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604章 暮四真孟浪呀!

作品:《隐世佳人赵婉兮

    既然是要赐婚,那就该是光明正大的,琼儿虽说是贴身伺候着她的,但说到底,也依旧还只是个宫女而已,身份地位跟暮四比较起来,可是差了许多。

    即便是好意成全,也应该让他们旗鼓相当才是,语言之间,赵婉兮已经忍不住还是动起了脑子,想着要怎么给琼儿一个光明正大,拿得出手的身份才是。

    那样子,看得冷君遨啼笑皆非,趁着四下无人,附身下去在对方脸颊上偷了个香,才笑言出声。

    “罢了,此事也着急不得,你慢慢安排着便是。我先走一步,麟儿这边,你多费费心。”

    “嗯。”

    什么叫做她多费费心?

    就跟冷昱麟不是她儿子似的。

    暗自翻了个白眼,不过赵婉兮却没将自己的不满给表达出来。

    另外一边的琼儿,也顺利达到了暮四的住所。

    作为冷君遨的随身护卫,暮四官居正四品,其实也着实不容小觑,便是在宫外,也有自己的住所。不过为了方便起见,他人依旧是住在宫里。

    琼儿过去的时候,人尚在门口,就听到里头有说话声。想着万一撞上人,她也没着急进去,而是在门口等着,颇有踌躇。

    一直犹豫了许久,才见到有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是跟在暮四身边的一个下属。

    对方看到她,也是满脸的惊讶,随即想到什么,又亮眼一笑,满是讨好之意。

    “这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琼儿姑娘吗?您也是前来探望暮四大人的?”

    或许是对方的话给了她灵感,琼儿窘迫之下脑光一闪,突然就镇定了下来,煞有其事地点头。

    “嗯,皇后娘娘听闻暮四大人受伤,便着我过来看探望一二。”

    原本这也算是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不过随着话语出口,琼儿却忍不住想要抽自己两巴掌。

    什么蹩脚的理由!

    好在对方也没有较真,不管是真假,横竖一副信了的模样,赶紧让开了路。

    “娘娘恩德,那姑娘赶紧进去吧。暮四大人可是正念叨着您,着我去打听……哦,不是,是念叨着没人说话解闷,无聊的紧呢。”

    虽说是触怒了龙颜遭到惩罚,但暮四的身份终究是摆在那里,不可动摇,为他在背后说两句好话的事儿,还是手到擒来。

    既然对方给了台阶下,琼儿也就假装没有听懂对方话里的深意,板着脸点头,抬脚走了进去。

    心下,忍不住微动。

    暮四念叨着她,着人去打听?

    打听什么?可是因为生怕那红玉镯子的风波还未平息,也会牵连到她的缘故?

    这次暮四被罚受伤,跟她有着直接的关系,完全可以说,就是因为她的缘故,不然,琼儿也不会真就这么大刺刺地直接上门前来探望。

    此时听着他人在伤中,却依然牵挂着自己,心里头反倒是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了。

    本以为适才那人走了,屋子里头就再没旁人,但等到琼儿蹑手蹑脚地进去,才发现里头还有太医在。

    身边还有一个小药童跟着,正在为暮四上药。

    也因为这个缘故,她一眼就看到了暮四的后背,皮肉溃烂,被打的几乎没有一块儿好肉,十分吓人。

    到底是经历的少,琼儿何曾见过他如此模样?

    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震惊之余,眼底的湿意怎么都忍不住,很快便泪眼汪汪起来。

    为了方便上药的缘故,暮四是趴着的,也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她进来,一直等到听见细细的啜泣声,敏感地察觉到室内的气氛隐隐有几分不太对劲时,才意识到什么,蓦然扭头。

    然后就看到了琼儿那张哭的梨花带雨的脸。

    登时一惊,下意识地想要起身,饶是被太医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但依旧还是牵扯到了后背的伤,疼的龇牙咧嘴,冷气直抽。

    不过念及着背后的人,暮四还是很快调整了呼吸,就跟感觉不到自身疼痛似的,忍不住面露喜色。

    “琼儿,琼儿姑娘,你……你来啦?”

    琼儿却是不答,只抬手抹着不停地往外掉的眼泪珠子,一脸的戚戚然。

    看她这幅模样,暮四眼底心疼显而易见,可比对自己的伤势更加在意。无奈眼下又起不了身,只能手足无措地出声。

    “琼儿姑娘,你……你别哭啊。”

    说完,又想着许是因为看到了自己伤势的缘故,也顾不得后背上袭来的一阵阵尖锐的疼痛,只努力挤出满不在乎的笑,连声安慰。

    “你别看我这身上的伤望着吓人,其实一点儿的不疼,真的。这会子在上药,不太方便,等回头我起身活动给你看,当真是没有什么的。”

    琼儿:“……”

    都伤成这样了,还是没有什么,这人,干什么呢?!

    还没等她呵斥过去,一侧的那位白胡子太医倒是先看不下去了。暂停了手中的动作无奈地叹了口气,毫不留情就拆穿了暮四的谎言。

    “暮四大人,您若是想要早点好,下官劝您还是悠着点儿动作。这污血虽然是排出来了,但到底伤到了筋骨,倘若是一个不注意,很容易留下残疾。”

    残疾……

    暮四:“……”

    这脸打的,实在是疼,尤其还是当着琼儿的面,简直就是不给他活路的节奏。

    好在对方识趣,手底下动作利落,很快便上完药,重新替他包扎伤口。完了又细心叮嘱了几句,便带着小药童离开了。

    等到对方一走,暮四便又忍不住嘚瑟起来,无奈后背实在是太疼,没法有多余的动作,况且还有太医的叮嘱,只能忍着不动,只侧着头,跟琼儿说话。

    看着琼儿因为难受而哭到微红的双眼,他虽然心疼,眼底却是微喜,踌躇片刻,最终挤出一句蹩脚的喜悦来。

    “琼儿姑娘,你能来看我,我……我很高兴。”

    看他那副模样,琼儿还以为暮四又要起身,连忙几步上前,按在了他的肩头上。

    “你别乱动,太医说了,让你不能随便动弹。”

    被她满心焦急的模样所打动,暮四心中一浪,咬牙伸手,竟然顺势一把就抓了琼儿的手,面色有些涨红。说话结结巴巴的模样,跟他平日里利落的做事手段风格,可是完全不同。

    “不是,我……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你来,我身上这些伤,都算不得什么。我适才跟你说,一点儿都不疼,并不是骗你,只是因为在你面前,这些伤痛,都算不得什么。”

    说完之后,他突然又反应过来什么,目光急切地在琼儿身上上上下下地扫视,目带急切。

    “你呢?你又如何了?可有受伤?

    我听闻说,因为镯子的事儿,你也被罚进了辛者库,可有受什么委屈?是否有人欺负你?”

    “……”

    自己都到了如此的地步,却依旧还是心心念念地牵挂着她,还有那满眼的急切,做不了假,眼前暮四的言语跟反应,无疑就是在表明着一个事实。

    真切的关怀,情真意切,被他那么牵着,琼儿原本难受不已的心,跳动的骤然加快不少。

    面色也不自然起来,甚至都不敢继续跟对方对视,只快速摇了摇头,道:“没有,娘娘只是让我长个教训而已,并没有当真恼我,我无碍的。”

    至于委屈什么的,在这宫里,她的处境已经很好了,不至于连那么点儿东西都受不了,也不值得在暮四跟前说。

    见她如此,暮四才堪堪放心,等到回过了神来,总算是意识到,自己眼下的动作,有多不妥了。

    男女授受不亲,他这样直接抓着人家姑娘的手,好像的确是孟浪了一些,难怪琼儿满脸的红。

    但是……却完全不想松手,暮四心中一热,在脑海中盘桓了良久的念头,也径自脱口而出。

    “没有就好,我也……只是担心。或许只是我的自作多情,但……我是真的担心你,你也莫要因为这次的事情而心怀愧疚,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况且,主子罚他,是因为旁的事儿,事关他欺主,到底是在意的人,暮四也不想让琼儿一直心怀愧疚。

    突然的告白,来的猝不及防,完全在琼儿的预料之外,害的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慌了。

    因为生怕一个不慎就牵扯到暮四身上的伤口,她也是一动不敢动,任由被他抓着,但是脸颊,还是禁不住悄然爬上了红晕。

    在暮四火辣辣的注视下,她实在招架不住,嗫嚅半响,才吭哧吭哧地艰难挤出一句肯定来。

    “不,也不完全是自作多情,实际上我也……我也……”

    她对暮四有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虽然年纪尚小,但是耳渲目染,一路看着自家主子跟皇上之间的感情历程,她对于自己的心意,倒也坚决。

    也正是这份坚决给了她勇气,说话的同时,琼儿突然就有了底气,抛却女子的矜持,直接抬眼,定定地跟暮四对视。

    “实际上,我也心悦你,你对我的好,我且都记着呢,你也别再胡思乱想,先安心养好伤才是正经。”

    “琼儿……”

    惊喜来的突然,击了暮四一个措手不及。

    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人,他一个御前侍卫,竟然就那么呆住,忘记了反应。好半响之后,才一副突然要蹦起来的模样,满眼欣喜。

    “琼儿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琼儿:“……”

    她是不是眼瞎?

    看上个这么傻的人。

    手底下再度用力按着,防止某人得意忘形地乱动,琼儿没好气地瞪过去一眼,连声警告。

    “都说了不许乱动,你还动?牵扯到伤口怎么办?你若是真就再想听……大不了,等你伤好了,我再说一遍就是。”

    “当真?那真是太好了。”

    也就现在有伤在身,不然就冲着琼儿这句话,估计暮四都高兴的要直接抱过去了。

    不过眼下也差不离,眉开眼笑,哪里还有往日的半点儿沉稳意思?

    暮四兴奋的模样,竟然像极了一个孩子,手底下的动作更加孟浪,握着琼儿的手,就要往自己嘴边凑。

    到底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琼儿哪里受得了这个架势?

    心下一慌,“嗖”地一下就缩回了自己的手。

    因为动作猛了一些,加上暮四毫无防备,也被扯的身体猛地一动,脸色顿变。

    眼瞅着他疼的额角都有了细细的汗珠渗出来了,琼儿心下一凉,又慌乱地想要安抚。

    却不知如何下手,那副手忙脚乱的局促模样,看的暮四忍不住就想要笑。等到剧痛过去,勉强缓过劲儿来,他才勉强弯了弯唇角,赶紧出声安慰。

    “琼儿你,你……你别慌,我没事……嘶……我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都疼成那样,脸色都发白了,还说没事儿。

    这个男人,嘴怎么就这么硬呢?

    为了顾及对方的面子,琼儿倒是也没有拆穿,左右看看,望见一旁的水盆,便走过去湿了面巾,过来替暮四擦汗。

    贴心细致的动作,让暮四十分受用,满足之余,他另外一句自认为深思熟虑的话语,也脱口而出。

    “既然……既然我们也算是两情相悦,那琼儿你……可愿意嫁给我?”

    莫约是这个话题格外惹人憧憬,言语的同时,暮四竟然就忍不住展望起未来来。

    “若是你同意,我这便去请皇后娘娘赐婚,届时我们的事情,还要请她成全打理。我是孤儿,原本无依无靠,爷就是一切。往后……”

    一提到这事儿,暮四倒也不局促了,话语流畅,似乎憧憬中的未来,已经在眼前了,嘴角的笑意忍都忍不住。

    哪知半响没有得到琼儿的回应,等到他回神时,才发现琼儿面色异常,动作也有些僵硬。

    心下登时一凉。

    “琼儿,你……莫不是不愿嫁我?”

    “我……”

    这不是愿不愿嫁的问题。

    无声地叹了口气,琼儿面色一片黯然。

    喜欢归喜欢,但是谈婚论嫁这事儿,她暂时……还真就没想过。

    尤其是想到,这一旦成婚了,她就得出宫,离了赵婉兮身边,心底就一万个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