你要是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别整天在这里拉仇恨,人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觉得,你就是一个看热闹的?”

    “也不是我害的,你非要这么指责我几个意思?”冷峥也是觉得好笑,“妈,我就是随便说几句,你反倒真的跟我生气,你觉得为了一个外人,真的值得吗?”

    “我也是看这个小姑娘合眼缘,而且她也过的不容易,你一个大男人,以后少欺负她,听见没?”安盛夏缓和了情绪,提醒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我以后稍微注意就是,最起码,不会在人前这么说,但我心里怎么想的,你可管不着啊!”冷峥不服气的道。

    当晚,冷峥径直去了冷灏的房间,没少抱怨,“大哥,你是不是跟我一样,越来越讨厌那个女的?刚才,妈还把我给臭骂一顿,说我不知道照顾人,可她分明这么讨厌,万一以后,都住在家里,这可怎么办?”

    “应该不会。”冷灏的语气,无比冷酷。

    “我就知道,大哥你跟我一样,可万一,她爸不回国,我觉得,妈真的会可怜她。”冷峥摸着自己的下巴,“我一定要想个办法,好让她自己搬出去。”

    不过,谈何容易?

    眼下夏唯安的处境,冷公馆,就是她唯一的栖身之地。

    哪怕死不要脸,夏唯安也不会舍得离开吧?

    “八成,是没这个可能,她肯定不会自己走,这可怎么办呢?”冷峥无比心急的问,“大哥,你比我聪明,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要换衣服,你先出去。”冷灏立马扯下领带,白天为了工作,晚上,还有这些无语的事。

    “不对啊大哥,你这么着急换衣服,是要出门吧?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冷峥咋咋呼呼的问,“难道大哥你,有女朋友了?”

    “不是。”

    “不可能,大哥你的生活习惯,向来很严谨,如果不是为了工作,也不会这么晚还要出门,我记得你今天也没应酬啊。”冷峥一拍脑袋,“看我都忘记了,你是去见她吧?”

    冷灏没有承认,但同时,也没有否认。

    冷峥了解大哥,他为人就是这样,能不言语,便不会言语。

    医院。

    安静的病房内。

    女人闭上眼,细微的呼吸,几乎没有任何声响。

    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女人猛地被惊醒,蓦地回头去看。

    姣好的面容先是愣怔,良久,这才溢出些许笑靥。

    “你,怎么会来?”如意意外的问。

    “最近,你的身体还好么?医生说了,过一阵子会给你进行手术,如果你想彻底好起来,变成一个正常人,最好接受这次手术。”冷灏再前行几步,直接站在了病床跟前。

    “其实我都知道,哪怕进行手术,成功的几率也不会太高。”苦涩笑着,如意心里很清楚,哪怕最小的手术,也是存在风险的。

    “为什么不勇敢不敢,你知道,这对你只有好处。”冷灏微微蹙眉。

    “我承认,我害怕了,因为我闭上眼睛,就会觉得,我的手术一定会失败,我之前认识的那个病友,刚进行手术,却死在了手术台上,我怕,我的身体素质,不够支撑我的手术……我,我真的很害怕。”如意坐立起来,用力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她是不是找过你?”冷灏猛地质问。

    如意更是一愣,只顾低头咬住自己的嘴角,不肯发出半点声音。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家老三说,她接走夏唯安的时候,曾经来过医院,她找你麻烦了?”冷灏愤怒的质问。

    “这个问题,你就不要追究了,反正她现在,也不会对我做什么。”如意依旧摇头,似乎,不想让冷灏插手进来。

    “我也没想到,她只用了七个月,就出来了,听说是在里面的表现很好。”冷灏捏紧了自己的掌心,“不过,她爸爸的公司已经破产,她现在,比一个普通人还不如。”

    “你不必跟我说这些。”如意打从心底里,是不想听的,因为她不想原谅,永远都不想原谅夏唯安,对她做的那些伤害。

    “我认为,你有资格知道这些,不是么?”冷灏垂下眼眸,冷静了良久,这才吩咐道,“你早点休息吧。”

    “你刚来,就要走了吗?能不能稍微跟我说会话?我每天躺在这里,什么都做不得……还有,我想在医院做一些设计工作,只需要画一些稿子就行。”如意死死的咬住嘴角,“因为,我想靠自己的能力赚钱。”

    “我不准,你现在是个病人,需要休息和调养身体,等你的身体什么时候好起来,你想做什么工作,我都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