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685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作品:《隐世佳人赵婉兮

    短短的一席话之间,赵婉兮莫名就有种,自己经历了骇人起伏的心理历程。

    她的心跳加剧瞳孔猛缩,就连后背,也已经全然被齐齐渗出的凉汗给湿透,不敢随意张口露怯,一直听到了最后,赵婉兮才终于从欧阳晟乾的话语里头,捕捉到了那么点儿关键的信息。

    禁不住陡然警惕。

    “你做了什么?”

    没能忍住的惊叫低声响起的时候,她便后悔了。可惜,也已经是来不及了。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欧阳晟乾眉宇之间有了轻微的变化,一抹凌厉的杀气一闪而过。

    好在,随即又恢复成了温和无害的样子,只微微敛了敛眼皮,遮住眸底的一片幽深,张嘴叹出一声长长的无奈来。

    “你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赵婉兮:“……”

    在城府面前,自己果然还是差了一些,被对方直接点透,她面皮紧绷,再度一言不发,只等着欧阳晟乾如何发作,哪知对方却没有半点秋后算账的样子,反倒是一脸的意犹未尽。

    “嗯,就算知道了也没事,美人的小打小闹不过是情趣,本王自认还奉陪的起。再说本王喜欢也征服的感觉,能让你心甘情愿跟了我,倒也不失为美事一桩。”

    或许是已经完全扯破皮的缘故,欧阳晟乾说起话来,越发没有个限度,什么话都往外蹦。

    这倒也罢了,那副理所当然的姿态,落在赵婉兮眼中,更是让她忍不住的想要作呕。

    无奈眼下这种情况,她也不敢激烈地反抗,生怕激怒了对方,对她,还有慈心宫不利,哪知这份隐忍,反倒看的欧阳晟乾分外兴奋。

    “至于我又做了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本王很期待你跪在本王脚边服输的那一日。南麟的天下,你,本王全都要!”

    全无顾忌地大放厥词,至此,欧阳晟乾才算是真正地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来,眉里眼里,全部都是满满的野心跟占有欲。

    落在赵婉兮身上的目光,也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视线在她身上慢悠悠地扫了几圈,尤其在受伤的地方格外加重了一些,欧阳晟乾眸色略有几分暗沉,正要说什么时,耳根突然动了动。

    临到嘴边的话语,也便改了内容。

    “好了,该说的话,本王已经说完了,你便好好休息罢。”

    说完,竟再一次不等赵婉兮的反应,径自转身离去。大步流星的模样,似乎是有什么急事。

    具体是什么,赵婉兮无从猜测,只知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事就是了。眼看着对方走了,她才珉紧了唇角,一脸忧虑。

    被打发了出去,琼儿并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重新回来,只在殿门口遇着了离开的欧阳晟乾。

    狠狠地皱着眉头确定对方是真的走了,她才重新回到了殿里,才一进去,便嗅到空气中非比寻常的僵硬。

    心下登时一惊。

    “娘娘,这欧阳晟乾,到底是干嘛来的?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还能是干嘛来的?当然是挑衅了。

    身在这种高位,手握大权的人,很多事情,其实即便是什么都不做,也很让人不敢掉以轻心了。

    这人不同于逐月,他的挑衅,即便是赵婉兮,也丝毫不敢怠慢。尤其还是在完全不知道对方做到什么程度的情况下,更是不免担着一颗心。

    吩咐琼华宫上上下下警惕戒备,赵婉兮甚至暗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哪知一连等了好几天,整个后宫却照旧还是一片风平浪静,再没出什么事儿。

    倒是前朝,因为逐月这个假冒伪劣产品的好几个决定遭到朝臣们的反对抗议,一时间满朝议论鼎沸。

    作为坚强的后盾,欧阳晟乾自然少不了种种忙碌,只是他身份到底敏感,许多事情也不太好直接出面,倒是让提心吊胆的赵婉兮看了许多场大戏。

    在这种风云诡谲的氛围之下,赵婉兮一连摸了好几天逐月那边的动静,暂时确定欧阳晟乾并没有将事情全部告诉他之后,到底还是将要出宫的事情提上了行程。

    琼儿自然是一千一万个担心。

    “娘娘,你当真要去?”

    逐月那边尚且不论,关键是欧阳晟乾已经知道她洞悉了真相。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婉兮还要出宫,其危险程度可见一斑。

    “娘娘,奴婢知晓您这次出宫,定然不会仅仅要去给老爷赔罪这么简单,肯定还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要不然就让奴婢去吧,只要您吩咐一声,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一定办到!”

    琼儿的忠心,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赵婉兮从未怀疑过。

    “只是这一次,暂时还用不到你,你且先别着急。相比较起来,我真正担心的人,倒还不是他。”

    而是……另外一个。

    受到朝中局势的印象,京城中的气氛,也变得格外不一样起来。

    在琼儿特意安排的几人陪同下,赵婉兮才踏出宫门没有多久,就敏感地察觉到了很多于往日不同的地方。

    街面上多了许多巡逻的兵将,来来往往的百姓们也少了许多,京城不复往日的热闹。就连以前喜欢去的那几家店铺酒楼,也有一半处在关门歇业的状态,远远望着一片萧条。

    紧绷的气氛,更是一触即发。

    所幸这些原本都在赵婉兮的预料之中,她倒是也没有太过惊讶。更加没有多做停留,七弯八拐地穿梭在各个小巷子里头,最终停留在了一户人家的后门口。

    左右扫视了一圈,赵婉兮沉下眼睑,伸手推门。

    一连试了好几次,门都纹风不动,失去了耐性,她暗自比划了一个手势,跟在后头的其中一道人影一闪,越墙而过,从里头将门打开,放了她进去。

    随着“吱呀”一声,门扇重新被关上,整个院落静悄悄的。

    赵婉兮踩着一地的枯枝落叶进去,什么都没有惊动。不论是有人强闯还是她随后进来,里头的人都跟压根没有发现似的,没有半点反应。

    更像是压根没人的样子,让赵婉兮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不过,等她抬头,看到院子中央一棵高大的桑树之后,又很快打消了这样的猜测。

    就是这里,没错!

    这地儿,是此前暮四留给琼儿的地址,是此前他被冷君遨派遣出宫之后的暂居之地。这一次,赵婉兮也是实属无奈,才回找到这里来。

    既然冷君遨能提前预知将要发生什么,还为了不引起她的疑心,将暮四给打发了出来,想来暗中也做足了不少的准备。

    此次出事,虽在意料之外,指不定暮四这边提前就有了什么准备也说不一定,他本就是冷君遨的左膀右臂,忠心程度完全不用怀疑。

    在这个节骨眼上,说不定能从他嘴里知道什么至关重要的消息也说不一定。

    院子里头静悄悄的,不像是有人的样子,赵婉兮沉着眼走进去,一举一动都极为小心。

    可惜一直到了院中,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更加没见到半个人影儿,抬手在院中桑树下的石桌上摸了摸,上面一层尘土。

    俨然是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不死心地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那几个人也齐齐摇头,明显一副没有发现有人在的样子。

    可是,怎么可能!

    好歹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赵婉兮自认很了解冷君遨的行事作风,知道他并不是这么不谨慎的人,就算此处已经是人去楼空,也该有人守着才对。

    兀自稍稍回忆了一番,她干脆不再猜测,单刀直入地开了口。

    “本宫乃是赵婉兮,此处可有人在?”

    清亮的嗓音飘出去,四周静悄悄的,并没有任何的回应。唯独头顶树上的鸟儿受到了惊吓,扑棱一下翅膀,飞走了。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动静。

    然赵婉兮不死心,想了想,又换了一个说法。

    “暮四人呢?本宫在此,还不出来!?”

    “……”

    依旧是寂静一片,除了赵婉兮的声音之外,再无他人。接连的安静,让人隐隐有点窒息的错觉,联想到现在冷君遨生死未卜,赵婉兮终于有些绷不太住。

    眼见着她情绪有了变化,身后跟着的其中一个宫人快步上前,刚要劝说,哪知还没开口呢,就被赵婉兮挥手打断。

    脸色陡然一亮,赵婉兮眸底厉色迸发。

    “是谁?出来!”

    随着她这一句,跟在身后的几个宫人齐齐戒备,哪知警惕了半响,却只有一只野猫突然从草丛中窜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还吓了几人一跳,赵婉兮方才皱了皱眉头,一道形似虚无缥缈,更加吓人如同鬼音的嗓音,悠然传来。

    “暮大人已经前往青莲山了。”

    原来真的有人,她预料的没错!得到回应,赵婉兮狂喜不已,心脏都紧张的快要跳出来的,忙再度开口发问。

    “青莲山?他这个时候去青莲山做什么?同何人一起去的?”

    “……”

    “那宁瞬呢?”

    “……”

    “其他人呢?这里除了你之外,可还有别人在?”

    “……”

    “你们可曾收到过冷君遨的消息?”

    “……”

    “皇上可曾安好?”

    “……”

    终于有人吭了声,难得逮到个活人,赵婉兮心下一喜,一连串的问题便随之脱口而出。无奈对方口风实在是太紧,除了交代暮四去向那一句之外,便再无任何的回应。

    接下来,不论赵婉兮再说什么,那个躲在暗处的人也再没吭声,直到让她自己放弃。

    青莲山,乃是南麟跟西岐的边疆交界处之一,因为地处比较荒凉,一向都没有什么人。暮四偏偏选择了这个时候过去,很难说其中没有隐情。

    倘若是冷君遨当真出事,暮四肯定是最先顾及到他,是不是这也从侧面反映,冷君遨性命无忧?

    想要的答案没能得到,赵婉兮只能从蛛丝马迹之中推测,一行人从院中退出来,她边走边想,始终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脚下一转,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

    刚走了几步,衣袖一紧,被随行的宫人给拽住。

    回神瞅了他一眼,接收到对方的意思,赵婉兮脚下方向再度一转,竟朝着一处暗巷行去。

    差不多前脚才刚刚到达,眼见着四下无人,她正要开口吩咐,不待开口,便有“嗖嗖”的空破之声传来。

    堪堪避开,赵婉兮眉眼加深。

    果真是有埋伏,有人等着要她性命呢。

    眼底情绪微变,她一记眼神示意,负责保护的几个宫人迅速散开,飞身跃上了左右两边的房顶。几乎是刚刚消失,便又有一堆黑衣人自远处而来。

    人人手中一把闪着寒光的兵刃,见着暗巷中只有赵婉兮一个时,步伐稍稍停顿,似乎是在辨认。

    随即,就齐齐冲了过来,手下招式不留丝毫的余地,招招冲着要她的命而来。

    饶是赵婉兮早有准备,也是双拳难敌四手,闪身躲避的同时,应付的十分吃力,只能越打越往后退。

    就在为首一人眼见着就要得逞,一刀朝着赵婉兮要害刺过来时,不慎瞥见她唇边冰冷的笑意,脑海中警铃大作的同时,周遭阴风起,一张铁网从天而降。

    还有一行八个人,占据着不同的方位,暗器纷飞的同时,齐齐用内力压制。

    那行黑衣人显然没想到还由此变故,手忙脚乱地应对,可惜到底棋差一招,不过是才将将沾上铁网,身体便一阵酥麻,失去了力道。

    倒下去的同时,肩头也多出了明晃晃的大刀。

    被擒的全无悬念。

    再看赵婉兮艳丽的脸上,哪里还有适才的半分慌乱?能看得见的,也不过是气定神闲的幽凉而已。

    还有眼底的锐利。

    “是谁派你们来的?貌似刺杀当朝皇后,你们这胆子,还真是够大啊。”

    这种大胆的事情,既然敢做,想来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给交代了,赵婉兮本也没指望问一声他们就能乖乖回答的,言语之间走了过去,随手挑了一人拽过来,对着他阴恻恻地弯弯唇角。

    冷冷一笑,手下银针半点没含糊,瞅准那人身上的一处穴位便直接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