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714章 不知死活来劫狱

作品:《隐世佳人赵婉兮

    赵婉兮心里刚才还纳闷,醒来的时候明明感觉周身通畅的,丝毫没有半点高烧的后遗症,可偏偏唯独就是这眼睛,莫名的酸涩。

    这会儿借着水光可算是看清楚了,一双眼睛又红又肿,异常吓人。就好像昨天那几个巴掌没挨到脸上,全都招呼到她眼睛上了似的。

    端的十分奇怪。

    按理说,不应该啊。还是……

    她隐约记着,昨晚似乎……哭了许久?还是特别放得开,很肆意那种?

    倘若是真的哭了,倒也符合眼下这幅模样。只是,她为什么哭?哭给谁看了?

    又能是谁,能让她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还能那般的有依赖感,可以哭的肆无忌惮?

    不想还好,想得越多,脑海中的念头也就越多。有些猜想就跟刹不住似的往外蹦,到了最后,即便是她自己,也忍不住的嘴角隐隐抽搐。

    只给喝水不给吃饭,看起来似乎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实际上熬起来,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此前几天接二连三地有事,赵婉兮原本就没怎么好好吃饭,只因为头顶有压力压着,也感觉不到多大的饥饿感。

    现在好了,被关在牢里,凡事纵然心里着急也是没用,只能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这一冷静没事儿,反倒是五脏庙齐齐叫嚣起来。

    这倒也罢了,不管是错觉也好事实也罢,那天晚上擦在脸颊上的药膏,也总有药效过去的时候,差不多到了第三天,那种难熬的疼痛,便又来了。

    清亮麻木感过去,取而代之的依旧还是钝痛。

    没有办法缓解,赵婉兮只能皱着眉头咬牙忍着,嘶嘶吸气,企图缓解脸颊上卷土而来的疼痛。不仅如此,就连饥饿的感觉也来凑热闹,肚子隐隐咕咕作响。

    放眼这世上,总是遇不完的烦心事,遭不尽的冤枉罪。纵观所有,其实到头来,也唯有两样,只最不可忍受的。

    睡不够,吃不饱。

    她现在倒是好,睡是可以随时睡,就是这饿肚子的感觉,着实难受的很,或许是过于敏感,,赵婉兮甚至都能感觉到,胃部都快要自我消化了。

    那任全也是够狠,完全掌握住了人身体的弱点。

    极度狼狈的境地,还有饥痛交迫,就连感官都变得迟钝起来。只顾着自己难受,赵婉兮对其他事情没怎么上心。

    听到走廊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还道是这几日前来送水的侍卫,本也没有怎么在意。

    结果等到察觉对方竟打开了牢门,才意识到不对劲,赶紧抬头望去。

    看见的,就是一张久违的熟悉面孔。

    “皇后娘娘您这是怎么了?都是奴才不好,来迟了,教您受了委屈。”

    “小橙子……”

    脱下了太监的服饰,眼前一身侍卫装扮,还带着厚厚的头盔,乍然看上去,眼前的人还真跟那些宫廷侍卫军们没有多大的差别。

    唯有那张尚带着几分少年稚嫩的五官,终于让赵婉兮面色一脸。

    甚感欣慰的同时,心下一动,隐藏的担忧随之而起。

    “你是怎么进来的?可曾有人接应?还有麟儿那边……”

    “娘娘且放心,一切都好。太子殿下安好无虞,只是挂念着娘娘的安危,自己又着实不方便露面,方才遣了奴才过来照应。

    奴才带了药膏,您且先擦点吧。”

    明明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结果眼下脸颊红肿,原本的美态被破坏殆尽,便是连小橙子这个奴才看着,也是心有不忍,赶紧从袖中摸出一枚精致的小瓶子递了过去。

    身在牢笼,最缺的就是药膏,赵婉兮自然没有拒绝,抬手接过来,拔开了瓶塞。

    疼痛跟饥饿哪样都不好受,至少能缓解一样也好啊。有了这瓶药,想要她脸上的伤,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想着,手下动作也就没停,哪知在刚刚用指尖沾上点儿药膏,鼻翼随之一动,动作微微僵住。

    等到再状似无意地看向小橙子时,又极快地恢复了正常,唯有目光带着些许意味深长。

    “小橙子,本宫且问你,你是今日方才潜入这地牢中的?”

    “啊?是啊。”

    猛然之间还没弄明白赵婉兮这么问的含义,小橙子下意识地回答了。话都出口了,才反应过来皇后娘娘这很有可能是在责怪他来的晚了,脸色瞬变,忙连声告罪。

    “皇后娘娘恕罪,实在不是小橙子有心想要拖延,只是这地牢被把控的极严,为了以防万一,奴才才会……”

    欧阳华菁让人将这地牢守的有多牢固,赵婉兮心中自然有数。而且她这会儿提起这个话题,原本就不是为了要秋后算账什么的,自然不甚在乎。

    甚至都不等小橙子把个告罪的话说完,就先摆了摆手。

    “放心,本宫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只不过,是求证罢了。

    “那你在来之前,可曾见到过太子殿下?”

    被打断了话,小橙子自然没敢继续放肆。小心地瞅了瞅面前人的脸色,看到她的的确确没有任何不高兴的神色时,这才稍稍安了心。

    随即,又思索着,一五一十作答。

    “回娘娘的话,这个……不曾。太子殿下不方便进宫,一早便被中书令大人安排在了一处妥当的地儿,奴才是三天前就潜入了宫中的。”

    三天前……也就是说,他潜入宫中那时候,赵婉兮这厢还没挨打呢。

    “因为地牢这边守卫森严,奴才一直找寻着机会,直等到今日,方才寻到合适的漏洞,趁机溜了进来。”

    “嗯,如此……既然你没见过太子殿下,那这瓶药……是谁人给你的?”

    小橙子:“……”

    明明前一秒还能对答如流的,结果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犹豫不定地望着赵婉兮慢条斯理擦药的动作,呐呐无言,一时之间竟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原本以为不过是因为担心之下的闲聊,结果没想到最终的目的却是为了套话啊。明显有所顾忌,小橙子一脸的纠结,别提有多难受了。

    他本也不笨,自然很快就意识到,皇后娘娘此前那些问话,除了在套路他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断后路,绝了他临时的理由。

    没有见过太子,那么这药,自然也就不可能是冷昱麟给的。但是真正给他药的人……

    想到对方的叮嘱,小橙子无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到底不敢将那个名字给说出来。

    始终观察着她的表情,这一点,自然没有逃过赵婉兮的眼。原本就是为了一个早就有猜测的答案,小橙子这个反应,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好歹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进来给她送药的,没必要特意难为人家,是以,问完之后,眼见着小橙子这边半响没音儿,她倒又主动出言制止了。

    “罢了,倘若是不方便说……那不说也罢。”

    小橙子:“……”

    实话实说,是真心不方便说啊。只是……他这么一直沉默着,是不是等于也算是在默认了?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更虚了。

    为了显得自己不是那么心虚,眼前的娘娘所谓的狡诈也仅仅不过是错觉,小橙子心念一转,赶紧主动转移了注意力。

    结果这一转移,便回想起三天前赵婉兮挨打时候的一件小细节了,禁不住满心疑惑。

    “皇后娘娘,您……奴才不明白,您那个时候,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出手?”

    此时此地,不说小橙子出现在地牢十分不合时宜,就连他话语中的“他们”二字,也极其令人费解。

    好在,赵婉兮倒是听懂了。听懂了,也就蓦然弯起唇角笑了笑,丝毫不顾忌自己脸上红肿的伤势,似是无奈一般地感叹了一声。

    “果然,我料的竟然没错。也不知道‘他们’是麟儿安排的,还是……”

    言语迟疑间,又全然不等小橙子的回答,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倘若只是我一人,便是拼着这命不要,也不会要欧阳华菁好过。”

    也何逞是受到那样的毒打,屈辱了。

    “可是,事实上,现在并非是只有我一人啊。”

    这话一出,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小橙子脸色跟着变了变,几乎一瞬间就懂了:“原来娘娘是顾念着慈心宫那边……您且放心,那边暂时一切安全。

    那西岐欧阳晟乾似乎有所顾忌,只让人包围了慈心宫,并未教人擅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还有兰熙公主,并着小殿下小公主小郡主皆安好。”

    “嗯,如此最好。”

    “还有,娘娘适才说‘他们’……实际上,那并非是太子殿下嘱咐的,说句大不敬的话,还轮不到他出手安排。那些人也是委屈,此厢娘娘伤着了,他们怕是……难逃其咎。”

    适才没正面回答赵婉兮的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结果在片刻之后的现在,小橙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莫名开了窍,又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如果这算是暗示的话,未免暗示的也有些太过明显了,除非是傻子,不然没人听不出来的。

    赵婉兮自然不傻,瞬间变明白了过来。从明面上看,她似乎没有多大的反应,依旧十分镇定的模样,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道了一句,“本宫知道了。”

    但是在言语之间,她的唇角却也不受控制地一直往上翘,足以证明此时的心情,着实是好。

    说这话,又想到小橙子说,因为她的阻止,那些暗中保护的人将要受到惩罚,便忍不住为其开脱。

    “无妨,这么点儿委屈,本宫还受得了。至于他们,也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就像太皇太后说的,身在什么样的位置,就自该承担起什么责任,倘若那么几个巴掌能让欧阳华菁息事宁人,换来慈心宫众人暂时的安全,倒也合算。

    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只能以后再说了。

    倒是眼下……

    “小橙子。”

    “皇后娘娘请讲。”

    “本宫且问你,你此次潜入进来,便只带了这膏药?”

    “嗯?皇后娘娘可还有旁的吩咐?”

    “……就没给本宫带点儿吃的东西?”

    “……!皇后娘娘恕罪,奴才是带了的。只顾着跟您说话,结果一时不查给忘记了。

    奴才该死,这就给您取。”

    “嗯,如此,尚好。”

    有药,有吃的,这地牢之中的日子,其实也可以不是那么难熬。

    况且,经过了小橙子的侧面证实,冷君遨不仅没有如同旁人口中那般下落不明,反而应该是在暗中一直有所部署安排,如此一来,她倒是也能暂时稍稍安心了。

    心宽的结果就是,赵婉兮的日子过得明显轻松了许多。

    即便是又在地牢中熬了三四天,主观上倒也没有太大的焦急。

    只是,她不着急,却有人着急了。

    因为潜入一次地牢实际上并不容易,小橙子暗中带进来的食物,都是易储存的,且还是三天的量。

    为了以防万一,赵婉兮特意省着点儿,坚持了四日。

    这天傍晚,等到送水的人过来,满意地观察着她已经被“饿”到奄奄一息的模样,然后心怀得意地离开,赵婉兮趁着对方暂时不会过来的功夫吃光了最后一点儿余粮,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时,被外头远远传来的一阵动静给惊动了。

    听起来似乎是有人在打斗,兵刃交战的声音十分刺耳。伴随着的,还有人时不时的惨叫。

    眼下这种情况,这样的动静来的实在是太过敏感,成功让赵婉兮一下子就惊疑不定起来。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差不多就是,难不成是小橙子算到她食物吃完了,又冒险想要送进来?

    可这么大的动静……按理说,不应该啊。

    小橙子不是那么不谨慎的人,就冲着外面那么大的阵仗,分明不是来送东西,说是劫狱倒还更加贴切。

    “等等,劫狱?”

    不可思议的想法来的猝不及防,几乎是念头刚刚一动,赵婉兮就愣了。心下微沉,就连面色,也略略阴晴不定起来。

    照理,小橙子应该已经将她的意思传达了出去才对,怎么还会有人不是死活地前来劫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