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78 可遇不可求

作品:《慕少的秘宠甜妻慕南深

    不过刚刚听到宋罗说宋云珩居然学会反抗了,秦苏倒是抱持着观望态度,并没有宋罗那么的乐观,毕竟有些事情可不是一两天形成的。

    “好了,这是别人家的事情,你管也管不了!”景晟倒是对宋云珩的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不过关于宋云珩那个名义上的女朋友,景晟却是有些印象的,是一个嚣张跋扈的老女人而已。

    景晟对这些事情没什么兴趣,自从结婚之后他一心一意都在秦苏身上,别人的事情都跟他无关。

    不过就是前阵子医院里好像见过这个宋云珩名义上的女朋友,胆子倒是挺大,居然跟道上的一些人混在一起。

    想到这里,景晟倒是顿了顿,“你提醒宋罗小心点儿,那个刘敏佳不是什么正经人!”

    “刘敏佳?哦,你是说宋云珩那个女朋友?”

    “嗯!”

    “你认识她?”

    “不认识,不过她在三教九流里混,这种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秦苏闻言瞪圆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倒抽一口气,“这个刘敏佳居然还有这样的背景?”

    景晟颔首,“所以你提醒宋罗小心些。”

    “我知道了!”

    第二天便是宋云珩的生日,原本宋云珩就不是一个大肆铺张的人,但是奈何之前他母亲非要这样,都已经安排下去了,宋云珩也就只有硬着头皮往下继续了。

    宋罗今儿倒是闲的很,很晚才从床上爬起来。因为在倒时差,宋家的人也没敢吵醒她,等宋罗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宋云珩的母亲因为昨天的事情对宋罗怀恨在心,虽然她不能对宋老太太他们怎么样,但是对宋罗这种晚辈,她还是颐指气使。见到宋罗衣衫不整的这么晚才起来,她心里自然不高兴。

    “有些人啊,怕是在国外待的时间太长了,黑白颠倒就算了,这规矩也颠倒了吗?”她这骂人的功力着实让人不敢恭维。

    宋罗听出来她的不满,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笑盈盈的走下来,“这不是做惯了米虫么,跟婶婶还是不一样的,每天都这么操持家务,做的不错呀婶婶。”

    “你……”

    “对了婶婶,有吃的吗?一觉睡到自然醒,这会儿肚子正饿着呢!”

    “有,小小姐!”开口的是宋家的管家,见宋罗这边要跟人刚起来了,便直接打断了她们之间的僵硬的气氛。

    宋罗挑眉,侧眸看了一眼管家,笑嘻嘻的道,“谢谢管家爷爷,那我去厨房啦!”

    “哼!没教养的丫头!”宋云珩的母亲没讨着什么便宜,嘴上忍不住说了两句。

    宋罗压根儿没放在心上,在厨房大吃一顿换了衣服便出门去了。

    要是有的选择,她才不乐意在宋家待着呢,见到宋云珩的母亲她就讨厌。她就奇怪了,像那样的人怎么会是宋云珩的亲生母亲呢?

    明明宋云珩那么好,要不是因为她,宋云珩估计能更好。这样想着,宋罗就愈发对她不满起来了。

    宋罗在市区逛了一圈,发现她也不过才几年没来,这里的变化居然这么大,很多地方都已经改变了。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这倒是没怎么改变。

    宋罗去了商场给宋云珩挑选礼物,怎么说今天也是宋云珩生日,她自然不能空手。挑挑拣拣了大半天,宋罗总算是选了一支毛笔给宋云珩。宋云珩本身书法写的不错,而且他一直说练字可以凝神静气,这么多年这个习惯倒是一点儿都没有改变。

    宋罗挑选了一支还不错的,她书法造诣不算很高,对品鉴这种事情没什么能力,挑挑拣拣大半天,选了一支中等价格的拿下,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在宋罗离开不久,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这才收回了视线,回到了车内,“先生,宋小姐逛了一圈商场,去了书斋一趟,应该是买了东西然后就走了。”

    靳夜白低着头在看手里的文件,闻言抬起头,略微挑眉,“今天是宋云珩的生辰?”

    “是的。”那穿着黑色西装的便是靳夜白的下属,左膀右臂,这几年一直都跟在靳夜白的身边,尤其是前几年靳夜白给靳家来了一次大洗牌,他就是其中一个跟着靳夜白的人。“先生,您看?”

    “准备一份礼物,明天过去看看!”

    “这……”那黑色西装的下属迟疑,“您……您从前不是?”

    靳夜白掀起眼皮,“你的话真是越来越多了。”

    那人闻言便立马闭上嘴,早知道他就不提醒了。

    靳夜白这次的目的这么明显,专程跟宋罗同一班机飞桐城,哪怕桐城这边他没有什么事情要办,可他却仍然来了。

    昨天是一直跟着宋罗,看着宋罗回到宋家,今天看到宋罗出门,又一直跟着宋罗,看宋罗来干什么。待会儿居然还要去宋家,他觉得靳夜白一定是疯了。

    当年宋罗的那件事,他也是见证者,而且上次看到宋罗那么排斥靳夜白,他原以为靳夜白应该不会想主动的。

    “走吧,去买礼物!”

    宋罗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靳夜白给盯上了,她买了礼物发现时间还早就去找了秦苏。景晟不在家,就秦苏在家,肚子现在才刚刚显怀,并没有多大。

    不过景家和秦家还有慕家那边坚持不让秦苏太过操劳,所以在得知秦苏怀孕之后便专程让人来照顾秦苏,简直是把秦苏当做宝贝一样。

    秦苏倒是觉得没什么,还想去上班,不过这两天景家那边派人过来照顾她,她还真没办法推脱。

    今天好不容易把人打发了,见到宋罗来,秦苏简直兴奋死,“今天不是宋四哥生日吗?你过来没问题?”

    “这还早着呢,我那位婶婶可主动了,今天什么事情都是她包办,我着急什么。昨天那事儿她觉得一切的责任都在我,觉得是我撺掇的,所以今天早上起来对我简直冷嘲热讽,把我当敌人似得!”

    “依我说,你也不应该管这些事情!”秦苏摇摇头,“你之前不是说不想管那些的么?”

    “我也不想啊,但是我只要一想到我四哥哥大好青年被她糟践,我就不爽。她对我和我爸妈不好就算了,我四哥哥是她亲儿子,你说她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之前是周淼,现在又来一个刘敏佳。一个是她亲女儿,一个是她娘家的人,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噗!”秦苏忍不住笑了,气得宋罗扬手准备打她。但是一想到秦苏现在有身孕,宋罗又忍住了,咬咬牙,“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在外面潇洒惯了,这一回来就多管闲事,我看你就是闲不下来。”

    “我……好吧,你好像说的也挺对的。我就是看不惯她,把我四哥哥当做他的私人所有物似得,好像想操控我四哥哥,你说她也太可怕了点吧!”

    “的确是有些可怕!”秦苏还没有遇到过这种人,“现在想起来,小鱼挺幸运!”

    宋罗面色微微一僵,又点头,“其实我还是很遗憾小鱼跟我四哥哥。不过我也知道现在说这些也无济于事了,是我四哥哥和我们宋家的问题,跟小鱼无关。陆君夜和他父母人那么好,没有人会选择糟糕的环境而放弃自己向往的。看到小鱼现在那么幸福,我也替她高兴。你说万一是跟我四哥哥在一起,我那个婶婶还不得继续作妖?”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秦苏闻言松了口气,宋罗却没好气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啊,我会因为这种事情跟小鱼疏远吗?本来小鱼就是无辜的。我只是怕小鱼对我隔阂。”

    “不会,我们仨,你还不了解吗?”

    “说的也是!”宋罗闻言哈哈笑了起来,躺在沙发上瘫着,“说起来,我们几个里面,你们都结婚的结婚,订婚的订婚,你还怀孕了!”宋罗指着秦苏,“就我一个还是单身呐。想当初大家可是说好了,要一起找男朋友,一起结婚,将来生的孩子还要结姻亲呐。”

    “这怪的了谁?是你自己这几年飘忽不定,你看看你自己,外形条件不差,家世也好,会找不到人?”秦苏无奈,说到这个的时候还特意看了宋罗一眼,“你……对他,当真放下了?”

    “谁?”宋罗抬头,眨眨眼,“对谁?”

    “你说呢?还有谁?”除了靳夜白,她宋罗还喜欢过别人吗?

    看宋罗那装模作样的养猪,秦苏是又好气又好笑,“你虽然不说,但是你这几年大江南北的跑,我会不知道吗?”

    “嗨,这就是你想太多了!”宋罗双手一摊,颇显无奈,“我对他还真没那么深的感情,年少轻狂不懂事而已,总归是付出过代价,你觉得我还会重蹈覆辙吗?我也没有那么傻吧!”

    “是,你的确不傻!”她只是担心宋罗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她从前暗恋过景晟,那会儿也是发誓了不再去喜欢景晟,可到头来不还是忍不住吗?

    感情的事情真不是你说能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有些事情真的没办法控制。

    “这次回来,别走了吧!好好在这里,踏踏实实的,你若是肯接受周围的人,怎么可能找不到?”

    “嗨,我还没玩够了,再说了,缘分这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