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33章 恋爱的感觉

作品:《我在这里等你爱我白纤纤

    她与那个女人有关系,那个女人与白纤纤可能有关系,那她与白纤纤间便间接的有了关系。

    有点绕。

    但是这个结论完全没有问题。

    一瞬间的千回百转,她拉了拉还呆怔在那里的厉凌烨,“厉凌烨,我们出去吧。”

    厉凌烨这才回神,“去哪?”

    “去检测dna,继续那场未完成的检测。”现在不止是厉凌烨在怀疑了,连她也在怀疑了,也觉得自己可能就是白纤纤了。

    不然不可能那么巧的,她与那个女人有关系,而那个女人刚好与白纤纤长的一模一样吧,这太匪夷所思了。

    现在只有用科学检测的结果,来证明她们三个女人之间的连带关系了。

    “暖暖……”结果,她现在要去了,厉凌烨却拉住了她,“不去。”

    他声音有些沙哑,夹杂着浓浓的欲,在接通厉凌轩的电话之前,他们两个差一点就……

    看到厉凌烨一身的凌乱,穆暖暖才发现她也是一身的凌乱,然后下意识的扯过被子盖在身上,不敢再看厉凌烨了。

    哪怕是心中有所属的就是他,还是会羞。

    她低着头,绞着被单,“我觉得这不可能仅仅只是巧合,去检测一下也好,这样我到底是不是白纤纤就清楚了,然后不论是什么结果,该放下的心结都可以放下了。”是她不好,就是不喜欢厉凌烨非要把她认定是白纤纤。

    现在知道了那个女人的身份,她反而释然了,或许,她真的就是白纤纤呢。

    毕竟,她的过往,她自己也不记得。

    却哪里想到,现在是她要查了,结果厉凌烨又不想查了,“不了,我们就现在这样相处,挺好的。”

    穆暖暖瞪了厉凌烨一眼,好吧,他是大爷,他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她现在劝了他也没用。

    真是服了。

    重新躺下去,翻了个身,她不看厉凌烨了,不过已经把手机交到了他的手上,以示提醒,那边厉凌轩的电话还没有挂断。

    厉凌烨拿过手机,发现厉凌轩还真的没有挂断,这样看来他和穆暖暖的对话,厉凌轩都已经听到了,“管好你的嘴。”

    吼完这句,厉凌烨直接挂断了。

    刚刚他和穆暖暖单独交谈这样的时候,厉凌轩居然有种的一直在电话里偷听而不是直接挂断,厉凌轩他过份了。

    他冷冷的声音就这样的吼出去,惊得床上的穆暖暖一个抖擞,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发这么大火的厉凌烨。

    至少,他还从来没有对她这样发火过。

    好怕怕。

    然后,就见男人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冷厉到温柔,从冰冷到温暖,微微俯首,他额头抵着她的下颌,“出去走走?”

    这变脸的速度,还真是超级快。

    虽然变到她眼前的颜很符合她的审美,她也很喜欢,可就是觉得他变的太快了,一进,不由得感慨道:“厉凌烨,如果你要去演戏的话,成就绝对不在你弟之下。”

    厉凌烨伸手就捏了一下她的脸蛋,不以为意的诱哄道:“你要是不想散步也可以,咱们继续留在床上,不过,可不可以先谈点正事?”

    留在床上谈正事?这话怎么听着怎么逆耳,床上能是谈正事的地方吗。

    穆暖暖迷茫的望着厉凌烨,微抿了抿唇,一付乖乖巧巧洗耳恭听的样子。

    那模样落在厉凌烨的眼里,不久前才压下的那股子欲,这一刻又蠢蠢欲动了,于是,他不管不顾的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他这一句,穆暖暖就明白了,垂下了眼睑,对起了手指,这人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男,她之前不回答,就代表拒绝了。

    还非要她说出来,这样真不好。

    可她越是不说话,他起是不放过她,“暖暖,明天就去,好吗?”很是迫不及待的样子,生怕她不同意似的。

    穆暖暖算是了,她要是再不回答他,这男人只怕从现在开始连觉都不会让她睡了,非要逼她给一个答案不可,于是,她咬咬唇,“不好。”

    “暖暖,你说什么?你不愿意吗?”

    “不愿意。”厉凌烨这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拉斯维加斯注册了登记了又能怎么样,他z国国内还是有白纤纤这个妻子的,她不喜欢这样。

    “暖暖……”厉凌烨唇蹭上了穆暖暖的唇,继续诱哄,“为什么不愿意?”他们现在都已经相处到了这个份上,宛然就是热恋中的男女,他也是第一次尝试到了热恋中的滋味,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这也之前同白纤纤在一起的时候,又不一样。

    那时他和白纤纤不论怎么相处,都是婚后的关系。

    婚姻中与恋爱中的两个人的相处,绝对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婚姻中就算是来一场想要的恋爱的过程,也多多少少的有些刻意的成份。

    而且,那样的恋爱的过程,也不过是自我感觉而已,因为已经有了事实婚姻,成了事实夫妻,所以,想做的不想做的,在恋爱中都可以淋漓尽致的发挥。

    所以,恋爱与婚后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男人的声音有些低哑,还有种惆怅的意味,显然是穆暖暖的拒绝让他落寞了。

    “你不是也拒绝我再去检测了吗,你拒绝我一次,我拒绝你一次,扯平了。”

    厉凌烨:……

    明明是她先拒绝他为她检测dna的,所以,是她拒绝了他两次,根本就没有扯平。

    不过这话,他只能压在心里,“怎么突然间又想检测了?”

    “之前以为我不可能是白纤纤,现在又觉得我可能是白纤纤了,厉凌烨,我们去检测吧。”这样检测的结果出来了,或者,他们连登记结婚都免了。

    因为很有可能她就是白纤纤,那她早就是他的妻子了,又哪里需要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她得累了,很累。

    “你不介意了?”

    “不了。”

    “不嫉妒了?”

    “我才没嫉妒呢。”穆暖暖鼓着脸颊,绝对不承认。

    “真没有?”厉凌烨唇角轻勾,笑开,穆暖暖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