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卷: 第1664章 为何陷害本宫?

作品:《隐世佳人赵婉兮

    刚才赵婉兮下令传白怜的时候琼儿已经出去了,这会儿听到白怜来,这丫头还有些不解。

    “娘娘您还宣见了白婕妤?现在这个时间?”

    不过她也没有接着多问,贴心地为赵婉兮披上斗篷,还特意为她去泡了一壶热茶。

    反观赵婉兮,则是满面忌讳莫深。

    “有些事情,怕是拖不得。”

    有些机会更是稍纵即逝,一旦大意错过了,那很有可能真的就会落到覆水难收,一败涂地的地步。

    “让她进来吧。”

    大概真的是传唤的太急,又是从睡梦中被唤醒的,便是出于对皇后的尊重做了打扮,但白怜的样子看着还是恹恹的,没有什么精神。

    倒是一连犯在赵婉兮手上多次,也让她长了点儿记性,不敢怠慢,紧着便上来见礼。

    没给她装傻卖乖的机会,赵婉兮直接便是开门见山,一开口就说出了让白怜意料之外的话语来。

    “本宫倒是好奇,丽妃到底许了白婕妤什么好处,能令你如此卖力,来陷害本宫?”

    “啊?”

    此次前来,白怜的担忧其实另有所在。哪知对方的责问跟她的担忧,却压根不在一个点上。

    担忧成空,白怜总算是略略松了口气,随即意识到赵婉兮在说什么,又是一脸紧张。

    “皇后娘娘,此事……妾身听不懂您在说些什么。妾身……妾身岂有胆子敢诬陷与您?这分明……”

    “琼儿,掌嘴。”

    白怜的否认是在情理之中,没有谁会那么傻,一上来就乖乖交代自己做了什么。所幸赵婉兮此次也没打算要跟她讲道理,懒得听白怜在那狡辩,突然便是一声令下。

    琼儿更是毫不客气,直接上前出手左右开弓,“啪啪”的耳光声不断,只打的白怜两眼冒金星,脑袋都空白了。

    较好的面容更是红肿了起来,再不复清纯美艳。

    大概是真没想到赵婉兮说打就打,跟她以往的行事作风相差实在是太大,白怜这厢还有些懵。更是招架不住满腔的委屈,正待还要咬牙争辩,就见着赵婉兮满眼薄凉地开了口。

    慢悠悠的语速,看着像是漫步经心的模样,但是一字一句,却让白怜惊恐不已。

    “白怜,你可是觉着委屈?不用着急回答,先想想你都做过些什么,再来喊冤。

    你当本宫是不知道呢,此前在皇上面前刻意露脸勾引,甚至借用小殿下接近皇上,意图制造本宫跟皇上之间的嫌隙,想要趁机攀龙附凤,才是你进宫的真正目的吧?”

    还有你在太皇太后寿宴上的那个妆容,经过高人指点?是谁?欧阳华菁,还是……你自己发现了什么?嗯?”

    白怜:“……”

    从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感觉赵婉兮这个人可怕过。

    便是那日被当众打了板子,也没有这一刻这样的恐惧。

    眼睁睁地听她在上首说话,白怜后背冷汗直流,突然发现,一直以来,她好像……误会了什么。

    前段时间是个什么情况,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冷眼看着赵婉兮跟冷君遨闹矛盾,看着她生气难过吃醋嫉妒,一度还十分的得意,觉着这个皇后,也不过如此。

    不论身份再是如何的尊贵,再怎么见过世面高高在上,女人,始终就只是个女人而已。

    哪知原来竟不是这么样的吗?

    瞪着眼睛看着赵婉兮唇瓣一张一合,慢悠悠地将她之前所做过的那些事,种种细微的痕迹,以及活泛的心思给讲了个准确无误,白怜心底的惶恐,怎么都抵挡不住。

    然纵是惊慌满面,也十分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倘若自己承认了,那大概……也不用活了。

    莫说前头那句意图挑拨帝后的感情事关重大,就那个自己发现了什么,万一给牵扯出来,也是要命的大事儿。

    是以,纵是被翻了个底朝天,她还是咬着牙,准备咬死了不松口,只做满面委屈地否认状。

    “皇后,皇后娘娘,妾身……妾身委实不知您说的这些,妾身是无辜的,妾身……”

    “啪……”

    “好好跟娘娘说话,莫不是白婕妤觉着,娘娘信口雌黄,还能冤枉了你不成?”

    尚未说完呢,一耳光便又过来了,被打的满口血腥味,白怜眼神瑟缩,心情更是没法形容。听着琼儿凶狠的话语,她欲哭无泪。

    心里头也终于有了怯意。

    这口气一松,态度就没有之前那么坚决了,不过白怜到底是白怜,好歹自从进宫之后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跟之前没有见识的样子已经是完全不同,为了求生,眼珠子一转,立马就将祸水往旁人身上引。

    “回皇后娘娘的话,此事当真是跟妾身没有半点关系,都是丽妃娘娘之故。是她说,只要妾身乖乖听话,便会保着妾身性命无忧,如若不然,就让妾身死无葬身之地。

    妾身……妾身在这宫中无依无靠,哪里敢不听话?还请皇后娘娘看在妾身可怜的份儿上,放妾身这一次吧。”

    你可怜便要放过你?

    这什么逻辑?

    白怜这话,真不知是来自讨没趣,还是刷人三观底线的。

    暗里不屑,赵婉兮面上不显,听她终于将话题给引到了欧阳华菁身上,眼睛这才稍稍亮了亮。

    语气却是更加的尖锐。

    “你说,丽妃跟你讲,只要你按照她的指示做事,便能保你性命。既然如此,那本宫问你,你凭什么认为,她就能做到?”

    赵婉兮这话,其实是漏洞百出,只消稍稍思索,就能察觉到其中的猫腻跟漏洞。

    无奈白怜已经被打怕了,思维都有些迟缓起来。又被赵婉兮言语恐吓,从开口供出欧阳华菁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没有了坚持的底气。

    此时果然不疑有他,乖乖作答。

    “凭……大概是凭她腹中的孩子,还有……还有皇上的……恩宠。前些日子皇上晚晚都在长菁宫中相陪,丽妃娘娘难免……难免会自大一些。

    她还跟臣妾说,但凡是她的心愿,皇上无不应允,等妾身完成了她那些嘱托,便建议皇上封臣妾为妃,臣妾……臣妾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

    可不就是鬼迷了心窍?

    不知不觉中,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

    交代的时候还没意识到,等说完了,白怜这才回过神来,神色登时一紧,不过赵婉兮却没给她反悔的机会,口风依然紧迫。

    只是这一次,多了那么点儿不为人知的隐秘紧张。

    “你说,皇上晚晚都在长菁宫中相陪?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但凡欧阳华菁的心愿,无不应允?

    这样的冷君遨,怕是被人给魂穿了吧?不过也有可能是……

    眼见着赵婉兮面色不虞,还道是她吃了醋,白怜面上依旧惶恐,心底却堪堪松了口气。自认为动引祸水已经成功,故作为难地犹豫了半响,才面似纠结地如实道来。

    “皇后娘娘息怒,妾身……妾身也不过只撞到过几次而已。就……就此前皇上同您生气的那段时间,还有您搬去东宫与太子同住的那晚。”

    搬去东宫的那晚……

    若是别的也就罢了,偏偏就提到了那天晚上。

    闻言,赵婉兮最后一点儿伪装都没有了,起步上前,近在咫尺之间,瞳孔中闪烁着暗藏寒意的幽芒,带着极其锐利的气势,步步紧逼。

    “你可曾亲眼所见?”

    “不……不曾……”

    明明前一刻还好好地说着话呢,结果转眼之间就成了这模样。

    赵婉兮的变化之快,让白怜完全跟不上,都有些胆战心惊的懵。

    便是平日里大胆妄为喜欢耍些小聪明,她也自认为城府颇深,然在真正见过了生死的赵婉兮面前,难免还是弱了一些。被这么一逼问,哪里还有敢不说的?

    恐慌之下,就连语气都流畅了起来。

    “不曾,妾身不曾亲眼所见,不过确实实实在在地听到了皇上声音的。不止如此,还见到过几次他的背影。”

    看着他如何对着欧阳华菁温言软语,小意温柔。

    当然,求生欲使然,这话她可没说出来,省的再激怒了赵婉兮,自己日子不好过。

    殊不知,赵婉兮的注意力,却一早便不再这上头了。只敏感地捕捉到白怜口中交代出来的几个关键词,她便卸了锐气,转身往回走。

    背对着对方,眼神发紧,面色一片灰暗紧绷。唇角更是紧紧地抿着,几乎是血色全无。

    白怜看不见,不代表琼儿也看不见,眼瞅着自家娘娘那副天塌了一般的模样,不知怎的,琼儿也终于一改之前思绪更不上的状态,只觉着头顶阴云满布,山雨欲来。

    既然已经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信息了,那继续留着白怜,也没有太大的用处。赵婉兮抬抬手指,琼儿会意,就将人给打发了。

    这么轻易地就脱身,白怜还有点意外,反应过来赶紧往外走,差点就夺门而出。

    冷眼看着她迫不及待逃离的模样,赵婉兮合了合眼,再度突发一言,状似无意地低喃。

    “你那支簪子,是本宫妹妹欧阳玉姝的吧?”

    白怜:“……!”

    这话来的太过于突然,此前更是毫无半点儿征兆,以为逃过一劫的白怜人行至殿门口才听到,当下满心惊慌,脚下一软,一个踉跄,竟差点摔倒在地上。

    堪堪稳住身子回头,眼底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惊魂不定。

    “皇……皇后娘娘,您……”

    有了这副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瞳孔幽深,赵婉兮正待再说点什么,就看到有太监匆匆而来,垂着脑袋立在殿门口,诚惶诚恐道:“娘娘,皇上传令召见白婕妤,着她现在就过去。”

    “嗯?皇上召见?”

    没想到一夜时间,白怜倒成了香饽饽了,除了她之外,竟还有人惦记着呢。

    好在白怜自己交代了,一切都是欧阳华菁示意,作为自己人,关键时刻保着她,倒是也不意外。

    对丽妃言听计从的冷君遨啊……

    而这声传召,也总算是再一次解救了白怜,看着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旋即又有点懊恼后悔,莫约是担忧自己一时没撑住,将欧阳华菁给供了出去,回头不好交代吧。

    既然冷君遨要见人,赵婉兮自知没有可能留着,与其难堪还不如大方放人,也没在意自己在白怜脸上留下了明显的证据,便拜拜手让他们去了。临了递给琼儿一记指示的眼神,琼儿也抬脚跟了上去。

    不过片刻,她又折回,在赵婉兮耳边低语。

    “娘娘,奴婢询问清楚了,皇上此刻人在长菁宫。”

    长菁宫啊,倒是没想到,冷君遨还有如此迷恋欧阳华菁的时候。这样子,怎么看,都比做戏真实多了。

    眼睛眯了眯,就在琼儿以为自家主子要难受时,却听她话锋一转,反倒是吩咐下来另外一道嘱咐。

    “既然白婕妤去了长菁宫伺候着,想必这一时半刻儿的也回不来,横竖你们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帮着她整理一下明月阁罢。

    细心点儿,做事别马虎。”

    “娘娘?”

    眼下石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明明都在费力寻找她,又怎么能是闲着呢?

    闻言,琼儿神情稍稍一怔,很快就品味过来这话其中的关键,心知有事,垂首应了。

    “是,奴婢亲自带人过去,一定好好帮着白婕妤整理。”

    掘地三尺的整理。

    虽不知自家娘娘此举何意,当想来也是自有道理。指不定,就能寻得跟石榴的失踪有关的线索?

    这一天,注定是不太平凡的一天,人人早起,或者彻夜未眠,早早地就折腾开了。长菁宫那边自是不提,反正琼华宫内不是一般的热闹。

    寻找石榴以及失踪宫人的事没有停止,依旧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去翻看赵婉兮之前觉着有些可疑的花丛人也没有丝毫的怠慢。

    明月阁那边,则是琼儿亲自带着人过去了,在特殊的指点下,差不多天边将将泛起了鱼肚白,便有了回应。

    自此,琼华宫的上空中,便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阴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